×

在亂世中找尋大道

在亂世中找尋大道

我生長在墨西哥的一個有四個兄弟姐妹的家庭。我們生活貧困,只有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我的父親是一名工人,工作流動性很大,經常前往美國做季節性的工作。我的母親一直教導我要上學,取得好成績,這樣我就可以有一個光明的未來。我全身心投入學習,非常努力,經常在各個科目中取得好成績。

二零零一年,我們永久性地移民到美國生活和工作。我遇到了文化衝擊和語言障礙。我連基本的找路或進行初級對話都不會。經過長時間的學習和練習,我成功地克服了這些障礙,並在短時間內學會了英語,經常在購物時幫助父母翻譯,幫助他們填寫各種文件等。

高中畢業後,我被一所大學錄取,並獲得了獎學金,成為家裡第一個獲得大學學位的人。我完成了學業,並結識了一位年輕女性,後來我們結婚了。我們搬到了另外一個城市,開始了新的工作。表面上一切似乎都很順利,但儘管生活看似美好,我總覺得缺失某些東西,內心有一種空虛感,有時讓人難以承受。雖然感覺身心都很壓抑和沉重,但卻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由於缺乏指導和支持,我患上了抑鬱,與妻子經常發生爭吵,有時在深夜也會吵起來。我們的婚姻最終破裂了,這對我倆來說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我尋求通過電視、暴飲暴食、沉湎於社交媒體和玩視頻遊戲等世俗活動以逃避現實。我當時認為儘管婚姻失敗了,但成功是建立在賺大錢和有能力購買物質東西基礎上的。我向許多專家學習有關個人發展、財務和競爭理念,希望能出人頭地,但我錯了!

二零一九年秋天,我前往中國度假。一回到美國後,我就知道有一種新的病毒在流行,並很快在全世界傳播開來。在這段時間裡,我擔任了一份重要的工作,儘管日常生活中有困難,但幸運的是我能夠保持良好的生活水平。也正是在這段時間,一位同事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作為一名修煉者,他建議我每天誦念「法輪大法好」,以保護自己免受任何傷害。起初,我沒有太在意,但在第一次觀看神韻演出後,我了解了更多有關法輪大法的知識,並開始每天早上、去上班的時候以及晚上回家後誦念這句話。

雖然我對中共病毒了解不多,但我看到許多人生病,有朋友還有家人。我感到震驚,也為可能的結局感到害怕。二零二零年,我的祖母因疾病併發症去世。隨後,二零二二年,患有一種退化性疾病的哥哥突然生病,也因中共病毒去世。這對我的家庭來說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時期,我們為失去的親人哀悼並做好了所有必要的安排。我陷入了抑鬱,並且脾氣暴躁。不知道往哪裡尋求幫助,我回到了以前的舊習慣和無所謂的狀態。

一天晚上,我和朋友們一起吃完晚餐後開車回家,我記得我們因為餐廳較差的服務質量而發生了爭吵。我對那次餐廳的遭遇抱有負面的想法,感到非常焦慮。開車一段時間後,我轉錯了一個彎,撞上了另一輛車。我從那個糟糕的幻覺中清醒過來,開始由消極和負面情緒轉變為正念,並記起我要有善意和忍耐心。另一輛車的司機走過來叫我打開車窗。當我放下車窗時,我看起來明顯是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他問我是否沒事。我開始哭了起來,他安慰我,並說一切都會沒事的。警官來處理車禍時,他告訴我他不會給我罰款。他還幫助我把車拖到修理中心,並把我送回家。事故中沒有人受傷。我現在相信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並在這些困難的時刻指引著我。

一天下午,我暫時得空,開始思考「法輪大法好」這幾個詞。我沒有感染病毒,許多次都得到了拯救。突然間,我來了興趣,我開始在法輪大法的官方網站falundafa.org上閱讀《轉法輪》。我了解到創世主對所有生命的愛,於是購買了一本《轉法輪》。我還在明慧網上閱讀有關文章,了解了正在發生的事件,並獲得了更多的指導和啟發。

我不再感到空虛,並從其他修煉者那裡得到了很多鼓勵,慢慢地繼續學習和修煉。我參與了多次大法活動,為推廣神韻演出分發傳單,連續兩年值班看神韻巴士。隨著我的修煉不斷深入,我對師父為我生命的安排的感恩之情日益增加,並願意幫助救度其他人。我不再感到沮喪或焦慮,對金錢、物質和社交媒體的興趣徹底消失。我希望有一天回到我成長的社區,通過講述真、善、忍的故事,讓其他人了解法輪大法並得到救度。

謝謝師父!

(二零二三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zhengjian

Post Comment

You May Have Mi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