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愁東西餓死人」:億萬蝗蟲的到來

二零二零年似乎已經註定成為大災連綿的一年。中共先是隱瞞疫情,造成武漢肺炎大爆發,禍及全球,現在又強制政治性復工,疫情的二次爆發正在被醞釀之中。武漢肺炎襲擊未平,蝗蟲和草地貪夜蛾又來。 早在六百多年前,明朝宰相劉伯溫在他的《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文》中就預言了人類大災難的降臨,特別是描述了中國所出現的可怕場景。他還講到了「十愁」,其中第二愁是:「二愁東西餓死人」。筆者結合目前中國已經出現的現象來解讀這句話,希望能給朋友們一點啟示。 三月二日,中國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發布緊急通知,指沙漠蝗蟲已從東非蔓延至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國面臨入侵危險,新疆、西藏、雲南處於第一線,屆時蝗群規模可能比目前規模大出五百倍,蝗災可能持續到六月。二月十五日,就有多個大陸網民發布視頻說,「蝗蟲先頭部隊疑似抵達新疆邊界」,「蝗軍先頭部隊已抵達」。 另一糧食殺手──草地貪夜蛾已入侵雲南、四川等八省。在廣西,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草地貪夜蛾發生面積2286畝,防治面積2490畝。三月九日,世界農化網報導說,近期南方省份監測調查,草地貪夜蛾在雲南、廣東、海南、廣西、福建、四川、貴州、江西八省(區)228個縣見成蟲,雲南近期邊境站點出現蟲量突增現象。 二零一九年,草地貪夜蛾在中國26個省份爆發過。二零二零年貪夜蛾北遷時間比二零一九年更早、發生區域更廣、危害程度更重。 中國的農業專家稱,今年害蟲基數大,預計將會嚴重影響中國生態。 大家知道,蝗蟲、貪夜蛾是破壞農作物的殺手。由於它們數量之巨大,繁殖率之高,使得人類對它無能為力。 大家想一想,蝗蟲三路大軍一旦進入,首先是新疆向東蔓延,加上西藏就會使中國整個西部淪陷;而從雲南進入的蝗蟲向東北蔓延就會使中國東南部淪陷。 一旦蝗蟲進入再加上貪夜蛾的破壞,那將會給中國的農業帶來甚麼?糧食的大幅度減產甚至一些地區可能絕收。 據經貿觀察網報導:農業部預測,到二零二零年,中國的糧食產量將上升到5.54億噸。缺口將加大到一億噸以上。這表明中國既不是農業生產的大國,也不是農業生產的強國。中國正在成為農產品的純進口國。 從中共官方媒體報導中,我們可以得到這樣的結論:中國在沒有任何農業災害的情況下,糧食預測為5.54億噸;即使這樣,還要進口一億多噸糧食才能滿足國內的需求。假如說一旦出現農業災害,糧食就會減產,嚴重的可能會出現顆粒無收的現象。真到了那一步,中國就需要大量的糧食來解決老百姓的生存問題。 可是,大家看到了隨著武漢肺炎在全世界的不斷蔓延,各個國家逐步的開始封國,斷絕了國與國之間的貿易往來,中國要想進口那麼多糧食已經不可能了。當然中共有庫存著大量的糧食,可是,它會給百姓開倉放糧嗎? 據史料記載,從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這三年期間,中共強制老百姓執行它的極左政策。它宣傳的口號是:十年超英、三十年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號召全國人民大煉鋼鐵,於是那些被中共洗腦後,即可憐又愚昧的中國農民們,把耕地的犁、鋤頭,包括自家做飯的鍋,統統拿去煉鋼鐵了。 大家想一想,這樣做所造成的後果是甚麼?人們賴以生存的莊稼沒人種,大量的土地荒蕪。在這種人禍的背景下,糧食出現了危機,老百姓一旦沒有糧食吃自然就會出現反抗,中共的政權就會遇到挑戰。中共為了戰勝這場挑戰,他不是開倉放糧,救百姓於水火,而是用老百姓的生命做賭注來保它的政權。 如何保?它所採取的方法:把糧庫的糧食用來供養它中央和地方的大小官員,供養它那龐大的軍隊,供養各地的大中城市。而對那些農村的農民卻是強制武裝封村,不發放糧食,讓他們自生自滅。誰敢出村一定會倒在它的槍下。在中共的暴政下,可憐的中國農民活活餓死的高達三千六百多萬,朋友們,三千六百多萬條生命啊!真是白骨堆成了山,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不可饒恕的滔天大罪。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邊中國農村屍橫遍野、白骨成山;那邊中共的輿論仍然是「形勢一片大好」,我黨依然是「偉光正」;這邊百姓成戶、成村的餓死,而那邊中共卻拿出糧食去支援越南、阿爾巴尼亞等國家。用百姓的生命來換取中共的光輝形像和它的外交政策。 也許有的朋友會有疑問:中共有那麼殘暴嗎?那不成了沒人性了嗎? 是的。過去有很多經歷過中共暴政的中國人,給了中共這樣一句評語: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 中共是西來幽靈、是魔鬼。它不讓中華兒女認祖歸宗,而是把馬列作為中國人的祖宗,試問:這樣大逆不道的邪惡,它會有人性嗎? 從以上的事例我們不難想到,中國大陸一旦出現糧食危機,中共絕不會開倉賑糧、救濟百姓,它絕不會把百姓的生死當回事,它所關心的、所想到的,就是確保權貴們的利益、確保它的政權。 當我們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後,再來看看劉伯溫所說的「二愁東西餓死人」這句話,就不難解釋了。 大家想,一旦蟲災大舉侵入,最嚴重的可能是中國的東部和西部的一些地區。如果蟲災失控就如同武漢肺炎失控一樣。那時中共就會放棄對東部和西部的救災,就如同在武漢肺炎失控時,中共企圖放棄武漢甚至是湖北來保全其它地區一樣。真到了那一步,劉伯溫的預言將成為現實,所說的大面積的餓死人也就不足為奇了。 朋友們,雖然這些事情暫時還沒有出現,但它必將會出現的,因為那是不可逆轉的天象變化。甚麼是天象?就是神力所為,神的意志。說白了,劇本早已編排好了,在演放中到甚麼時候該出現甚麼劇情,必然它會出現,那是不可改變的。 也許朋友們會問:那我們是不是只有坐以待斃,等待著死亡的降臨?當然不是。中國有句成語叫「順天者昌,逆天者亡」。這是上天早已給我們指明的大道,只要我們跟神站在一起,無論出現任何災難,我們都可以安然無恙地走過去。 給大家舉個例子:在中共的執政史上,無論你是國家主席、開國元勛、知名人物,還是各種維權團體,只要是中共黨魁的一句話,你絕對超不過三天就完蛋。比如:劉少奇、彭德懷,或者是六﹒四學潮等等。然而最讓中共不可思議的是,被人們稱為弱勢群體的法輪功,中共卻怎麼也打不倒。當年中共黨魁江澤民在向法輪功發難時叫囂:「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然而二十年過去了,儘管中共採用了古今中外最殘酷的迫害手段,包括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等,都無法使法輪功倒下。法輪功依然屹立在中華大地上,並且在全世界洪傳到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Read More

《危難時刻》【武漢肺炎症狀消失】還原武漢市民一家感染真實事件影片_In time of crisis

本片基於真實事件改編 2020年農曆庚子年春,一種可怕的病毒從中國武漢起源,兩個月間迅速肆虐數百萬家庭,這九省通衢之地瞬間淪為人間地獄。為了封鎖消息,中共不斷抓捕傳播真相的人士,恐懼之下,人人自危。武漢周邊某個小鎮,一家六口全被感染,求醫無門後,又被警察封鎖在家中。彈盡糧絕、眾叛親離之際,一個年輕女孩的到來,改變了這家人的命運。 她帶來了什麼,缺神奇地使病毒消失;被封鎖的大門內,到底發生了什麼神奇的事?又是如何改變這家人的命運? 一邊是罪惡仍在繼續,一邊是不顧危險去救人,危難時刻,人們究竟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Read More

《大明劫》中的大疫之劫

中国大陆2013年10月25日在中国及北美首映的电影《大明劫》,同年11月3日,在第九届中美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影片奖。影片讲述了明朝末年瘟疫流行,明军队失去战斗力,将军孙传庭临危受命,起兵中起用民间郎中吴有性(字又可),吴又可在军中和民间治病,帮人解除瘟疫的历史故事。 这个电影好似与当前的大瘟疫、下一次大瘟疫相关。 电影展现的历史故事是真实的,吴又可确有其人。1642年的明末大瘟疫中,山东、河北、江浙一带,染病的非常多,甚至十室九空,幸存者,也死去了多位亲人。吴又可治疫救人,提出“疠气”致病的瘟疫说,后来著成《瘟疫论》一书。他治疗瘟疫(隔离、服用他配置的中药“达原饮”)很有效。在2003年非典时期,有人用达原饮做辅助治疗,也有一定的疗效。 《大明劫》给人留下很多耐人寻味的启示。 一、为什么明末大瘟疫指向大明,而远离清军? 这段历史很令人困惑,明末的大瘟疫好像和清军有约定,只感染明朝的人,明军兵力、战斗力大减,李自成的义军得瘟疫的,也不太多。清军则全然无碍,清军中八旗兵中的汉军,也没事;除了骑兵还有步兵,也没事;投降清军的明朝军队,也没事了;清军和吴三桂等人的汉军一路打到南方,他们还没事。是瘟疫被吴又可医治的那么彻底?还是瘟疫自我消退的彻底?还是清军的时运那么好? 二 、“达原饮”真有奇效么?真在非典(萨斯)中发挥了作用? 达原饮有一定疗效,但科学发展到现在,人间其实还没有治疗病毒的特效药,连治疗感冒的特效药都没有——杀死体外的病毒容易,如果杀死体内的病毒,就连活体细胞一起杀掉了。所有针对病毒的药都是普适药,靠调节人的免疫能力、靠人自己抗病。为什么吃完感冒药会犯困呢?那药就是让人犯困,多睡觉,好提高免疫力。免疫力高于你身体上的病毒的活力,人会康复。 达原饮作为中药,除了调节免疫力,还有疏通脏腑等作用,所以比一般的纯提高免疫力的西药要好,但是对于瘟神要定向杀死的人,它就没有作用了。 既然是这样,吴又可为什么能迅速治愈瘟疫呢? 三、平瘟绝招,在“诀”不在药。 吴又可治愈瘟疫的绝招在他的药引子,药只是辅助的调理。有那个药引子,达原饮就能变成灭瘟的特效奇药;没有它,达原饮就是普通药而已。但是人们从来都是把中药的药引子当辅助,中国古代绝技的承传都讲究“口传心授、不立文字”,所以估计因为类似这些原因,吴又可写《瘟疫论》时没有把那个药引子写下来。 如果你能遇到民间高人、世外高人,或者去找修到一定境界的修炼人,问起那个药引子,他们会告诉你:吴是道家一门修行的人,行医就是他的修行,那个药引子是他们那一法门的一句口诀,或者叫“真言”。只要诚心念诵,念诵“口诀”以后喝药,医者那一门的护法神就会看见、给这个病患授记。这个授记是一道符令,瘟疫就会躲开此人;已经瘟难的,会把毒力从他身上撤走。人就会逐渐康复。 其实,基督徒在大瘟疫中,走上街头向瘟病者传福音,也与此类似。病者听到了基督徒讲述的真相,心里破除了罗马政府灌输给他们的诬陷基督徒的谎言、真心接受了福音,就会得到基督徒那一门的神的授记。有了这个授记,瘟病再重也会好。人都是很现实的,作为异教徒的古罗马人,没有这些治病神迹的显现,他们又怎能放弃从小到大根深蒂固信奉的本土神、转而皈依基督教呢? 上图:君士坦丁的军队的凯乐符,Windows XP系统名称的灵感,即来源于这个符号。(公有领域) 还有一个生动的“授记”实例。图中的凯乐符号(Chi-Rho),这是基督教的神给君士坦丁军队的授记。君士坦丁的军队举起这个神符,就会连战连捷、以少胜多,得以最终统一了四分五裂的大罗马帝国。为什么赐给君士坦丁?因为他有为基督教平反的使命。 有人可能会问:吴又可的口诀是啥?公开出来,加上达原饮,武汉瘟疫不就有特效药了?并非如此。 所有的授记,离开了那个时代特定的人与事,就都没用了。人间不同的地域,由不同的神轮流值守,该谁管,谁的授记才有效。时过境迁,那个授记就失效了。武汉肺炎瘟疫,是末法末劫的大难,末法末劫是任何宗教都无能为力的时候,求什么过去的神、佛都没有用了,一切希望都归于全世界各民族传说中期盼的救世主了——中国文化把他叫做圣人。 诸葛亮的大预言《马前课》中讲:“拯患救难,是为圣人。”圣人拯救末劫的大难,也对应当今的阶段,什么人才能留下来呢?历史也已铺垫了答案。 minghui.org

Read More

武漢疫情:中共特別「透明」 誰能核實?

武漢肺炎疫情發展迅速,進入三月份,病毒蔓延全球幾十個國家。這時,中共卻開始頻傳「捷報」,許多習慣於中共導向的中國人開始以「海外嚴重疫情」為談資。 一夜之間,對比鮮明的信息四處紛飛:中國控制的好,短時間戰勝疫情;海外太自由民主,疫情難以控制;中國確診和死亡人數顯著下降,海外確診和死亡人數超過中國、繼續上升;國際社會普遍質疑中共數字、指出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病毒迅速擴散,而中共新華社卻高調轉發《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一文。 這種模式性的轉變,對於熟悉中共歷次政治運動的人來說,應該很容易識別,不幸,不少人這次卻再度迴避了識別與核實這樣的重要環節。 說一個剛發生不久的故事。一位朋友和他居住在大陸的父母通話。朋友的父母和我的父母一樣,都是高級知識分子。 朋友說,這次通話中,我爸對美國疫情非常了解,包括最近那艘遊輪,上面多少人,多少船員,多少人測試了,多少人確診了,為甚麼沒有更多人測試,各個外國的遊客打算怎麼處理,美國遊客怎麼先處理、怎麼後處理、船員怎麼處理,為甚麼要有這麼多船員?等等。 朋友問他的父親:「那中國呢?」他父親說:中國現在非常透明瞭,都非常清楚。 朋友問:前兩天他們以前工作居住過幾十年的那個大學的鄰居告訴他們,那兒得武漢肺炎死了一個人,沒送醫院就死了。那個人算在中國武漢肺炎死亡人數里了嗎? 他父親聞聽此言,馬上說他兒子問的是「呆話」──他怎麼可能知道呢? 於是兒子對父親說:美國的人我可以打電話,比如,如果你們想知道詳情,我可以打電話給那所遊輪。你可以給那個大學的總機打電話,請總機把電話轉到去世者的家裏,關心一下那家人拿到的單子說沒說是確診了這個病。 他父親不吭聲了。這時,朋友的母親說,那別人肯定要問我們為甚麼要打這個電話了。 這位朋友於是對他的父母說,其實你們骨子裏知道,哪怕是打這個電話,對於你們自己就有生死威脅了。那這樣的情況下,怎麼還有「透明」可言?甚至你們連自己其實是害怕打這樣的電話都不敢承認,而你們骨子裏也知道,我打到美國任何電話上去問都不可能牽扯到我自己任何安全問題,所以這兒是真正的透明。所以你們說的都是中共在牽著鼻子騙你們,只關心外國而不敢關心自己中國身邊的事情。 朋友的父母無語。 十幾年前發生過許多類似的事情。比如當時這位朋友的父親,絕不相信中共迫害死了法輪功學員。朋友就對他父親說:要是我查出有住在你們附近的有被迫害死的,你們敢去查查真假嗎?這位父親想想說:「敢啊。」過了幾天,朋友告訴他父親:一位年輕的女法輪功學員,關進去不到十天她媽媽領到的就是骨灰了。而且還威脅她媽媽不准哭……。 一個星期過去了,一個月過去了,更長時間過去了,這位父親一直沒去確認。最後他承認是不敢去,擔心自己因此惹上麻煩了,也就很勉強的承認有這樣迫害死法輪功學員的事了。 我母親也是,說你們在國外時間長了,哪裏知道國內的事。(顯然國安事先找她談話了。)哪有迫害?我怎麼沒看見啊?都是造謠,污衊我們中國的。你爺爺是不是共產黨,你爸爸是不是共產黨,你不要……。我說,請等一下,客觀的說,我爺爺是共產黨害死的,我爸爸也是共產黨害死的;共產黨迫害了六四學生,現在又來迫害法輪功。我知道的某某和某某就是你們那個地區的,都是善良的好人,你可以去打聽一下,看他們現在情況如何,你自己親眼去看。過了一段時間,母親說,那位老先生的確很孤苦,老伴被抓走了,一直不放,周圍的人都知道,悄悄指給我看的,共產黨是太壞了…… 話說回來。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武漢封城,各地強制隔離,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中國經濟就會垮;經濟垮了,共產黨就完了。共產黨對這個非常清楚,他們的第一要務是保住權柄。至於復工造成疫情的二次大爆發可能性很大、會死多少老 百姓,共產黨根本不在乎。可嘆,在中共每日如一日的長期欺騙和洗腦中,很多中國百姓,儘管吃了共產黨很多苦頭,可還是習慣性地聽信中共,真以為共產黨已經控制了疫情。 中共內部制定戰略,要把武漢肺炎的戰場拉向海外,(1)轉移國內人民的注意力;(2)藉機吹捧自己,吹噓自己的治理模式和治理疫情的能力(包括所謂的制度性優勢);(3)推卸責任,要把武漢肺炎的源頭嫁禍給美國,大力進行反美宣傳。 真心祈盼,在這新的一波考驗面前,朋友的父母,我的母親,還有其他和他們一樣身在中國大陸的朋友們,不再抱有幻想,守住理性和善良;記住中共不是中國,不再被中共玩弄於股掌。說句笑話,也許在我們第一次投生中土為人的時候,共產黨這個西來幽靈可能連病毒還不是呢。 big5.minghui.org

Read More

原来60岁象80岁 现在80岁象60岁

我从六十岁那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至今有二十年了。在修炼大法的二十年里,我感到自己的年龄,倒着长,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往年轻方向走,原来六十岁象八十岁,现在八十岁仍然象六十岁。 寻寻觅觅终得至宝 二十年之前,我经历了种种魔难。正如释迦牟尼佛说的人生有八苦,“冤憎会 爱别离”。丈夫得了绝症,求医治病,不幸离世。我真是心力交瘁。儿子又出国定居,自己孤苦伶仃。再加社会的不公,造成的痛苦,最终得了一身的病,常年不能睡觉。 一九九六年,我来到加拿大与儿子团聚,在加拿大有很好的医疗条件,但是医生对我的病还是无能为力。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一个陌生人的信件,打开一看,他居然与我讨论安乐死。我当时确实常常想到死,一个不认识的人与我谈安乐死,难道是死神向我招手吗? 有些基督教、佛教的朋友劝我去信教,我也去过基督教教堂,也去佛教皈依,但是,时间不长就放弃了。那些地方仍然不能使我的心安宁。 到了一九九七年,我在蒙特利尔的一份华文小报上,看到一篇介绍《转法轮》一书的文章,其中的内容深深的吸引着我。我本来是研究儒、释、道的学者,《转法轮》这本书的立论,远远超出了学术界的水平,太深刻、太超常了! 从此之后,我到处找这本书,渴望看到这本书的全部内容。但是很遗憾,几个月过去还是找不到。到了年底,我给一个朋友打电话,说起了我念念不忘的这本书,他居然认识当地一位法轮功学员,他给了我电话号码。 一九九八年初,我终于在当地一个法轮功炼功点,请到了宝书《转法轮》,并如饥似渴的看了起来。 一步一步往年轻方向走 真是非常的神奇,仅仅一个星期,我的病就彻底好了,我可以和健康人一样不用吃药,正常睡觉了。当时的感受就是太幸运了!这个时候,我还没有学会炼功呢! 经过半年的修炼,我亲身体验过李洪志师父在书中讲的法理及种种修炼中出现的奇迹。有一天,我在学《转法轮》,突然,一股清流从头顶灌了下来,通透全身。然后,我不停的大笑,真是笑得合不拢嘴。之后,我感觉以前犯病时心中的那些痛苦,清洗的一干二净。 在六十岁之前,我的身体就已经开始苍老,晚上十点之后,如果有特别感兴趣的电视剧,我只能用耳朵听,眼睛已经无力看。而现在,我已经八十岁了,如果有紧急事务,我可以工作到半夜一、两点钟。我是一步一步往年轻方向走。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们经历了许多魔难,有些善良的朋友问我:“你们因为修炼法轮功,吃了很多苦。如果最后没有看到天堂、没有看到佛,你后悔不后悔?”我回答说:“我现在已经有一只脚踏進天堂,怎么会后悔呢?!” 当我看到过去的朋友,由于百病缠身,失去人生的快乐,心里非常难受,因为他们失去了机缘。 修炼的甘苦 修炼确实苦,但苦后就有甜。二十年如一日,我每天要坚持炼功,一天两个小时,有时白天很忙,没有时间炼功,晚上还得补上,到一、两点钟才能睡觉。有时参加讲真相、传大法福音的大型活动,哪怕是狂风暴雨,我们也站在风雨中。看起来很苦,事实上当时也感觉苦,但是,我们的身体却是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中炼就的。 我以前脾气急躁,肚量太小,常常为一点小事,发脾气,生气,还耿耿于怀。与家里人产生矛盾、与同事、朋友产生隔阂,身边总有很多“敌人”。修炼之后,师父教导我们要以“真、善、忍”对待所有人。 “真、善、忍”谁都认为好,可是要去实践,还真的不容易。我在一个项目中,刚刚开始,没有经验。我的前任也是一个脾气急躁的人,教我几遍,我没有学到她要求的标准,她就开始训斥。以后,我一听到她的电话,心里就发慌,但是我忍了,不管她怎么教训我,我只回答一句话:“谢谢你!”自己用点心,把事情做好。过了很久,她向我检讨自己:“我以前对你很不善,真对不起!”我说:“我真的感谢你,帮助我提高业务水平,同时也帮助我做到忍。”后来我们合作的很好。 在家里,以前我常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气,斤斤计较利益得失,总认为我养育了子女,你们要报答我。子女长大成家了,还要我付出,我就觉的太亏了。 我刚刚开始修炼时,正好儿子调动工作,原来的房子要卖掉,所有废物要清除,儿子已经去新的工作岗位,家中只有我和儿媳,儿媳又在产期中,我只能当“搬运工”了,身体劳累,心更劳累。我就想,我原来身体病得很痛苦,心情也很痛苦,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师父说过:“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1]。受点苦,就能消点业,这是好事啊!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就乐呵呵的干活了。 我在家里,要带小孙子,要做饭,整天忙忙碌碌。但是,我觉的我辛苦一点,家里人生活就会好一点。有时发生一些矛盾,我也不生气,忍一忍,就过去了。这样一来,一家人和和气气的。 修炼之后,我最大的变化,就是变的谦卑了。因为我知道了,人生生世世造了很多业,师父说:“谁业力多谁就是坏人。”[1]满身业力的我,还有什么可骄傲的呢?我需要在魔难中消去业力。所以,有人指责我什么什么,我都说,谢谢你。如果我当时没有想明白,我就慢慢找原因。 经过长期的修炼,我的坏脾气改去很多,谦卑、宽容,身边就会出现很多好朋友,“敌人”却不再有了,周围的环境变的平静、愉悦。 现在人类社会道德大滑坡,是与非都分不清了。我们在修炼中,坚守“真、善、忍”三个字,只要想一想怎么做才能对别人好;遇到对自己不利的事,就忍一忍,退后一步,不需要费尽脑子保护自己的利益,脑子总是清清静静的,烦恼的事变的越来越少。

Read More

躲過瘟疫 必有良方

武漢病毒來勢洶洶,一時間人心惶惶。這個來自人的肉眼看不到的新型冠狀病毒,雖然微小,但是卻無時無刻不在向人類世界展示著它的威力。冠狀病毒,這個在顯微鏡下看長得像皇冠一樣的病毒,把人們的注意力也帶到了微生物的世界。 在維基百科中,微生物是被這樣定義的:微生物是難以用肉眼直接看到的微小生物總稱,微生物中有細胞結構的叫各種細菌,沒有完整細胞結構的生物中就包括病毒。今天我們不說病毒,但是說同是微生物世界裏的關於細菌的故事。 一名法輪功學員,在一次不經意的微生物實驗中被發現,她身上攜帶了一種超級天然抗生素,這種抗生素可以殺死一種對人體有害的、被稱「超級細菌」的金黃色葡萄球菌。 微生物兩次實驗看不到細菌 德緣出生在德國,一九九七年,幾個月大的時候就開始和父母一起學法輪功。德緣在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中長大,長大後的德緣品學兼優,順利考上大學,學習醫學專業。接觸過德緣的人都覺得,她是一個安靜、不張揚、很有修養的女孩。 有一年的冬季學期,她在大學上微生物學這門課。第一堂課,學生得到幾塊瓊脂平板,以便在上面繁殖和觀察微生物,並進行各種實驗。學生們被要求在一塊血瓊脂板上印上指紋,以查明手有多髒。然後將平板置於培養箱中,以培養出可能存在的細菌,並讓它們繁殖到可見的數量,以便於觀察。 幾天後,當德緣拿回有指紋的平板時,很驚訝。在許多同學的平板上能清楚的看到有細菌菌落,但在德緣的平板上幾乎沒有任何東西。 德緣自己也很奇怪:「為甚麼我的平板上沒有任何東西?我上課前洗手了嗎?但之後我確實觸碰過一些東西呀!」 德緣經常煉法輪功,她表面看起來和別人沒有任何區別,煉功可以讓身體充滿能量,但是這種能量是怎麼體現的?難道德緣指紋上的細菌被她所攜帶的能量殺掉了,或者說抑制了? 我們還不能這樣下結論,因為這只是一次實驗的結果,人們可能說是偶然。 我們來看看德緣的第二次實驗。 第二次老師給的微生物實驗是,可以在外面或在家中接觸的物體來檢驗微生物的存在。德緣選擇了一張紙幣。幾天後,當德緣拿回了紙幣接觸的平板更吃驚了,因為這塊平板也挺「乾淨」,而其他許多人的平板上又有細菌菌落生長了。德緣當時也很困惑,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紙幣是特別髒的。 需要說明的是,德緣參與的實驗,是她在德國大學裏面微生物課裏的實驗,並不是她有意要去證明自己身上有能量的實驗,而德國的醫學教學嚴謹,醫療設備先進。 從第二次實驗的結果,可以看到德緣的指紋和她接觸過的東西都看不到細菌,而她確實是生活在有細菌的世界中,她身邊的鼠標、任何事物上都有細菌。唯一可以解釋的是,德緣煉法輪功產生的能量對細菌產生了作用。 如果說德緣身體上具備的能量可以殺死細菌的邏輯成立的話,那就說明她身體周圍會有一種保護,可以抵禦細菌的侵入,細菌無法侵入,那麼身體自然就健康了。 那麼這種能量到底是怎樣存在的?或許第三個實驗可以解答這個問題。 第三次實驗終於看到了細菌 第三個微生物實驗是這樣的,大學講師要求每一個小組的同學,在這個小組裏既要有用喉嚨黏液做細菌實驗的,也要有用鼻孔裏的黏液做實驗,並塗在瓊脂板上。由於德緣這個小組的其他同學想用喉嚨裏的細菌來做實驗,所以德緣不得不用鼻孔內的細菌做實驗。 幾天後,同學們拿回了各自的瓊脂平板,上面有一張紙,寫明了分析數據和各類細菌的名稱。這次,德緣的平板上顯然有一個細菌菌落,當時她非常高興,她看到她的細菌的名字叫做「路鄧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lugdunensis)。 每個人都可以問講師關於他們的細菌,但是誰也沒有和德緣一樣的細菌。德緣也很想知道她的細菌是甚麼,她是最後一位問講師的人。 當講師聽到德緣的細菌名稱時,非常興奮,並說這是一個新發現的物種,雖然十多年前就已經被發現了,但是直到現在才被公開發表,因為直到最近才發現,這種細菌可以殺死一種會致病從而引發許多不同嚴重疾病的細菌叫「金黃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 當講師這麼說時,所有的學生都轉過頭看著德緣。 德緣第三次在鼻孔裏發現的細菌──路鄧葡萄球菌,居然是一種可以殺死有害細菌的葡萄球菌!

Read More

醫生:修煉法輪功可增強人體免疫力

按:目前造成全球恐慌的武漢肺炎,和SARS一樣同屬冠狀病毒,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目前沒有疫苗,而增強人體免疫力才是戰勝病毒的最佳辦法。以下是一位病理醫生何邁於SARS疫情爆發的2003年發表的一篇文章,探討祛病健身功效卓著的氣功——法輪功增強免疫力的效果,頗具參考價值。 作為一位病理醫生,職業的責任使我非常關註「薩斯」(SARS,全名為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由於專業習慣,我一直在收集有關「薩斯」的病理資料。目前的資料顯示冠狀病毒可能與「薩斯」的發病有關,嚴重的「薩斯」患者的主要病理改變表現在嚴重的瀰漫性的肺泡損害,在臨床上表現的呼吸功能衰竭及影像都類似於「成人呼吸窘迫綜合症ARDS」。這裡我想從法輪功修煉對人體免疫系統的影響的角度來探討一下這個問題。 (一)法輪功能增強人體免疫力,這是對付病毒的最佳武器 如果冠狀病毒真的是「薩斯」的致病原因,那麼要想徹底地治癒它是非常困難的。因為現代醫學一直沒有找到有效的對付病毒的治療手段,對付病毒不像對付細菌那樣有抗生素,病毒種類繁多,基因又易重組或突變,給預防和治療帶來極大的困難。 在臨床上所用的治療SARS的抗病毒藥「利巴韋林」的作用也不明顯,SARS病毒的傳播途徑也不明瞭,非常無奈地,對付SARS的主要手段目前還是靠隔離。 其實對付病毒,「預防仍是最好的醫藥」,而絕不應該是如此被動地隔離,因為如果不瞭解致病原因和傳播途徑,是非常難以有效隔離的。 我們從研究中也看到了,SARS的致病病毒的傳播途徑不止一種,在這種情況下,不容易有效隔離,同時,隔離也易造成人心恐慌,社會「未病先亂」等不良心理社會效應。所以,對付病毒,不管是目前,還是過去或將來,最重要最有效的還是在於人體自身的免疫力。 在中國和其它國家的許多研究都顯示氣功可以提高人體的免疫力,而法輪功的修煉對於免疫力的改善尤其顯著。例如,德克薩斯州休斯頓的貝勒醫學院封莉莉等人研究了法輪功修煉者免疫細胞的基因表達狀況。 和正常健康人相比,研究發現法輪功學員的嗜中性白血球的功能以及基因表達有著非常顯著的變化。這些變化表現為:一方面功能增強,如吞噬和殺傷細菌的功能增強,和免疫力有關的基因表達增加,如防禦素及干擾素等,防禦素被認為是最重要的抗愛滋病毒的小分子,而干擾素也是一種非常重要的抗病毒等微生物的細胞因子;另一方面,免疫細胞新陳代謝卻下降,而且壽命延長。 (二)法輪功修煉對人體免疫系統的「雙向調節」,既消滅病原又保護機體 修煉法輪功讓人體免疫力該高的高,該低的低。(圖片來源:明慧網) 現代醫學發現許多疾病並不是由入侵的病原直接造成的,而是由機體針對病原的免疫反應過度導致的機體損害造成的,比如在病毒性肝炎的發病中,肝細胞並不是被病毒所損傷,而是被抗病毒的免疫細胞所傷害。 從現有的知識出發,可以推斷患者機體對入侵病原的反應在「薩斯」的病理生理過程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強烈的炎症反應損害了患者的肺部組織使呼吸功能受到傷害。 這一點從激素為目前的主要治療藥物就可以看出,因為激素一般是用來抑制炎症反應的,同時又有免疫抑制作用。呼吸機則為那些呼吸功能嚴重受損的患者提供被動的外在的呼吸支持。 英國醫學週刊《柳葉刀》雜誌報導了香港醫界人士關於七十五名成年SARS病患的治療結果。他們發現許多SARS患者肺部受到的損害惡化,但這並非病毒複製造成,而是人體免疫系統在努力對抗病毒的同時「宿主反應過度活躍的結果」。「病情惡化到呼吸衰竭或許與病毒複製失控無關,而實際上可能是由免疫病理反應造成的。」 免疫反應就像一柄雙刃劍,太弱或激活太慢則免疫力不足,太強或太久會導致炎症反應引起嚴重的自我損傷——對機體的損傷。 SARS很可能也是這樣。不僅如此,對SARS病人的實驗室檢驗發現重症病人的免疫細胞數量下降,因此臨床上可以看到SARS患者的二重感染。所以,在SARS患者身上表現出免疫功能「紊亂」,該高的時候不高,該低的時候也不低。 這裡我就要談到法輪功修煉對人體免疫系統的另一個好處,更為神奇的好處——讓免疫力該高的高,該低的低——這樣既消滅病原又保護機體,是一種「雙向調節」。 與不修煉的人的免疫細胞比較,封莉莉等人發現當病原入侵時,法輪功修煉者的免疫細胞更快,更強地被激活去消滅病原,表現出更強的免疫力;當病原被消滅後,修煉者的免疫細胞則被快速排除,而不會傷害自身。 他們所作的基因研究發現法輪功修煉者的免疫細胞中抗細胞死亡基因的下調控促成了炎症細胞的迅速清除。由法輪功修煉引起的機體調控是一種陰陽調和的平衡,從而使得免疫系統的「雙刃劍」的特性得到糾正,也就是說免疫力可以上升而不會有副作用。這在SARS的防治上更顯重要。 (三)SARS的後遺症? 最後,這裡還想提醒一點,SARS的發病時間還不算長,我們對其所知不多,到底如何嚴重都還不確定,比如死亡率等,這就帶來許多問題,例如,痊癒的患者是否會再度感染?痊癒的SARS患者會不會有後遺症? 從病理的角度,瀰漫性的肺泡損害後機體的修復必然導致肺纖維化而喪失呼吸功能,這在現代醫學中是不可逆轉的。患者將終身受害。而法輪功對這些病人呼吸功能的康復,必是能起良好作用的。為什麼這麼肯定?因為從人們修煉法輪功的實踐中我們看到了在現代醫學認為不可逆轉的病理或生理過程被扭轉,比如肝硬化的改善甚至痊癒,絕經後婦女重來例假,等等。 現代醫學主要針對致病原進行治療,而法輪功修煉則是全面平衡地增強人體的免疫力。二者可以互為補充。所以,僅從病理及免疫的角度,我們就可以看出法輪功修煉對防治SARS大有益處。而且,基於同樣的道理,對於許許多多其它的疾病,像前面提到的肝炎(順便提一句,乙型肝炎患者及病毒攜帶者在中國大陸就有一億以上,乙型肝炎被發現可能為SARS疾病進展到呼吸衰竭的重要因素之一,也就是說,乙肝患者染上SARS病毒後會使病情更嚴重,這點在中國就特別危險)及肝炎後肝硬化等,修煉法輪功會有很好的效果,這從在中國大陸,北美及臺灣所作的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調查都可以看出來。 到目前為止,SARS仍是一種我們所知不多的嚴重疾病,以上我談了法輪功修煉可在SARS的防治中發揮非常積極的作用,對那些關心自己和他人健康的人,不妨去瞭解一下法輪功。

Read More

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一个来自中国的精神信仰,在短短的十几年就传播到了整个世界,吸引了各个民族,各种肤色的人修炼法轮大法,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神迹。 仅在北美洲的美国和加 拿大,就有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美国的50个州中有47个州有法轮大法炼功点。在美国,法轮大法修炼者大多是拥有博士,硕士学位的科学家,工程师,教授,或在读研究生。在其他国家中,也有许多修炼者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 https://www.facebook.com/9videonet1/videos/184851022949647/  

Read More

一家三口发热后

自企业复工后,我儿媳自我防护意识很强:上班戴口罩,勤洗手,自己带午饭,下班回来后,身穿的衣服从上到下全部消毒,洗头、洗脸、非常有耐心。 可是在二月十五日(周六),儿媳下午下班回来后就感觉身体不舒服,发热,体温37度8,浑身疼痛,没劲儿。到了第二天上午,我儿子和四周岁的小孙子也出现了此症状,儿子还伴随着咳嗽呕,小孙子也发蔫了,不爱吃东西了,趴在沙发上,叫他起来玩,孩子说他累。他们怕我担心,没有告诉我。 下午三口午觉后,趴在被窝里不起来了,我看见儿子惊恐的样子,我觉的不对劲,就问:怎么了?儿媳才跟我说出实情。我说:别害怕,都起来,别趴着了!咱家五口在心里都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没事儿,放心吧! 我叫小孙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给他看大法小弟子歌曲视频等,孩子很喜欢看,还不断的跟着唱:“大法小弟子,心随莲花笑,合十捧真心,问声师父好!”我把大法书《转法轮》捧给儿媳看,儿媳静心的看完了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一节。 到了晚间睡觉前,小孙子就完全好了,有精神了,欢蹦乱跳的玩了。隔了一天,儿媳就去上班了。儿子逐渐的也好了,身戴大法真相护身符安心的去工作了。 过后,我问小孙子你咋这么快就好了?孩子说:师父管我啦!我没吃药。还说:咱们有师父管多好啊! 就这样,一家三口在大法师尊保护下,度过了险情。 目前,武汉新冠病毒还在肆虐,威胁着人类的生命安全,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平安,请您一定要牢记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这是世界上唯一救人救命的“特效药”。千万不要再听信中共抹黑法轮功的任何谎言了,它才是世界上真正的大邪教-假、恶、斗,谁听它信它谁就倒楣。 minghui.or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