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時刻》【武漢肺炎症狀消失】還原武漢市民一家感染真實事件影片_In time of crisis

本片基於真實事件改編 2020年農曆庚子年春,一種可怕的病毒從中國武漢起源,兩個月間迅速肆虐數百萬家庭,這九省通衢之地瞬間淪為人間地獄。為了封鎖消息,中共不斷抓捕傳播真相的人士,恐懼之下,人人自危。武漢周邊某個小鎮,一家六口全被感染,求醫無門後,又被警察封鎖在家中。彈盡糧絕、眾叛親離之際,一個年輕女孩的到來,改變了這家人的命運。 她帶來了什麼,缺神奇地使病毒消失;被封鎖的大門內,到底發生了什麼神奇的事?又是如何改變這家人的命運? 一邊是罪惡仍在繼續,一邊是不顧危險去救人,危難時刻,人們究竟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Read More

原来60岁象80岁 现在80岁象60岁

我从六十岁那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至今有二十年了。在修炼大法的二十年里,我感到自己的年龄,倒着长,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往年轻方向走,原来六十岁象八十岁,现在八十岁仍然象六十岁。 寻寻觅觅终得至宝 二十年之前,我经历了种种魔难。正如释迦牟尼佛说的人生有八苦,“冤憎会 爱别离”。丈夫得了绝症,求医治病,不幸离世。我真是心力交瘁。儿子又出国定居,自己孤苦伶仃。再加社会的不公,造成的痛苦,最终得了一身的病,常年不能睡觉。 一九九六年,我来到加拿大与儿子团聚,在加拿大有很好的医疗条件,但是医生对我的病还是无能为力。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一个陌生人的信件,打开一看,他居然与我讨论安乐死。我当时确实常常想到死,一个不认识的人与我谈安乐死,难道是死神向我招手吗? 有些基督教、佛教的朋友劝我去信教,我也去过基督教教堂,也去佛教皈依,但是,时间不长就放弃了。那些地方仍然不能使我的心安宁。 到了一九九七年,我在蒙特利尔的一份华文小报上,看到一篇介绍《转法轮》一书的文章,其中的内容深深的吸引着我。我本来是研究儒、释、道的学者,《转法轮》这本书的立论,远远超出了学术界的水平,太深刻、太超常了! 从此之后,我到处找这本书,渴望看到这本书的全部内容。但是很遗憾,几个月过去还是找不到。到了年底,我给一个朋友打电话,说起了我念念不忘的这本书,他居然认识当地一位法轮功学员,他给了我电话号码。 一九九八年初,我终于在当地一个法轮功炼功点,请到了宝书《转法轮》,并如饥似渴的看了起来。 一步一步往年轻方向走 真是非常的神奇,仅仅一个星期,我的病就彻底好了,我可以和健康人一样不用吃药,正常睡觉了。当时的感受就是太幸运了!这个时候,我还没有学会炼功呢! 经过半年的修炼,我亲身体验过李洪志师父在书中讲的法理及种种修炼中出现的奇迹。有一天,我在学《转法轮》,突然,一股清流从头顶灌了下来,通透全身。然后,我不停的大笑,真是笑得合不拢嘴。之后,我感觉以前犯病时心中的那些痛苦,清洗的一干二净。 在六十岁之前,我的身体就已经开始苍老,晚上十点之后,如果有特别感兴趣的电视剧,我只能用耳朵听,眼睛已经无力看。而现在,我已经八十岁了,如果有紧急事务,我可以工作到半夜一、两点钟。我是一步一步往年轻方向走。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们经历了许多魔难,有些善良的朋友问我:“你们因为修炼法轮功,吃了很多苦。如果最后没有看到天堂、没有看到佛,你后悔不后悔?”我回答说:“我现在已经有一只脚踏進天堂,怎么会后悔呢?!” 当我看到过去的朋友,由于百病缠身,失去人生的快乐,心里非常难受,因为他们失去了机缘。 修炼的甘苦 修炼确实苦,但苦后就有甜。二十年如一日,我每天要坚持炼功,一天两个小时,有时白天很忙,没有时间炼功,晚上还得补上,到一、两点钟才能睡觉。有时参加讲真相、传大法福音的大型活动,哪怕是狂风暴雨,我们也站在风雨中。看起来很苦,事实上当时也感觉苦,但是,我们的身体却是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中炼就的。 我以前脾气急躁,肚量太小,常常为一点小事,发脾气,生气,还耿耿于怀。与家里人产生矛盾、与同事、朋友产生隔阂,身边总有很多“敌人”。修炼之后,师父教导我们要以“真、善、忍”对待所有人。 “真、善、忍”谁都认为好,可是要去实践,还真的不容易。我在一个项目中,刚刚开始,没有经验。我的前任也是一个脾气急躁的人,教我几遍,我没有学到她要求的标准,她就开始训斥。以后,我一听到她的电话,心里就发慌,但是我忍了,不管她怎么教训我,我只回答一句话:“谢谢你!”自己用点心,把事情做好。过了很久,她向我检讨自己:“我以前对你很不善,真对不起!”我说:“我真的感谢你,帮助我提高业务水平,同时也帮助我做到忍。”后来我们合作的很好。 在家里,以前我常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气,斤斤计较利益得失,总认为我养育了子女,你们要报答我。子女长大成家了,还要我付出,我就觉的太亏了。 我刚刚开始修炼时,正好儿子调动工作,原来的房子要卖掉,所有废物要清除,儿子已经去新的工作岗位,家中只有我和儿媳,儿媳又在产期中,我只能当“搬运工”了,身体劳累,心更劳累。我就想,我原来身体病得很痛苦,心情也很痛苦,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师父说过:“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1]。受点苦,就能消点业,这是好事啊!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就乐呵呵的干活了。 我在家里,要带小孙子,要做饭,整天忙忙碌碌。但是,我觉的我辛苦一点,家里人生活就会好一点。有时发生一些矛盾,我也不生气,忍一忍,就过去了。这样一来,一家人和和气气的。 修炼之后,我最大的变化,就是变的谦卑了。因为我知道了,人生生世世造了很多业,师父说:“谁业力多谁就是坏人。”[1]满身业力的我,还有什么可骄傲的呢?我需要在魔难中消去业力。所以,有人指责我什么什么,我都说,谢谢你。如果我当时没有想明白,我就慢慢找原因。 经过长期的修炼,我的坏脾气改去很多,谦卑、宽容,身边就会出现很多好朋友,“敌人”却不再有了,周围的环境变的平静、愉悦。 现在人类社会道德大滑坡,是与非都分不清了。我们在修炼中,坚守“真、善、忍”三个字,只要想一想怎么做才能对别人好;遇到对自己不利的事,就忍一忍,退后一步,不需要费尽脑子保护自己的利益,脑子总是清清静静的,烦恼的事变的越来越少。

Read More

柏林墙倒塌之前 没人相信它会倒塌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之前,柏林墙看上去依然坚固,这一年的十月七日东德为建国四十周年举行了豪华阅兵仪式,而在前一年的汉城奥运会上,东德队勇夺奖牌第二名。 但当东德时任领导人昂纳克为了阅兵式逮捕了一千多名示威者时,前来观礼的前苏共书记戈尔巴乔夫都坐不住了,他对昂纳克说:“谁迟到了,生活就会惩罚他。”两天后,东德的莱比锡市爆发示威游行,九天后77岁的昂纳克被迫下台。 隔断自由世界的柏林墙终于倒塌,因为它自己不堪重负了。 它看上去曾如此坚固,如此难以逾越,有许多人为了翻越这堵高墙而付出生命的代价。一九六一年东德开始修建的柏林墙,全长169.5公里,平均高4.2米,厚50厘米,封死了192条街道,外围是3.5米高的通电铁丝网,铁丝网与柏林墙之间还有50~100米的无人地带。柏林墙四周都是碉堡、瞭望塔以及日夜值守的荷枪实弹的士兵。 柏林墙倒塌之前,没有人相信它会倒下。它倒下之后,没有人相信它居然能那么长久地立在那里。 这就象苏联,解体之前没人想到这个庞然大物会倒下,解体之后也很难相信曾给苏联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斯大林政权能影响如此深远。人们开始反思,开始揭开历史真相,开始重新认识历史,即使有很多令他们震惊的片段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人本能地不愿意相信自己被欺骗。 但事实胜于雄辩,再光鲜的说辞也无法掩盖独裁与杀戮。这就象这次疫情中,中共无论怎样正面宣传,也无法掩盖隐瞒真相导致疫情蔓延的事实。 中共一向认为其政权象柏林墙一样坚不可摧,被中共洗脑的人还在为其辩解,有人提到意大利感染者已经好几百时,甚至嘲讽道:这里没有火神山、雷神山,也没有钟南山,更没有共产党当靠山,感染了只能抬上山。 按照这个逻辑,中国被感染者达八万,封城、封户、社会经济停摆,还得感谢共产党的领导。事实上,这次疫情扩散正暴露出中共官僚体制、上下推责、腐败低效等诸多漏洞。 有识之士在评价中共的“制度优势”时分析,集中力量办大事,要看办的是什么大事,中共九天盖好火神山,但也能几天之内将病毒传向世界。更有评论称,疫情如果早期得到控制,原本不应该成为全国性的公共卫生事件,前面搞砸了,后面只能办大事。 事实上,中共引以为荣的火神山、雷神山貌似象柏林墙一样强大,可以保护民众,但在这堵墙的背后,却是成千上万的死亡数字没有被披露,每天成千上万的公众号和微博被封杀……中共无形的柏林墙之邪恶与残暴早已让真正的柏林墙望尘莫及! 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正是中共集权政治的集中体现,也必然会出现集中力量办错事。毛泽东能一句话发动大跃进,发动文革;邓小平一句话能将“六四学潮”定性为反革命暴乱;江泽民一句话能将法轮功污蔑为×教,这些人祸给中国造成数千万非正常死亡,杀伤力超过世界大战。 这次疫情中,在明知“人传人”的情况下,国家卫健委一月三日的一纸文件能终止核酸检测,无异于草菅人命。 这种集权独裁并不是强大的标志,反而是危险的根源。正象柏林墙倒塌一个多星期后,接任东德国防部长的霍夫曼所说:“柏林墙对东德来讲并不是强大的标志,而是比较弱小的证明”,“这堵墙给人们带来了痛苦”。或许,正是因为其本质虚弱,才更需要用强大的暴力与谎言来维护。 柏林墙的倒塌、苏联的解体,貌似历史的偶然,但却有它的逻辑,这就是人心所向。在柏林墙倒塌之前,在东德有无数的被压制的集会,人们小心地但也在不断地突破着政府的底线。在苏联解体之前,索尔仁尼琴等作家就撰写了震惊世界的《古拉格群岛》,揭露斯大林时代的罪恶。 中国尽管禁止言论自由,但人们或亲身经历,或耳闻目睹,或翻墙上网,亦能了解到真实的世界,看清中共的腐败与无能、谎言与邪恶,至今已有三亿五千万人选择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一位化名“暖风”的人二月二十五日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退党声明时说:“柏林墙终会有倒塌的那天,只要我们每个人发出一点声音作出一点努力,就可以早日迎来黎明!” minghui.org

Read More

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

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 在中国,迫害法轮功明摆着是江泽民发起的一个千古冤案,十七年来,数千万的法 轮功学员被抓,数以百万的人至今失踪。以江泽民为首,全国至少有 55157名官员 因参与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追查,参与 迫害者的职称、姓名、犯罪事实被公告在《追查国际》 网站中。《追查国际》表示, 无论时日长短、天涯海角,必将彻底追查,绳之以法。►《追查国际》 网站: http://www.zhuichaguoji.org/ 在海外,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江泽民,罗干等人被海外法轮功学员在三十多个 国家和地区,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及「酷刑罪」等告上法 庭。在国 内,已有超过20万人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刑事控告书,控告江泽民迫害法 轮功。追随江泽民积极参与迫害的高官一个个锒铛入狱,实际 是遭了恶报……。 正义的审判即将到来,请转告那些仍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级人员,赶快停止迫 害,保护法轮功学员,收集其他人的犯罪证据,将功补过,为自己的未来 留一条 后路。 法轮大法是佛法,学员按照真善忍法理约束自己,早已传播到140个国家和地区, 显著提高了当地人民的健康和道德水平,深受各国人民欢迎,各界政府 褒奖支持 信函达3000多份。而江泽民出于妒忌,不顾政治局其他常委的反对,疯狂地发动了 迫害。为了进一步欺骗全国善良的民众,编造出了「天安门

Read More

躲過瘟疫 必有良方

武漢病毒來勢洶洶,一時間人心惶惶。這個來自人的肉眼看不到的新型冠狀病毒,雖然微小,但是卻無時無刻不在向人類世界展示著它的威力。冠狀病毒,這個在顯微鏡下看長得像皇冠一樣的病毒,把人們的注意力也帶到了微生物的世界。 在維基百科中,微生物是被這樣定義的:微生物是難以用肉眼直接看到的微小生物總稱,微生物中有細胞結構的叫各種細菌,沒有完整細胞結構的生物中就包括病毒。今天我們不說病毒,但是說同是微生物世界裏的關於細菌的故事。 一名法輪功學員,在一次不經意的微生物實驗中被發現,她身上攜帶了一種超級天然抗生素,這種抗生素可以殺死一種對人體有害的、被稱「超級細菌」的金黃色葡萄球菌。 微生物兩次實驗看不到細菌 德緣出生在德國,一九九七年,幾個月大的時候就開始和父母一起學法輪功。德緣在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中長大,長大後的德緣品學兼優,順利考上大學,學習醫學專業。接觸過德緣的人都覺得,她是一個安靜、不張揚、很有修養的女孩。 有一年的冬季學期,她在大學上微生物學這門課。第一堂課,學生得到幾塊瓊脂平板,以便在上面繁殖和觀察微生物,並進行各種實驗。學生們被要求在一塊血瓊脂板上印上指紋,以查明手有多髒。然後將平板置於培養箱中,以培養出可能存在的細菌,並讓它們繁殖到可見的數量,以便於觀察。 幾天後,當德緣拿回有指紋的平板時,很驚訝。在許多同學的平板上能清楚的看到有細菌菌落,但在德緣的平板上幾乎沒有任何東西。 德緣自己也很奇怪:「為甚麼我的平板上沒有任何東西?我上課前洗手了嗎?但之後我確實觸碰過一些東西呀!」 德緣經常煉法輪功,她表面看起來和別人沒有任何區別,煉功可以讓身體充滿能量,但是這種能量是怎麼體現的?難道德緣指紋上的細菌被她所攜帶的能量殺掉了,或者說抑制了? 我們還不能這樣下結論,因為這只是一次實驗的結果,人們可能說是偶然。 我們來看看德緣的第二次實驗。 第二次老師給的微生物實驗是,可以在外面或在家中接觸的物體來檢驗微生物的存在。德緣選擇了一張紙幣。幾天後,當德緣拿回了紙幣接觸的平板更吃驚了,因為這塊平板也挺「乾淨」,而其他許多人的平板上又有細菌菌落生長了。德緣當時也很困惑,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紙幣是特別髒的。 需要說明的是,德緣參與的實驗,是她在德國大學裏面微生物課裏的實驗,並不是她有意要去證明自己身上有能量的實驗,而德國的醫學教學嚴謹,醫療設備先進。 從第二次實驗的結果,可以看到德緣的指紋和她接觸過的東西都看不到細菌,而她確實是生活在有細菌的世界中,她身邊的鼠標、任何事物上都有細菌。唯一可以解釋的是,德緣煉法輪功產生的能量對細菌產生了作用。 如果說德緣身體上具備的能量可以殺死細菌的邏輯成立的話,那就說明她身體周圍會有一種保護,可以抵禦細菌的侵入,細菌無法侵入,那麼身體自然就健康了。 那麼這種能量到底是怎樣存在的?或許第三個實驗可以解答這個問題。 第三次實驗終於看到了細菌 第三個微生物實驗是這樣的,大學講師要求每一個小組的同學,在這個小組裏既要有用喉嚨黏液做細菌實驗的,也要有用鼻孔裏的黏液做實驗,並塗在瓊脂板上。由於德緣這個小組的其他同學想用喉嚨裏的細菌來做實驗,所以德緣不得不用鼻孔內的細菌做實驗。 幾天後,同學們拿回了各自的瓊脂平板,上面有一張紙,寫明了分析數據和各類細菌的名稱。這次,德緣的平板上顯然有一個細菌菌落,當時她非常高興,她看到她的細菌的名字叫做「路鄧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lugdunensis)。 每個人都可以問講師關於他們的細菌,但是誰也沒有和德緣一樣的細菌。德緣也很想知道她的細菌是甚麼,她是最後一位問講師的人。 當講師聽到德緣的細菌名稱時,非常興奮,並說這是一個新發現的物種,雖然十多年前就已經被發現了,但是直到現在才被公開發表,因為直到最近才發現,這種細菌可以殺死一種會致病從而引發許多不同嚴重疾病的細菌叫「金黃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 當講師這麼說時,所有的學生都轉過頭看著德緣。 德緣第三次在鼻孔裏發現的細菌──路鄧葡萄球菌,居然是一種可以殺死有害細菌的葡萄球菌!

Read More

醫生:修煉法輪功可增強人體免疫力

按:目前造成全球恐慌的武漢肺炎,和SARS一樣同屬冠狀病毒,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目前沒有疫苗,而增強人體免疫力才是戰勝病毒的最佳辦法。以下是一位病理醫生何邁於SARS疫情爆發的2003年發表的一篇文章,探討祛病健身功效卓著的氣功——法輪功增強免疫力的效果,頗具參考價值。 作為一位病理醫生,職業的責任使我非常關註「薩斯」(SARS,全名為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由於專業習慣,我一直在收集有關「薩斯」的病理資料。目前的資料顯示冠狀病毒可能與「薩斯」的發病有關,嚴重的「薩斯」患者的主要病理改變表現在嚴重的瀰漫性的肺泡損害,在臨床上表現的呼吸功能衰竭及影像都類似於「成人呼吸窘迫綜合症ARDS」。這裡我想從法輪功修煉對人體免疫系統的影響的角度來探討一下這個問題。 (一)法輪功能增強人體免疫力,這是對付病毒的最佳武器 如果冠狀病毒真的是「薩斯」的致病原因,那麼要想徹底地治癒它是非常困難的。因為現代醫學一直沒有找到有效的對付病毒的治療手段,對付病毒不像對付細菌那樣有抗生素,病毒種類繁多,基因又易重組或突變,給預防和治療帶來極大的困難。 在臨床上所用的治療SARS的抗病毒藥「利巴韋林」的作用也不明顯,SARS病毒的傳播途徑也不明瞭,非常無奈地,對付SARS的主要手段目前還是靠隔離。 其實對付病毒,「預防仍是最好的醫藥」,而絕不應該是如此被動地隔離,因為如果不瞭解致病原因和傳播途徑,是非常難以有效隔離的。 我們從研究中也看到了,SARS的致病病毒的傳播途徑不止一種,在這種情況下,不容易有效隔離,同時,隔離也易造成人心恐慌,社會「未病先亂」等不良心理社會效應。所以,對付病毒,不管是目前,還是過去或將來,最重要最有效的還是在於人體自身的免疫力。 在中國和其它國家的許多研究都顯示氣功可以提高人體的免疫力,而法輪功的修煉對於免疫力的改善尤其顯著。例如,德克薩斯州休斯頓的貝勒醫學院封莉莉等人研究了法輪功修煉者免疫細胞的基因表達狀況。 和正常健康人相比,研究發現法輪功學員的嗜中性白血球的功能以及基因表達有著非常顯著的變化。這些變化表現為:一方面功能增強,如吞噬和殺傷細菌的功能增強,和免疫力有關的基因表達增加,如防禦素及干擾素等,防禦素被認為是最重要的抗愛滋病毒的小分子,而干擾素也是一種非常重要的抗病毒等微生物的細胞因子;另一方面,免疫細胞新陳代謝卻下降,而且壽命延長。 (二)法輪功修煉對人體免疫系統的「雙向調節」,既消滅病原又保護機體 修煉法輪功讓人體免疫力該高的高,該低的低。(圖片來源:明慧網) 現代醫學發現許多疾病並不是由入侵的病原直接造成的,而是由機體針對病原的免疫反應過度導致的機體損害造成的,比如在病毒性肝炎的發病中,肝細胞並不是被病毒所損傷,而是被抗病毒的免疫細胞所傷害。 從現有的知識出發,可以推斷患者機體對入侵病原的反應在「薩斯」的病理生理過程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強烈的炎症反應損害了患者的肺部組織使呼吸功能受到傷害。 這一點從激素為目前的主要治療藥物就可以看出,因為激素一般是用來抑制炎症反應的,同時又有免疫抑制作用。呼吸機則為那些呼吸功能嚴重受損的患者提供被動的外在的呼吸支持。 英國醫學週刊《柳葉刀》雜誌報導了香港醫界人士關於七十五名成年SARS病患的治療結果。他們發現許多SARS患者肺部受到的損害惡化,但這並非病毒複製造成,而是人體免疫系統在努力對抗病毒的同時「宿主反應過度活躍的結果」。「病情惡化到呼吸衰竭或許與病毒複製失控無關,而實際上可能是由免疫病理反應造成的。」 免疫反應就像一柄雙刃劍,太弱或激活太慢則免疫力不足,太強或太久會導致炎症反應引起嚴重的自我損傷——對機體的損傷。 SARS很可能也是這樣。不僅如此,對SARS病人的實驗室檢驗發現重症病人的免疫細胞數量下降,因此臨床上可以看到SARS患者的二重感染。所以,在SARS患者身上表現出免疫功能「紊亂」,該高的時候不高,該低的時候也不低。 這裡我就要談到法輪功修煉對人體免疫系統的另一個好處,更為神奇的好處——讓免疫力該高的高,該低的低——這樣既消滅病原又保護機體,是一種「雙向調節」。 與不修煉的人的免疫細胞比較,封莉莉等人發現當病原入侵時,法輪功修煉者的免疫細胞更快,更強地被激活去消滅病原,表現出更強的免疫力;當病原被消滅後,修煉者的免疫細胞則被快速排除,而不會傷害自身。 他們所作的基因研究發現法輪功修煉者的免疫細胞中抗細胞死亡基因的下調控促成了炎症細胞的迅速清除。由法輪功修煉引起的機體調控是一種陰陽調和的平衡,從而使得免疫系統的「雙刃劍」的特性得到糾正,也就是說免疫力可以上升而不會有副作用。這在SARS的防治上更顯重要。 (三)SARS的後遺症? 最後,這裡還想提醒一點,SARS的發病時間還不算長,我們對其所知不多,到底如何嚴重都還不確定,比如死亡率等,這就帶來許多問題,例如,痊癒的患者是否會再度感染?痊癒的SARS患者會不會有後遺症? 從病理的角度,瀰漫性的肺泡損害後機體的修復必然導致肺纖維化而喪失呼吸功能,這在現代醫學中是不可逆轉的。患者將終身受害。而法輪功對這些病人呼吸功能的康復,必是能起良好作用的。為什麼這麼肯定?因為從人們修煉法輪功的實踐中我們看到了在現代醫學認為不可逆轉的病理或生理過程被扭轉,比如肝硬化的改善甚至痊癒,絕經後婦女重來例假,等等。 現代醫學主要針對致病原進行治療,而法輪功修煉則是全面平衡地增強人體的免疫力。二者可以互為補充。所以,僅從病理及免疫的角度,我們就可以看出法輪功修煉對防治SARS大有益處。而且,基於同樣的道理,對於許許多多其它的疾病,像前面提到的肝炎(順便提一句,乙型肝炎患者及病毒攜帶者在中國大陸就有一億以上,乙型肝炎被發現可能為SARS疾病進展到呼吸衰竭的重要因素之一,也就是說,乙肝患者染上SARS病毒後會使病情更嚴重,這點在中國就特別危險)及肝炎後肝硬化等,修煉法輪功會有很好的效果,這從在中國大陸,北美及臺灣所作的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調查都可以看出來。 到目前為止,SARS仍是一種我們所知不多的嚴重疾病,以上我談了法輪功修煉可在SARS的防治中發揮非常積極的作用,對那些關心自己和他人健康的人,不妨去瞭解一下法輪功。

Read More

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一个来自中国的精神信仰,在短短的十几年就传播到了整个世界,吸引了各个民族,各种肤色的人修炼法轮大法,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神迹。 仅在北美洲的美国和加 拿大,就有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美国的50个州中有47个州有法轮大法炼功点。在美国,法轮大法修炼者大多是拥有博士,硕士学位的科学家,工程师,教授,或在读研究生。在其他国家中,也有许多修炼者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 https://www.facebook.com/9videonet1/videos/184851022949647/  

Read More

一家三口发热后

自企业复工后,我儿媳自我防护意识很强:上班戴口罩,勤洗手,自己带午饭,下班回来后,身穿的衣服从上到下全部消毒,洗头、洗脸、非常有耐心。 可是在二月十五日(周六),儿媳下午下班回来后就感觉身体不舒服,发热,体温37度8,浑身疼痛,没劲儿。到了第二天上午,我儿子和四周岁的小孙子也出现了此症状,儿子还伴随着咳嗽呕,小孙子也发蔫了,不爱吃东西了,趴在沙发上,叫他起来玩,孩子说他累。他们怕我担心,没有告诉我。 下午三口午觉后,趴在被窝里不起来了,我看见儿子惊恐的样子,我觉的不对劲,就问:怎么了?儿媳才跟我说出实情。我说:别害怕,都起来,别趴着了!咱家五口在心里都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没事儿,放心吧! 我叫小孙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给他看大法小弟子歌曲视频等,孩子很喜欢看,还不断的跟着唱:“大法小弟子,心随莲花笑,合十捧真心,问声师父好!”我把大法书《转法轮》捧给儿媳看,儿媳静心的看完了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一节。 到了晚间睡觉前,小孙子就完全好了,有精神了,欢蹦乱跳的玩了。隔了一天,儿媳就去上班了。儿子逐渐的也好了,身戴大法真相护身符安心的去工作了。 过后,我问小孙子你咋这么快就好了?孩子说:师父管我啦!我没吃药。还说:咱们有师父管多好啊! 就这样,一家三口在大法师尊保护下,度过了险情。 目前,武汉新冠病毒还在肆虐,威胁着人类的生命安全,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平安,请您一定要牢记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这是世界上唯一救人救命的“特效药”。千万不要再听信中共抹黑法轮功的任何谎言了,它才是世界上真正的大邪教-假、恶、斗,谁听它信它谁就倒楣。 minghui.org

Read More

法轮功教化收容人成效卓著,台湾看守所颁发感谢状(图)

【明慧网2003年12月26日】2003年12月22日,台湾法轮大法学会接受台湾国防部中部地方军事法院检察署看守所颁发的感谢状。感谢状上书:“功德无量”四个字,旨以表彰法轮功学员自2001年起每周前往看守所,教授法轮功修炼书籍,协助推展教化,使受观察勒戒人在身心方面都有提升。 台湾国防部中部地方军事法院检察署看守所感谢状 在过去的两年里,法轮功学员们一直坚持前往看守所,希望把使自己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铁窗中的朋友。经常到看守所教功的法轮功学员黄如妙表示,我们分成几组人轮流在此教功,指导受观察勒戒人学习法轮功系列书籍。」「他们起初态度都是要炼不炼,接下来可能认为炼功身体也许会好,因此也不排斥。最后,在法轮功学员的带动下,他们会专心上课。」「到最后真的很多人很认真地想学。」一位狱所的收容人在心得报告中写道:「该怎么形容呢?在尚未接触法轮功时,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我想要的东西,整天放荡人生,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我的人生旅途里没有目标,从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规划我的人生。我真的总认为自己是一棵将要枯死的大树一样。有时我真的很想放弃,可是心里的某一处角落好像有一个声音在牵引着我,让我不再放弃人生。经过了将近一个月法轮功的陶冶下,使我的日常生活、人际关系及身心上都有着无尽无穷的改变。」另一位收容人则谈到:「自从我接触法轮大法半年以来,在我们监狱内,同样属于戒治人员等待期的很多弟兄,都说我的脾气跟以前比起来好多了!那时候,我才知道炼法轮功的功用,原来是修炼我们的身体和心性。」 与之成鲜明对照的是,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受到无理镇压,劳教所中更关押无数法轮功学员,并施予酷刑。而越过一道台湾海峡,台湾法轮功学员将「真、善、忍」的信仰带进看守所,让受刑人身心得到教化,并获得看守所的肯定与褒奖。 同时,这是中部看守所第二次颁奖给法轮大法学会。在12月20日,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同时接受了台湾台中看守所颁发感谢状。颁奖由刘正义教授代表法轮大法学会接受台中看守所的感谢状,学会也以「天地同向」一书回赠看守所。此书中记载,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地受到来自议会领袖和各界首长的褒扬奖状八百多项(至今已有一千多项)。 台湾台中看守所感谢状 中部看守所吴正博所长表示,受观察勒戒人大部分都在看守所内暂时停留,少则几日,或者更长时间。对当中许多人来说,这里象征他们和外界隔绝的第一站,将来可能还要面对诉讼,甚至服刑,想到不可知的未来,情绪难免起伏。法轮大法功法中的静坐,对受观察勒戒人的心灵有很大的安定作用。而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使他们更能反省自己的过去,对暂时被羁押的现况比较能够忍耐,能更理智地过生活。据悉,台湾法轮功学员经常到各地的看守所、勒戒所和监狱,把「真、善、忍」的大法种子散播给受刑人,教化人心,受到受刑人和执法单位的欢迎和肯定。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12/28/43568.htm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