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疫情真实信息 只为维护中共自身

随着武汉疫情的蔓延,越来越多的真相也浮现出来。疫情爆发初期有8人因称“出现SARS”,被武汉市公安局以“散播不实消息”为由被训诫。最新消息指这8人都是医生,并且都在抗疫第一线,这一事实,令国人震惊。 “疫情不可控,但人民可控”。控制不住病毒,就控制真相,然而正是对真相的控制,导致控制病毒错过了最佳的时机,到现在造成泛滥,中共又控制媒体宣传救治病患是多么的得力、热火朝天,而真相依然被掩盖。 “可控”是中共惯用的词汇,也是中共维护自己的惯用手法。这种独断专行、自以为是、反应迟钝的体制弊端在疫情蔓延中暴露无遗。 1月28日,武汉新增确诊病例高达892例。湖北省副省长马国强解释称,这是因为检测权力下放与检测速度提升。1月16日之前,武汉的病例要送到北京的中国疾控中心才能确诊,16日之后湖北省疾控中心才有检测资质,最近资质下放到武汉市疾控中心和相关医院。 换句话说,武汉市将前期未能及时通报病例的责任甩向了中国疾控中心。那段时间疾控中心在干什么呢?16日之前,武汉已经有多名医生被传染,但仍不能被确诊,而当时在韩国、泰国出现的病例都能确诊,中国疾控中心是水平不够吗?据称那时他们还在优化检测试剂,16日才给到武汉。 按照中共的逻辑,只有最高机关才能说了算,而中国疾控中心最终也会因此而不承担责任,中央又把责任甩回地方。在中共踢皮球之时,众多老百姓却要承受灭顶之灾。 试想,疫情是否猛烈爆发,是否人传人,是武汉的一线医生更了解,还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更了解呢?十几名医护人员被传染,“专家”还在称不会人传人。 疫情爆发后,很多公司和个人想捐助急用物资,但是送不到武汉,因为只有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捐赠才能送达,然而这个机构在汶川大地震等等丑闻中,早已失去信用。捐助本身就应该依靠社会的力量,为什么还要国家垄断?根本上中共还是不希望民间的力量发展起来,哪怕对社会是有益的。 中共对内控制,对外排斥。1月28日,美国卫生及人文部新闻发布会上,部长阿扎尔透露,1月6日、27日、28日,美方曾三次向中国提出派遣医疗小组协助,但未被接受,虽然最终允许美方专家来华,然而疫情如火,耽误时间,等于害命。 这与60年代大饥荒时毛泽东拒绝苏联粮食援助如出一辙,对于莫斯科提出的粮食援助,毛的回应是:“哪怕把全中国人都饿死也不要赫秃子的一粒粮食,中国党和政府是有志气的。”在人道援助面前,中共视人民的生命如草芥,而仅仅就是为了他们的面子。 疫情不可控,但中共想控制老百姓的思想、控制舆论,控制话事权。 在《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清晰地揭露中共的“控制”基因, “共产党以垄断和肆意使用暴力,剥夺人民财产,以及最重要的,剥夺言论和新闻自由,剥夺人民的自由精神和意志,来达到其绝对控制社会权力的目标。以此而论,中共这一附体对社会的严密控制,可以说是古中今外无出其右者。” “党性被强化成了一贯的思维定式,千篇一律的行为模式,推展到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党性行为模式披上国家之皮,党性思维定式成为全国人民的自我洗脑,服从和配合邪恶的机制。” 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这个机制的上上下下,就不会以民为本。人命关天的大事,只要为了中共续命,都可以一再隐瞒、绝不认错。可喜,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对于中共的做事目的与其邪恶本质,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武汉肺炎期间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增加,就是一个例证。 minghui.org

Read More

疫情如火 中共草菅人命

肺炎是“废言”的苦果,疫情是控制“舆情”的报应,封城是“封口”的代价,这样的网上评论越来越多,被武汉疫情惊醒的世人对政府隐瞒不报、疏于防控越来越清醒。 信息公开是最好的疫苗,可以让社会付出最小的代价。但是中共将维稳高于一切,漠视百姓生命。老百姓在白白地为中共的不作为付出生命。 武汉市召开两会期间,为了维稳,称没有一例新增病例,会后则隐瞒不住,病例出现暴增。目前死亡案例大部分发生在武汉,同时武汉还有很多人等待确诊,甚至有人已经被发了病危通知书,但没有检测盒而不能确诊。 不仅如此,武汉市公安局为了封口,还对八名所谓“散布谣言者”进行处罚。疫情爆发后,武汉市两名律师向武汉市公安局申请信息公开,解释处罚依据。至今,武汉市对媒体采访仍百般阻挠,不允许医生接受采访。 新年到来,疫临城内,医生们昼夜不停地接诊,连检测盒、防护服都不够用,患者找不到住院床位只能在家自我隔离。在万分紧急、全国人民心系武汉的关键时刻,湖北省政府则召开团拜会,歌舞升平,遭到网民严厉抨击。甚至连官方媒体《湖北日报》高级记者张欧亚也发微博,认为武汉应立即换帅。 武汉、黄冈、鄂州、利川一天封四城,全国十八个省市启动一级防控措施。湖北等地口罩奇缺,但对于海外捐赠却不能接受,被网民指官员为了面子而良心泯灭、草菅人命。这些做法被人称为“冠状病毒”,这或许是中共治下,比猛烈的新型冠状病毒更顽固、更邪恶的病毒。 正如一位专家所说:“管控人民最严密的政府,一定也是保护人民最无能的政府,这是一条与物理法则一样可靠的政治法则。” 在中共治下,天灾永远与人祸相伴,从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到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非典及此次疫情,中共一直在打着维稳的幌子在草菅人命,他们维护的不是国家稳定,而是执政者的政权稳定;他们考虑的不是人民的利益,而是他们自己头上的乌纱帽。疫情肆虐,生命的代价反而让人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minghui.org

Read More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前言 张付珍,女,约38岁,原山东省平度市现河公园职工。她于2000年11月份上北京为法轮功伸冤,后被绑架。知情人说,公安强行把张付珍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折磨、侮辱她;把她成“大”字形绑在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尔后,公安强行给她打了一种不知名的毒针。打完后,张付珍痛苦得就像疯了一样,直到她在床上痛苦地挣扎着死去。整个过程“610”的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明慧网2004年5月31日报导) 杨丽荣,女,34岁,河北省保定地区定州市北门街人,因修炼法轮功,家人经常被警察骚扰恐吓。2002年2月8日晚,在警察离去后,作为计量局司机的丈夫怕丢掉工作,承受不住压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妻子的喉部,杨丽荣就这样凄惨的丢下十岁的儿子走了。随后她丈夫立即报案,警察赶来现场,将体温尚存的杨丽荣剖尸验体,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的流。一位定州市公安局的人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来是在解剖活人啊!”(明慧网2004年9月22日报导) 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一个怀孕约六到七个月的孕妇,双手被强行绑在横梁上,然后,垫脚的凳子被蹬开,整个身体被悬空。横梁离地有三米高,粗绳子一头在房梁的滑轮上,一头在狱警手里,手一拉,吊着的人就悬空,一松手人就急速下坠。这位孕妇就这样在无法言表的痛苦下被折磨到流产。更残忍的是,警察让她的丈夫在旁边看着他妻子受刑。(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对在万家劳教所遭受一百多天酷刑的王玉芝的采访报导)   (大纪元配图) 这些触目惊心的惨案,发生在现代中国,发生在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身上,而且只是五年来持续迫害中无数惨案的冰山一角。 改革开放以后,中共力图在国际上塑造一个正面、开明的形象,然而近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之血腥与非理性,范围之广,力度之大,手段之残忍,再次让国际社会看到中共真实的一面,成为中共最大的人权污点。在人们习惯于把责任推到警察的低素质,误认为中共在改良进步的时候,这场从上到下无所不在系统性的和制度性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彻底打破了人们的幻想。许多人在思考为什么这场血腥而又荒谬的迫害能够在中国发生?为什么二十多年前刚刚对文革“拨乱反正”,今天又重新落入历史的邪恶循环?为什么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法轮功弘传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在中国遭到迫害?在这场迫害中,江泽民和中共到底是什么关系? 江泽民无德无能,如果没有中共这样一架运转精准、专以杀人和谎言为事的暴力机器相助,他绝没有能力发动一场波及全中国甚至海外的群体灭绝式迫害;同样,中共在当前的开放政策与世界接轨的国际大气候下,如果没有江泽民这样一个刚愎自用、一意孤行的邪恶的独裁者,中共也难以逆历史的潮流而动。正是江泽民与共产邪灵互相呼应、共鸣,恰如攀登雪山者的声音与积雪共振可以发生雪崩式的灾难性后果一样,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将镇压之邪恶放大到史无前例的地步。   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大纪元配图)   一、相似的发家史带来相同的危机感   (大纪元配图) 江泽民是在1926年应劫而生的。与中共一直向人民隐瞒其血腥的发家史一样,江泽民也一直向中共和人民掩盖他自己的汉奸历史。 江泽民17岁那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经如火如荼。在爱国青年纷纷奔赴前线进行抗日救亡运动的时候,江泽民却选择了汪精卫伪政府1942年在南京创办的伪中央大学接受高等教育。据多方调查,其原因是江泽民的生父江士俊在日本占领江苏期间任侵华日军反华宣传机构的高官,是一个真正的汉奸。 在卖国当汉奸方面,江泽民与中共如出一辙,对中国人民缺乏感情,可以肆意屠杀中国人民。 在中共取得内战胜利后,江泽民为混入中共谋求富贵,谎称自己过继给了早年加入中共,后来被土匪乱枪打死的叔父江上青,并利用这个关系,几年时间,就从一个处级干部升任电子工业部副部长。一望可知,江的升迁并非依靠本事,而是靠拍马屁和人际关系上的钻营。在江泽民任上海市委书记期间,对每年到上海过春节的李先念、陈云等党内大老极尽巴结之能事,曾为给李先念送一块生日蛋糕,而以上海市委书记的身份在大雪地里站立恭候数小时之久。 1989年的“六四”屠城是江泽民生涯中的另一个转折点,他依靠强力镇压敢言的《世界经济导报》、软禁人大委员长万里和支持血腥镇压学生而成为中共总书记。早在屠城之前,江泽民就给邓小平送上密信,要求采取“果断措施”,否则“就会亡党亡国”。15年来,江更以“稳定压倒一切”为名,对一切异议人士和独立信仰团体大肆镇压屠杀。 中俄双方从1991年起勘分边界,江泽民全面承认了沙皇俄国和前苏联对中国的侵略,全面接受了自《瑷珲条约》开始的所有中俄不平等条约,出卖的中国领土达一百多万平方公里。 纵观江泽民的简历,他以汉奸长子冒充烈士遗孤,亲身实践共产党的“骗”字诀;支持屠杀学生,镇压民运和信仰人士,亲身实践共产党的“杀”字诀;中共曾作为共产国际远东支部处处听命于苏联,江泽民则无偿献上土地,亲身实践共产党的“卖”字诀。 江泽民和中共具有相似的不光彩发家史,这注定了二者对权力都有着极度的不安全感。 二、江泽民与中共同样惧怕“真善忍” 国际共运的历史是用上亿人的血写成的。每一个共产国家几乎都有斯大林式的肃反。滥杀无辜动辄以百万、千万计。上世纪九十年代,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共产阵营几乎一夜之间丢掉了大半壁江山。中共从这件事汲取的教训是:停止镇压、广开言路就等于自取灭亡。如果广开言路,血腥暴行如何掩盖?意识形态上的欺骗如何自圆其说?如果停止镇压,人民岂不是没有了恐惧的威胁,而敢于选择共产党以外的生活方式和信仰?共产党赖以存在的社会基础何在?

Read More

福克斯新闻:令人震惊的中共活摘器官(图)

(明慧记者王英编译报道)美国福克斯新闻(Fox News)十月二十六日刊登记者Hollie McKay的长篇报道,通过受访者亲身经历,告诉人们一个被中共当局极力隐瞒的残酷迫害真相: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至今仍在发生着。 文章说,患有丙型肝炎很可能挽救了曾铮的生命。她说,二零零二年二月,她因修炼法轮功而被抓捕,并在中国大兴县的一个劳教所里被详细的盘问了她的病史。曾铮在劳教所被抽血,她告诉他们修炼前,她患有丙型肝炎。 “十二天后,我的室友因被强迫灌食而死亡,”曾铮对福克斯新闻说,“因我患有丙型肝炎,可能使我没有资格成为器官捐赠者。” 这是噩梦。强摘器官一直被掩盖着,而且难以证明,并且被掩盖在沉默的斗篷下将近二十年。 但是,证据慢慢不断地冒出,显示在中国监狱和劳教所中的被边缘化群体成员的器官正被强摘。受影响最严重的是法轮功修炼团体,因坚持佛家修炼和打坐而受到迫害。 图2:中国独立法庭主席格里格利·尼斯爵士:“在中国,从良心犯人身上强摘器官的行径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 在对所有现有证据进行了十二个月的独立评估后,由“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ETAC)发起的由七人组成的中国法庭在六月发表了最终裁决。该法庭由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审判中起诉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的格里格利·尼斯爵士(Georgrey Nice QC)主持,他肯定地说:“在中国,从良心犯人身上强摘器官的行径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 。” 调查报告说:“强摘器官已经进行了多年,法轮功学员一直是器官供应的来源,而且可能是主要来源。”该报告指出,正在发展的移植产业的价值已经超过十亿美元。 该报告强调,“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非常短”,许多网站上刊登了要出售的心脏、肺脏和肾脏的广告,这表明是按需摘取器官的行业。法庭得出结论,(中共)对法轮功和维吾尔人犯有反人类罪。 提供给法庭的证词,加上福克斯新闻社的采访,描绘了受害者活着的时候所遭受的在无情的残酷交易下进行的苦难。 韩雨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被绑架,并在北京海淀区拘留所被拘留三十七天。 二零零四年五月,在她父亲在拘留所被关押三个月后,韩雨接到电话,称她修炼法轮功的父亲已死亡。但是直到大约一个月后,一家人才被允许在良乡区孝庄村太平间查看尸体,数十个警察对她进行了监视。

Read More

一位中国人获全球称颂 3600项褒奖令中共胆寒

约5400名来自台湾及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台北自由广场排出英译本《转法轮》。(明慧网图片) 北京时间:2019-05-13 04:05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5月13日讯】5月13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68岁华诞,全球各界善良民众与法轮功学员一起欢庆这一特殊节日,美国与加拿大等西方许多政要,也对李先生颁发褒奖令。至今李先生已获得3600多项国际褒奖。面对中共长达20年的残酷迫害,这些褒奖无疑令中共胆寒。 全球同庆513 共祝李大师华诞 2019年5月13日是法轮大法弘传世界27周年的纪念日,也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68岁华诞,每年的这一天,全球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及各界政要纷纷举行庆祝活动,明慧网连续数日刊登全球法轮功学员及各界人士对李洪志先生的贺信贺卡,表达他们对李洪志先生的崇敬之情,同庆“世界法轮大法日”。 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5月13日从中国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教导人们遵循“真、善、忍”修心做好人、提升道德,同时通过五套功法强身健体。 法轮大法,不收金钱、来去自由的修炼形式,不凭借广告宣传,仅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在社会流传,在世界各地广泛赢得人心。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但在1999年7月20日风云突变,中共与江氏集团出于妒忌法轮功学炼人数日益增多,利用整部国家机器诬蔑造谣、残酷迫害法轮功。 20年来,法轮功学员运用各种渠道向世人讲清真相,已使广大人群从谎言诬陷中逐渐觉醒。法轮功没有被中共的非法镇压击垮,反而传遍了全球140多个国家,使一亿多人身心受益。 特别是北美、欧洲、亚洲、澳洲等地的各级政府、议会、非政府组织等民间团体,都高度推崇法轮功在提升道德、净化人心、与强身健体、福国利民方面的卓越成果。纷纷以“李洪志大师日”、“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周”、“法轮大法月”等,表彰对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的嘉奖,对法轮功给社会带来的幸福祥和予以万分的推崇。 据明慧网统计,截至目前,国际社会颁发给法轮功和李洪志先生的各类褒奖(奖状、奖杯、奖牌、奖旗等)合计已经超过3600项。这些来自世界各国的褒奖,标志着“真、善、忍”理念广为世人赞颂,也是国际社会频频以具体行动,戳破中共诬陷法轮功的弥天谎言。 2015年6月6日,为庆祝《转法轮》一书首发20周年,旧金山法轮功学员在旧金山市府前排字排出《转法轮》。(明慧网图片) 一部中国奇书被译成41种语言 李洪志先生的著作、指导法轮大法弟子修炼的主要书籍《转法轮》,被称作中国当代奇书,让全世界亿万人身心受益、道德升华,却被中共列为禁书,惊恐的封杀了近20年。 《转法轮》于1994年12月由中共国务院广播电视部下属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书中阐述如果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就能获得身心净化和修炼层次的提高。 1996年,《转法轮》多次登上北京市畅销书榜单:同年1月被《北京青年报》列入北京市十大畅销书;3月21日北京市一月份畅销书,《转法轮》名列其中。 同年3月22日《北京晚报》刊载一、二月份畅销书,《转法轮》名列其中;1996年6月8日,被《北京日报》列入4月份前10名畅销书。 1999年7月前,《转法轮》已经帮助上亿中国民众走上了身体健康、心灵升华、修心重德的修炼之路,当时法轮功学员人手都有一本《转法轮》,同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转法轮》也被中共列为禁书。 据悉,中共迫害法轮功前,高层特别是中共政治局常委里,人人都读过《转法轮》这本书,几乎每个部委里都有人修炼法轮功。 《转法轮》书中,深入浅出地阐述了宇宙、时空、人体、修炼等博大内涵,让很多探索人生真谛的人找到了答案。 自从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后,法轮功快速洪传到海外各国。《转法轮》已被翻译为41种语言,是被译成外文最多的中文书籍,受到各族裔的推崇。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