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前言 张付珍,女,约38岁,原山东省平度市现河公园职工。她于2000年11月份上北京为法轮功伸冤,后被绑架。知情人说,公安强行把张付珍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折磨、侮辱她;把她成“大”字形绑在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尔后,公安强行给她打了一种不知名的毒针。打完后,张付珍痛苦得就像疯了一样,直到她在床上痛苦地挣扎着死去。整个过程“610”的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明慧网2004年5月31日报导) 杨丽荣,女,34岁,河北省保定地区定州市北门街人,因修炼法轮功,家人经常被警察骚扰恐吓。2002年2月8日晚,在警察离去后,作为计量局司机的丈夫怕丢掉工作,承受不住压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妻子的喉部,杨丽荣就这样凄惨的丢下十岁的儿子走了。随后她丈夫立即报案,警察赶来现场,将体温尚存的杨丽荣剖尸验体,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的流。一位定州市公安局的人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来是在解剖活人啊!”(明慧网2004年9月22日报导) 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一个怀孕约六到七个月的孕妇,双手被强行绑在横梁上,然后,垫脚的凳子被蹬开,整个身体被悬空。横梁离地有三米高,粗绳子一头在房梁的滑轮上,一头在狱警手里,手一拉,吊着的人就悬空,一松手人就急速下坠。这位孕妇就这样在无法言表的痛苦下被折磨到流产。更残忍的是,警察让她的丈夫在旁边看着他妻子受刑。(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对在万家劳教所遭受一百多天酷刑的王玉芝的采访报导)   (大纪元配图) 这些触目惊心的惨案,发生在现代中国,发生在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身上,而且只是五年来持续迫害中无数惨案的冰山一角。 改革开放以后,中共力图在国际上塑造一个正面、开明的形象,然而近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之血腥与非理性,范围之广,力度之大,手段之残忍,再次让国际社会看到中共真实的一面,成为中共最大的人权污点。在人们习惯于把责任推到警察的低素质,误认为中共在改良进步的时候,这场从上到下无所不在系统性的和制度性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彻底打破了人们的幻想。许多人在思考为什么这场血腥而又荒谬的迫害能够在中国发生?为什么二十多年前刚刚对文革“拨乱反正”,今天又重新落入历史的邪恶循环?为什么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法轮功弘传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在中国遭到迫害?在这场迫害中,江泽民和中共到底是什么关系? 江泽民无德无能,如果没有中共这样一架运转精准、专以杀人和谎言为事的暴力机器相助,他绝没有能力发动一场波及全中国甚至海外的群体灭绝式迫害;同样,中共在当前的开放政策与世界接轨的国际大气候下,如果没有江泽民这样一个刚愎自用、一意孤行的邪恶的独裁者,中共也难以逆历史的潮流而动。正是江泽民与共产邪灵互相呼应、共鸣,恰如攀登雪山者的声音与积雪共振可以发生雪崩式的灾难性后果一样,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将镇压之邪恶放大到史无前例的地步。   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大纪元配图)   一、相似的发家史带来相同的危机感   (大纪元配图) 江泽民是在1926年应劫而生的。与中共一直向人民隐瞒其血腥的发家史一样,江泽民也一直向中共和人民掩盖他自己的汉奸历史。 江泽民17岁那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经如火如荼。在爱国青年纷纷奔赴前线进行抗日救亡运动的时候,江泽民却选择了汪精卫伪政府1942年在南京创办的伪中央大学接受高等教育。据多方调查,其原因是江泽民的生父江士俊在日本占领江苏期间任侵华日军反华宣传机构的高官,是一个真正的汉奸。 在卖国当汉奸方面,江泽民与中共如出一辙,对中国人民缺乏感情,可以肆意屠杀中国人民。 在中共取得内战胜利后,江泽民为混入中共谋求富贵,谎称自己过继给了早年加入中共,后来被土匪乱枪打死的叔父江上青,并利用这个关系,几年时间,就从一个处级干部升任电子工业部副部长。一望可知,江的升迁并非依靠本事,而是靠拍马屁和人际关系上的钻营。在江泽民任上海市委书记期间,对每年到上海过春节的李先念、陈云等党内大老极尽巴结之能事,曾为给李先念送一块生日蛋糕,而以上海市委书记的身份在大雪地里站立恭候数小时之久。 1989年的“六四”屠城是江泽民生涯中的另一个转折点,他依靠强力镇压敢言的《世界经济导报》、软禁人大委员长万里和支持血腥镇压学生而成为中共总书记。早在屠城之前,江泽民就给邓小平送上密信,要求采取“果断措施”,否则“就会亡党亡国”。15年来,江更以“稳定压倒一切”为名,对一切异议人士和独立信仰团体大肆镇压屠杀。 中俄双方从1991年起勘分边界,江泽民全面承认了沙皇俄国和前苏联对中国的侵略,全面接受了自《瑷珲条约》开始的所有中俄不平等条约,出卖的中国领土达一百多万平方公里。 纵观江泽民的简历,他以汉奸长子冒充烈士遗孤,亲身实践共产党的“骗”字诀;支持屠杀学生,镇压民运和信仰人士,亲身实践共产党的“杀”字诀;中共曾作为共产国际远东支部处处听命于苏联,江泽民则无偿献上土地,亲身实践共产党的“卖”字诀。 江泽民和中共具有相似的不光彩发家史,这注定了二者对权力都有着极度的不安全感。 二、江泽民与中共同样惧怕“真善忍” 国际共运的历史是用上亿人的血写成的。每一个共产国家几乎都有斯大林式的肃反。滥杀无辜动辄以百万、千万计。上世纪九十年代,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共产阵营几乎一夜之间丢掉了大半壁江山。中共从这件事汲取的教训是:停止镇压、广开言路就等于自取灭亡。如果广开言路,血腥暴行如何掩盖?意识形态上的欺骗如何自圆其说?如果停止镇压,人民岂不是没有了恐惧的威胁,而敢于选择共产党以外的生活方式和信仰?共产党赖以存在的社会基础何在?

Read More

【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前言 中国人非常重视“道”。古时暴虐的帝王被称为“无道昏君”,做事不符合公认的“道德”标准叫做“没道理”,就连农民造反还要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老子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也就是说,“道”中产生了天地。 而近百年来,共产幽灵的轰然入侵,形成了一股违背自然,违背人性的力量,造成了无数的痛苦和悲剧,也将人类文明推到了毁灭的边缘。其叛“道”的种种暴行,自然也就反天反地,从而成为一种反宇宙的极恶势力。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国人自古以来相信和遵守天人合一,人与天地溶合,相依生存。天道不变,循环有矩;地循天时,四季分明;人尊天地,感恩惜福。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在中国人的概念里,天文、地理、历法、医学、文学、直至社会结构无不贯穿这一理念。 然而,共产党宣扬“人定胜天”,“斗争哲学”,藐视天地自然。毛泽东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共产党或许从中获取了真实的欢乐,而人民却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一、与人斗,灭绝人性 (一)善恶颠倒泯灭人性 人,首先是自然的人,然后才是社会的人。 “人之初,性本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人们判断是、非、善、恶的准则,很多是与生俱来的。而对共产党来说,人就是动物甚至机器,无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在其眼中都是物质力量。 共产党的目的是为了操纵人,逐渐把人改造成造反的革命暴徒。马克思说:“物质力量必须用物质力量来打倒”,“理论一经掌握了群众,就会化为物质力量”“全部人类历史不是别的,就是人性的不断改变”,“人性就是阶级性”。他认为一切都没有内在的先天的东西,都是环境的产物,都是“社会人”,反对费尔巴哈的“自然”人的提法。 列宁说:“马克思主义不可能在工人阶级中自发产生,必须从外面灌输。”列宁费尽心思也不能诱导工人从经济斗争转上夺权的政治斗争。他从而寄希望于获诺贝尔奖的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学说”,说它“对于全世界工人阶级有巨大意义”。托洛斯基更妄想条件反射不仅能从心理上,而且从生理上改变人,像狗一样一听到午餐铃声就流口水,让士兵一听到枪响就勇往直前,为共产党献身。 自古以来,人们认为通过努力、劳动、会得到报偿,通过勤劳使生活富裕让人憧憬;而好吃懒做、不劳而获则被视为恶劣。共产党像瘟疫一样传入中国后,社会上的流氓懒汉,在共产党的鼓励下,分土地,抢财产,欺男霸女,全部堂而皇之地成了合法行为。 人都知道尊长爱幼好,目无师长不好。古代的儒家教育分为大学和小学。十五岁前的小学教育,所学的内容就是洒扫、进退、应对的小节(就是卫生、举止、言谈等方面的教养)。之后的大学教育则侧重在尊德性、道问学之类。而在批林批孔,批师道尊严运动中,中共把这些道德规范从青少年的头脑中彻底剔除。 古人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1966年8月5日,北京师范大学女子附属中学卞仲耘老师被女学生们戴高帽子、往身上泼黑墨、敲簸箕游街、挂黑牌子、强迫下跪、用带钉子的木棍打、用开水烫等等方法活活打死。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的女校长被学生强迫敲着一个破脸盆喊“我是牛鬼蛇神”,头发乱七八糟被剪光,头打出了血,推倒在地上爬。   (大纪元配图) 大家都认为干净好,脏不好。可中共宣传“滚一身泥巴,磨一手老茧”,“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这样的人思想才是红的,才可以上大学、入党、升官,做共产党的红色接班人。 人类的进步是知识进步,而在共产党统治下,知识却成了不好的东西。知识份子被称为“臭老九”,有文化的人要向没有文化的人学习,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才能重新做人。为了实施对知识份子的再教育,北京清华大学的教师们被发派到了江西南昌的鲤鱼洲。这个地方血吸虫流行,原来的劳改营都被迫搬迁。教师们只要沾了河里的水就马上染病。一个个肝硬化、肝腹水,很多人丧失生活劳动的能力。 柬埔寨的红色高棉(柬共)在周恩来的怂恿下,更登峰造极的对知识份子进行迫害。有独立思想的就需要进行改造,从精神上消灭到肉体上消灭。从1975年至1978年,柬埔寨人民被杀害了四分之一,有人就因为脸颊上有戴眼镜的痕迹而难逃厄运。 柬共在1975年胜利后,波尔布特开始建立超前的社会主义,就是无阶级差别、无城乡差别、无货币、无商品交易的“人类社会的天堂”。最后家庭也解体了,成立男劳动队,女劳动队,一律强制劳动,一起吃大锅饭,一样穿黑色革命服装或军装。夫妻只能在获得批准的前提下方得一周相聚一次。 共产党号称天不怕,地不怕,妄想改天换地,其实是要彻底否定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和力量。毛泽东说过:“各世纪中,各民族起各种之大革命,时时涤旧,染而新之,皆生死成毁之大变化也。宇宙之毁也依然,宇宙之毁决不终毁也,其毁于此者必成于彼无疑也。吾人甚盼望其毁,盖毁旧宇宙而得新宇宙,岂不愈于旧宇宙耶!” 亲情乃天经地义,夫妻、子女、父母、朋友、人与人的正常交往构成了人类社会。通过不间断的各种政治运动,中国共产党把人变成狼,甚至比虎狼更凶残。虎毒不食子,但在中共统治下,父母,子女,夫妻之间互相揭发,断绝亲属关系的比比皆是。 六十年代北京的一所小学,一个女老师在给小学生听写生字时不慎把“社会主义”和“垮台”放在了一起。结果被学生揭发出来。之后她天天被批斗,被男生扇嘴巴子。她的女儿跟她断绝了母女关系,一有风吹草动她女儿就在全班揭发她妈妈的“阶级斗争新动向”。以后几年这位老师天天在学校打扫卫生、刷厕所。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们都不会忘记张志新,她被投入监狱。狱警多次毫无人性地将她衣服扒光,把手反铐在背后,投进男犯人牢房,任人轮奸,终至精神失常。即使这样,在临处决她时,怕她呼喊口号,监狱直接把她的头按在砖块上,不施麻药动刀切开了她的喉管…… 即使是最近几年对法轮功的镇压,中共采取的仍然是制造仇恨,鼓动暴力的老一套手段。

Read More

【九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前言 提到暴政,中国人往往会联想到秦始皇的苛政与焚书坑儒。秦始皇“竭天下之资财以奉其政”(《汉书‧食货志》)的苛急暴虐集中表现在四个方面:征敛无度、赋税奇重;好大喜功、滥用民力;严刑峻法、邻里连坐;钳制思想、焚书坑儒。秦朝统治中国时,全国约有一千万人口,秦王朝竟征用了200万人为役。秦始皇进而把严刑峻法施于思想领域,大肆禁锢思想自由,曾将非议朝政的儒生方士杀之千余。 与“狼虎之秦”相比,共产党的暴虐有过之而无不及。人所共知,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的哲学。共产党的统治也是建立在一系列对内对外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思想斗争”之上。毛泽东自己也曾直言不讳:“秦始皇算什么?他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有人骂我们是独裁统治、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合乎实际。可惜的是,你们说得还不够,还得要我们加以补充。” 让我们来回忆一下中国在共产党统治之下步履艰难走过的五十五年,看一看中国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后是怎样利用政府机制,以阶级斗争为纲领来实行阶级灭绝,以暴力革命作工具来实行恐怖统治的。它“杀人”与“诛心”并用,镇压共产党之外的一切信仰;粉墨登场,为共产党在中国的“造神”运动拉开了大幕。根据共产党的阶级斗争理论和暴力革命学说,不断地消灭不同范围和群体中的异己分子。同时,用斗争加欺骗的手段强迫全国人民成为它暴虐统治下的顺民。 一、土地改革——“消灭地主阶级” 建政仅3个月,共产党就着手在全国全面开展土地改革。用“耕者有其田”的口号,鼓动无田的农民斗争有田的农民,鼓励、放纵人性中自私自利、为所欲为、不讲道德的一面。同时,在土地改革总路线中明确提出“消灭地主阶级”,在农村广泛划分阶级、定设成分、给全国不下二千万人带上“地、富、反、坏”的帽子,使他们成为在中国社会备受歧视、打击、没有公民权利的“贱民”。与此同时,随着土地改革深入到边远地区和少数民族,共产党的党组织也迅速扩大,发展到乡有党委、村有支部。党支部上呈下达,贯彻党的旨意,他们往往是冲在阶级斗争的第一线,挑动农民斗争地主,致使近十万地主丧生。更有地区对地主实行满门抄斩,以达到灭绝其阶级,连妇女儿童也不能幸免。 (大纪元配图《九评》之三) 在这期间,共产党在全国农村掀起了第一轮“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宣传。土地改革中不劳而获、强取豪夺、为所欲为的政策使少数农民得到实惠,也有不少贫苦农民对共产党感恩戴德,因而接受了共产党是为人民的说法。 对于分得土地的农民来讲,“耕者有其田”的好景并不长久。不到两年,共产党就开始了一系列强加在农民身上的运动: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在批判“小脚女人”的紧锣密鼓中年年加码,要农民“跑步”进入社会主义。在全国实行粮、棉、油统购统销,把全国主要农业产品排斥在市场交流之外。更增加了户籍制度,不许农民进城工作居住。有农村户口的人不能去国家粮店买粮,子女也不能进城上学。农民的子女只能再做农民。从此,中国三亿六千万农村户口持有者成为中国社会的二等公民。 直到改革的年代,“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但九亿农民除了在家庭承包制取代人民公社的最初五年,收入有所提高、社会地位相对改善之外,他们被紧跟着的农工产品价格倾斜所逼迫,再度沉陷在贫困之中。城乡居民收入差别急剧扩大,贫富悬殊,农村重新有人成为新地主、新富农。新华社发表的资料表明,1997年以来“粮食主产区和多数农户收入持续徘徊甚至减收”。也就是说,农民在农业中的所得不是增加了而是减少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由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1.8比1,扩大到3.1比1。 二、工商改造——消灭资产阶级 另一个要被共产党消灭的阶级是城乡的民族资产阶级。在工商改造中,共产党宣称: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有本质的不同,即:一是剥削阶级,一是不剥削和反剥削的阶级。资产阶级的剥削是与生俱来、至死方休,只能消灭、不能改造。在此前提下,对资本家和商人的改造中就更加重了“杀人”与“诛心”并用。其原则还是顺者昌、逆者亡。你如果上交资产并表示拥护共产党,则定为人民内部矛盾。你如果有反感、有怨言,则划为反革命成为国家的专政对象。在工商改造的腥风血雨中,资本家、业主、商贩统统上交了他们的资产。其中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轻生的。当时在上海任市长的陈毅就曾每天询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指那一天又有多少资本家跳楼自杀。这样在几年内,共产党就在中国全面取消了私有制。 (大纪元配图《九评》之三) 在土改和工商改造的同时,共产党发动了镇反、思想改造、打倒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清查胡风反革命集团、三反、五反、肃反等一系列的全国大规模整人运动。每次运动共产党都动用它所掌握的政府机制连同党委、总支、支部,凡3人则成一战斗堡垒,深入乡村街道。无处不在,无事不管。这种从战争年代带过来的“支部建在连队上”的网络式控制结构,在后来一系列的政治运动中,一直起着关键的作用。 三、取缔会道门与镇压宗教 建政初期发生的另一事件是对宗教的暴虐镇压和对会道门的全面取缔。1950年,共产党对各地政府发出指示,要求他们全面取缔会道门,即当地的宗教及帮会组织。文件中指出,封建会道门组织乃是国民党特务及地、富、反革命份子操纵的工具。在这场波及全国乡镇的运动中,政府动员了它们认定的可依靠阶级揭发打击会道门的成员。各级政府参与解散“迷信”组织,诸如基督教、天主教、道教(特别是一贯道)、佛教等组织。要求这些教会、佛堂、帮派的成员到政府登记并悔过自新。如不按期登记,一经查明,定予严惩。1951年政府明文颁布,对继续会道门活动者处于死刑或无期徒刑。 这次运动打击了广大信神向善、遵纪守法的普通老百姓。据不完全统计,共有不下3百万教徒、帮会成员被抓被杀。在广大的城镇乡村,几乎每户都遭到盘查,连农民供的灶王爷也被砸碎。在杀人的同时,更进一步确立了只有共产党的思想体系才是唯一合法的思想体系,只有共产主义才是唯一合法的信仰。从此以后,便有了所谓的“爱国”信徒。只有做了“爱国”信徒才能受到国家宪法的保护。实际上,无论老百姓信的是什么教,标准只有一个:就是要在行为上服从党的指挥,承认共产党是高于一切教会的。你信基督教,那共产党就是上帝的上帝;你信佛教,那共产党则是佛祖的佛祖;讲到回教,共产党就是真主的真主;讲到活佛,共产党就要批准谁来做活佛。说到底,党需要你说什么,你就得说什么;党需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教徒们要高举你们各自的信仰去遵行党的旨意。如果不这么做,就成为打击、专政的对象。 (大纪元配图《九评》之三) 有两万多名基督徒对中国22个省、207个大小城市的56万名家庭教会基督徒进行了走访调查,证实在家庭教会信徒中有13万人被监视居住。仅在1957年之前,就有1万1千多名教徒被杀,大量教徒被任意拘捕或被勒索性罚款。 至此,共产党在中国消灭了地主阶级、资产阶级、迫害了广大城乡敬神守法的人民而建立了共产党一教统天下的根基。 四、反右运动——诛心全国,以为其用 1956年,一批匈牙利知识份子组织了“裴多菲”俱乐部,被苏联出兵镇压,称为“匈牙利”事件,毛泽东引以为戒。1957年,共产党在中国使用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口号,号召中国的知识份子和群众“帮助共产党整风”。其意在于把他们中的“反党份子”诱骗出来。毛泽东在1957年初给各省党委书记的信中表露出借鸣放和整风“引蛇出洞”的意思。 当时有几句鼓励人们鸣放的说词,叫做“不揪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决不秋后算账”。结果一场反右斗争划定了55万名“右派分子”。27万人失去公职。 23万被定为“中右份子”和“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有人把共产党的整人权术整理为四条:1)引蛇出洞,2)罗织罪状、突然袭击、一言定乾坤,3)明讲治病救人,实则无情打击,4)逼人自我批判,无限上纲。 (大纪元配图《九评》之三)

Read More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前言 按《说文解字》,“党”(繁体,上尚下黑)意即“尚黑”。“党”,“党人”,在汉语中含有贬义。孔子说:“君子矜而不争, 群而不党。”《论语》中注释为:“相助匿非曰党。”中国历史上的政治小集团,往往被称为“朋党”,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不好的概念,与“狐朋狗党”同义,“结党”和“营私”连在一起。   孔子(大纪元配图) 为什么在近代中国出现了一个共产党,并且成了气候还夺取了政权?中国共产党不断给中国人民灌输:历史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人民选择了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是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还是共产党结党营私,逼迫中国人民接受?我们只能从历史中找答案。 从满清后期到民国初期,中华古国经历着巨大的外来冲击和内在变革,社会处于混乱和痛苦之中。其间许多知识份子和仁人志士,满怀济世救国的忧患意识。但是在国难和混乱中,他们由失望变成了完全的绝望。有病乱求医,他们到中国以外寻找灵丹妙药,英国式的不行就换法国式的,法国式的不行再换俄国式的,不惜下猛药烈药,恨不得一日即能振兴中国。 五四运动就是这种绝望的充分表现,有人主张无政府主义,有人提出打倒孔家店,有人主张引进洋文化,总之对中国传统文化持否定态度,反对中庸之道,急于走捷径,主张砸烂一切。他们中的激进份子,一方面报国无门,一方面对自己的理想和意志深信不疑,认为现实世界无可救药,只有自己找到了历史发展的机关,对革命和暴力抱以巨大热情。 不同的机遇让不同的人找到了不同的理论、学说、路线。终于有一组人,他们碰上了从苏俄来的共产党联络人,“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马列思想迎合了他们的焦躁情绪,符合他们救国救民的愿望,一拍即合。他们把一个完全陌生的异国思想,引入了中华。参加中共一大的代表共有13人,后来死的死,逃的逃,有人投靠日本人做了汉奸,有的脱党投靠了国民党,成了叛徒或机会主义份子,到1949年中共掌权时,只有毛泽东和董必武两人还留在中共党里。不知这些中共建党人当时有没有想到,他们从俄国请来的这个“神灵”却是一个邪灵,他们找来的这剂强国之药却是一付烈性毒药。   参加中共一大的部分代表(大纪元配图) 当时革命成功不久的苏俄共产党政权,已对中国抱有野心。1920年,苏俄成立了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负责中国等国共产党的建立工作,主管为舒米亚茨基,维经斯基做副手,和陈独秀等人开始筹建中国共产党。1921年6月他们向共产国际提交远东书记处中国支部计划表明,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国际领导下的一个支部。 1921年7月23日,在尼科尔斯基和马林的组织下,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 从此,共产主义运动被实验性的引进中国,党的生命大于一切、征服一切,开始给中国带来一场无休止的浩劫。 一、共产党起家是其集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 在具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国,要移植进来一个与中国传统格格不入的共产党,引入一个外来邪灵,实在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情。中共用共产主义的大同思想欺骗民众和爱国无门的知识份子,又进一步歪曲已被列宁严重歪曲了的共产主义理论,以此为依据,摧毁一切不利于它的统治的传统和价值,消灭一切不利于它统治的社会阶层和人士。中共拿来了工业革命对信仰的摧毁,又拿来了共产主义更彻底的无神论。中共拿来了共产主义对私有制的否定,又拿来了列宁的暴力革命理论。与此同时中共还继承和发展了中国帝王制的最坏部分。 中共的起家历史,是一个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中共完善着它“中国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这些基因承传不断,手段和恶性程度在危机中进一步得到强化和发展。 (一)基因之一:邪——披上马列主义的邪皮 马克思主义当初吸引中国共产党人的是“暴力革命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政权”。这正是马列根本之邪。 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其实是狭隘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剩余价值的经济学,在早期资本主义还不发达时,片面短视的预言资本主义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已经被历史和现实所否定。马列主义的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主张强权政治和无产阶级主宰论。《共产党宣言》以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阐述了共产党的历史观及哲学观。无产者以打破已有的传统道德和社会关系、夺取政权为斗争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把共产主义放在与一切传统对立的位置。 人类天性对暴力是普遍排斥的,暴力之中人变得暴虐,共产党的暴力学说从本性上被人类的共性所否定。与任何先前的思想、哲学、传统都查不到实质上的渊源关系,是天地间凭空掉下来的一个莫名的恐怖体系。 这种邪恶观念的前提是“人定胜天”,人为的改造世界。共产党用“解放全人类”、“世界大同”的理想吸引过不少人,一些具有忧患意识而又渴望干一番事业的人,最容易被共产党蒙骗。他们忘记苍天在上,在建立“人间天堂”的美丽谎言中,在建功立业的征战中,他们蔑视传统,将他人的生命看轻,也把自己的生命变得轻于鸿毛。 人造的“共产主义世界”被奉为真理,“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共产党用这种绝对、荒诞的理念去斩断人和上天的渊源关系,斩断他们和祖宗、民族传统的血脉,召唤他们为共产主义献身,加持共产党的虐杀能量。  

Read More

【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前言 五千年来,中华民族在黄河与长江所哺育的这块土地上滋长生息,历经了数十个朝代,创造了灿烂的文明;其间有起有落、有兴有衰,波澜壮阔、扣人心弦。 1840年,被史界认为是中国近代史的开端,也是中国从中古世纪走向现代化的起点。从那时候起,中华文明大概经历了四波的挑战和回应。前三波挑战,可以以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和1906年日俄在中国东北的战争为冲击肇因所形成的挑战,而中国对之的相应回应,则是器物引进(即洋务运动),制度改良(即戊戌变法和大清立宪),以及后来的辛亥革命。 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战胜国之一的中国的利益未被列强考虑,当时的许多中国人认定,前三波的回应全都失败了,因此出现了五四运动,从而开始了第四波,也是最后一个层面的回应,文化层面的全盘西化,随后更开始了极端革命,即为共产主义运动。   1919年9月-11月,李大钊在《新青年》上发表《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将马克思主义引进中国。(大纪元配图) 本文所关注的,是中国最后一波回应的结果,共产主义运动和共产党。分析一下在经历了160多年时间,付出了近亿非正常人口死亡、以及几乎所有的中国传统文化和文明之后,中国所选择的,或者说是中国所被强加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一、以暴力恐怖夺取和维持政权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共产党宣言》是这样结尾的。暴力,是共产党取得政权的手段,也是最主要的手段,这是这个党产生之日起便被决定的第一个遗传基因。 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党,事实上是马克思死后多年才产生的。1917年十月革命的第二年,苏俄共产党(布)正式诞生。这个共产党是在对“阶级敌人”实行暴力中产生的,之后则在对自己人的暴力中维持存在。苏联共产党在内部整肃中,屠杀了两千多万“间谍”、“叛徒”和异己分子。   1954年成立的苏联国家安全委员部(即克格勃)沿用了肃反委员会的标志。盾象征着捍卫革命,剑则象征着斗争。(大纪元配图) 中国共产党成立的时候就是苏联共产党控制的第三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自然继承了这种暴力传统。1927年到1936年所谓第一次国共内战时期,江西人口从二千多万下降到一千多万,其祸之烈,可见一斑。 如果说,夺取政权的战争中暴力无可避免,那么世界上从来没有像共产党这样的在和平时期仍然酷爱暴力的政权。1949年之后,中共暴力残害的中国人,数目竟然超过之前近三十年的战争时期。 在这方面达到登峰造极地步的是中国共产党所全力支持的柬埔寨红色高棉,其夺取政权后居然屠杀了柬埔寨全国四分之一人口,包括该国的大多数华裔和华侨。并且,中共至今阻拦国际社会对红色高棉的公开审判,其目的当然是为了继续遮掩中共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和所扮演的恶劣角色。 必须指出的是,世界上最残暴的割据武装和残暴政权,也都和中国共产党有密切关系。除了红色高棉之外,印尼共产党,菲共、马共、越共、缅共、寮共、尼泊尔共产党等等,也都是中共一手支持建立,其中党的领袖许多都是华人,有些现今仍然躲藏在中国。 而世界上以毛主义为宗旨的共产党,包括南美的光明之路、日本的赤军,其残暴行径同样为世人所知所唾弃。 共产主义理论来源之一是进化论。共产党把物种竞争,推演到社会进化中的阶级斗争,认为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唯一动力。因此,斗争成为共产党获得政权以及维持生存的主要“信仰”。毛泽东的名言“八亿人口,不斗行吗?”正是这种生存逻辑的表白。   毛泽东的名言“八亿人口,不斗行吗?”(大纪元配图) 和这个表白同样闻名的,是毛泽东的另一句话: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再来一次”。重复使用暴力,是共产党政权维持统治的重要手段。暴力的目的,是制造恐惧。每一次斗争运动,都是共产党的一次恐惧训练,让人民内心颤抖着屈服,以至成为恐惧的奴隶。 今天,恐怖主义变成了文明和自由世界的头号敌人。但共产党的暴力恐怖主义以国家为载体,规模更为巨大,持续时间更为长久,为祸也更为酷烈。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不能忘记,共产党的这一遗传基因在适当的时候一定会对共产党未来走向起决定性的作用。 二、以谎言为暴力的润滑剂 衡量人类文明程度的标志之一,是暴力在制度中所发挥作用的比例。共产政权社会,显然是人类文明的一次大倒退。然而,共产党居然成功地一度令世人以为是进步。这些人认为,暴力的使用,是这种社会进步所必需而且必然的过程。 这不能不说是共产党对谎言欺骗运用得举世无双的结果。因此,欺骗和谎言,是共产党的另一遗传基因。

Read More

九评共产党

在前苏联和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倒台十几年后的今天,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早已被全世界所唾弃,中国共产党走入坟墓也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但是中共在彻底垮台之前,却力图将其命运与具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华古国绑在一起,这是我们民族的大不幸。如何看待共产党,如何过渡到一个没有共产党的社会,如何延续我们民族的薪火传承,已经是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一个具体问题了。 大纪元将于今天开始发表特别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给为祸人间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盖棺论定。 纵观八十多年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其所到之处永远伴随着谎言、战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传统的信仰和价值观被共产党强力破坏;原有的伦理观念和社会体系被强制解体;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和谐被扭曲成斗争与仇恨;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与珍惜变成妄自尊大的“战天斗地”,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将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拖向深重的危机。而这一切灾难都在共产党精密的策划、组织和控制下发生着。 “无可奈何花落去”,现今苟延残喘的共产政权已经日暮途穷,它们的崩溃指日可待。在其彻底灭亡之前,我们有必要全面反思和揭露这个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最大邪教组织,让仍旧被共产政权欺骗的人们认清它十恶俱全的本质,从精神上肃清共产党的流毒,从心理上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跳出恐惧的枷锁,放弃对共产党的一切幻想。 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也最荒谬的一页,又以江泽民发动的对“真善忍”的镇压最为邪恶。这场运动给中共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反思这段历史,是为了让这样的悲剧永不再发生。同时我们每一个人也能由此省思自己的内心世界,是否很多本不该发生的悲剧却因为我们的懦弱和妥协而得以成全。 《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章的题目: 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九评之三: 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九评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 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九评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 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大纪元编辑部敬告 2004年11月18日(dajiyuan.com) / epochtimes.com 已满: 九评共产党 FULL VIDEO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