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转法轮

法轮大法简介法轮修炼大法是由法轮佛法大师李洪志先生创编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以宇宙最高特性为指导,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炼,所以我们修的是大法大道。”李洪志大师论述法轮佛法的著作已经公开发表的有《法轮功》、《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法轮大法 大圆满法》、《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法轮大法 悉尼法会讲法》、《法轮大法 美国法会讲法》和《转法轮法解》等四十六本,这些著作已经译成四十多种外文版,在全世界发行和传播。 => falundafa.org 轉 法 輪 (转法轮)法轮大法音像资料

几乎失明的眼睛能读《转法轮》 多年前,A正准备结婚的大儿子,在给女方买首饰的路上出车祸身亡。A悲痛欲绝,哭得双眼几乎失明, 经常思念儿子。 一次,在梦中,她梦见儿子告诉她:(大意)妈,改天俺姨给送来一件宝贝,你可要接住啊!她说:你自己不会接住吗?儿子说:太重了!我接不住。 没过几天,她就接到了一大法弟子给她送去的一本《转法轮》。当时她的眼睛都看不清字了,只好让丈夫读给她听。因她以前当过老师,平时读书比较流利,她嫌丈夫读的不够顺畅,磕磕绊绊的,就说:“你读的太慢了,还是拿过来我自己读吧!”她一下拿过书来,自己读了起来。 哎?神了!她能看见字啦!眼睛好了!这可真是宝书啊!从此后,她正念正行,一直坚定的走在修大法的路上。 不识字的老太一梦醒来会读《转法轮》 B于一九九五年得法,得法前大字不识一个,捧到宝书《转法轮》,心里甭提多高兴了,但是人家都会读,她不识字,心里那个着急啊! 一次,B抱着宝书心里想: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认识字啊?就这样想着,不一会就睡着了。梦中梦到自己用大锅烧开水,手里的书一下子掉到了锅里。哎呀,真心疼!双手就去下锅捞书,就在这时一下子惊醒了。赶快捧起怀里的《转法轮》,看看湿了没有。打开一看,呀!上面的字全认识啦!心里那个高兴啊!她就如饥似渴的读起法来。 老伴回家还没進屋呢,她就高兴的跑到院子里拉老伴進屋。老伴说:你这是咋了?你傻啦啊?她说:快快来,你看看,我能认识字了!老伴压根就不信,以为她真的傻了。她就打开《转法轮》念了起来,老伴一下子就被震住了:真识字了啊!后来他们全家四口都得了大法。 修炼的人明白,是B得法心切,而且梦中不顾开水烫而想保护大法书的纯正一念,得到了神佛的帮助。 一岁半小童眼睛上的疖子化掉了 小童是我妹妹的儿子,从小就经常听师尊讲法。一岁半的时候,小童眼睫毛的毛囊长了一个小疖子,越长越大,磨的小童眼睛很疼。 妹妹带他去看“土大夫”,人家说:这得动手术,我给一个三岁小孩动过一例,一岁半这么小的我还没动过呢,也不敢动。妹妹把这件事告诉了母亲,母亲说:只有靠师父了,把孩子带回家吧。 回到外婆家,小童总喊大法师父“神爷爷”。一天晚上半夜时分,我突然听到母亲在跟小童说话。早上醒来,我就问母亲怎么回事?母亲说,孩子半夜突然自己坐起来了,一直在喊:“神爷爷,神爷爷……”母亲哄了哄小家伙,他又睡着了。母亲说:孩子小,心地纯,可能他真的看到师父法身来了。 没几天,小童睫毛根部的疖子就化成水,自己淌出来了。我们问:谁给你治好的眼睛啊?小童总是说:是神爷爷。 minghui.org

我是河北省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岁。我从小就是一个病秧子,九岁时得了一场大病,几乎要了命。二十岁时身体虚弱到了极点,村里人听说我要结婚的消息时,都说:这个闺女结了婚,也就活不成了。结婚后,我也是浑身无力,长年头疼,胃炎、附件炎等病痛把我折磨的自己也感觉活不成了。 我长年跟炕打交道,既做不了家务,也去不了地里干农活。我丈夫曾带我去过好几个大医院,钱花了不少病却没能彻底好转。 一九九七年二月,我走進大法中修炼,在炼功的第四天,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一个月后,身上的病就不知不觉的好了。我不但能大碗吃饭,还能干家里、地里的农活,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邻居们看到我的变化都说“病秧子成了铁打的汉”。我逢人就说是法轮功师父把我的身体给净化了。 我家住在山区里,家中兄妹多,经济条件差。父母就不让我这个女孩子上学,让我在家里帮助干农活。十岁时,曾在姥姥家住了一个月,姥姥的邻居家有个老先生,下午有空时,教小孩子认字,我下午有空时,就过去听听。除此之外,从小到大没去过一天学校。 由于我不识字,在村里的炼功点学法时,就是听别的同修读。一九九八年春天,我市组织了一次集体学法炼功活动,集中学法炼功三天时间。我以为是交流会,就要求去参加。去市里的当天,我见本村同修带着书,我就回家把《转法轮》也带上了。同修见我拿书,就说:你拿书干啥?反正你也不会念,啥书也不用带,不要拿书了。我心里就是想带上,就把书带上了。 到了那之后,才知道,这次是专门针对辅导员的培训,去的人都是各个村的辅导员。集体学法在一个大旅馆里举行。参加的人有三百多人,二十多人一组,白天是分组学法和看教功录像纠正动作,一个组一个房间。晚上住宿是和我们乡镇的女同修十多人一起在旅馆打地铺。 开始学法的第一天,大家轮流念《转法轮》,我一见大家轮流读法,因为自己不会念,赶紧藏到了窗帘后面。心想,我要是能念书多好啊。组长知道我不识字后,就让我坐下来听。我坐下来以后,也就象别人那样捧着书,但是同修翻了页我都不知在哪里。全屋二十多人只有我一个人不会念,坐在那里成了摆设。就这样一天时间过去了,我心里很着急。 第二天下午学法快结束时,我的眼睛有些模糊,就把书合起来,揉了揉眼睛后,又打开书,这时发现书上的字都变形了,都扭着个,我就把《转法轮》书掉转过来,字还是扭着,又上下转过来。组长见我拿着书来回转,以为我不严肃对待法,就对我说:你不要转书。我说,你看我书上的字都扭了,这是咋回事?她说:你眼花了,听大家念吧。我就把眼闭上了,过了一会儿,我又拿起书,翻开一看,发现书上的字都不扭了,都发着金光,标点符号也在发着金光,还有点刺眼睛,就赶紧合上书,问旁边的同修:你的书有金光没有?同修说没有,就这样,书上的金光持续了约两、三分钟就消失了。 晚上十点多,我们屋里的十多位女同修都已躺在地铺上准备睡觉。我躺在地铺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心里还在想着白天的事,想着念法的事。这时,我就感觉到嘴有些发麻发痒,接着有个东西在我嘴上开始转圈,转来转去转了好一阵子,而且脑子里突然飘过来一些文字,陆陆续续在我脑子里飘过,接着,我就有一种迫切想要念法的心。 旁边的女同修见我来回翻腾,就问我:你咋不睡觉啊。我说:俺想念法。她说:你白天都念不了法,晚上还想念?我说:俺想念法。俺好象很早以前就学过这部《转法轮》,好象认识这些个字,好象很早很早以前见过这些字。她们听我这样一说,有点不可思议,就把灯打开,都坐了起来,请出《转法轮》。 我就打开《转法轮》,连续读了几段,就是念的慢些。同修都说我读的很好。有的说:你会认字会读书吧,为啥白天不读呢?我就把下午学法时出现的奇事说了一遍,同修们都说:“你和大法真有缘,这是师父给你打开了你的记忆,你今后好好学法吧。”我当时两眼含着泪水,心里在想我一定要好好学法,精進实修,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洪恩。 第三天学法时,轮到我时,同修对组长说我能读《转法轮》了,叫我读。我就念了一个自然段。组长说她不是不识字、不会读书吗?我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三天集体学法结束后,三百多同修在大会议室开了一个交流会,会上我把自己这几天的收获和大家做了交流。同修们都知道了师父给我打开了记忆,让我一天识字念《转法轮》的事情。从那次集体学法回来后,我就能通读《转法轮》和其他的大法经书了。现在,我和老伴保持每天学法、炼功、做三件事。 二十二年的修炼历程使我更加信师信法,我一定要走好走正以后的修炼路,精進实修,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随师把家还! minghui.org

他们是原中共公安、司法系统的官员、警察,他们亲身见证了法轮功所创造的奇迹…… 黑龙江公安厅警务处长李德忠 乙肝痊愈 李德忠,出身黑龙江省巴彦县农家,16岁当兵,服役17年,勤劳聪敏,在部队期间同时就读辽宁大学历史系,1984年以营职转业,分配在黑龙江省公安厅工作,到1996年,任公安厅警务处处长和中共支部书记。 李德忠爱读书,爱琢磨,爱阅读有关生命真相和人体修炼方面的书籍。他曾拜访过名山大川的寺院、道观,但那里的修行人并未能给他答案。 1996年,一次出差途中,他在火车上借读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当即茅塞顿开,欣喜非常。 “这是真经啊。”他事后对人说:“一个‘玄关设位’,我问了多少人,最后李老师给说明白了 。” 他随即找到炼功点,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来成了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 李德忠本身患乙肝,修炼法轮功后神奇康复,他从此精力充沛,扛一袋大米上楼,一口气到七楼。 他按法轮功“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在中共官场的大染缸中,洁身自好,重德让利。 即使身居公安处长要职,他也从不贪腐,甚至没用公款为自己买一个“大哥大”。 在单位,他不争不抢,不给领导提要求,长期和别人合住48平方米的房子。直到1999年,在领导的争取下,他分到一套五十多平方米的住房。分房时说的是四楼,但到拿到钥匙时变成了一楼。他不吵不闹,平平淡淡地说:“一楼就一楼。” 李德忠在单位负责全省警察的表彰和奖励,这是个肥缺,但他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够条件就报,不接受任何好处。 一次,外地公安局送来黄金,他给退回去了,又送来再退回,再送,他用“机要”件封好退回去。他告诉对方,“不用送礼,属于我的工作程序,我都认认真真办好,放心。” 一次,领导让他负责厅里换标牌。负责工程的人员千方百计找到他家,把礼品放在了门外。他告诉对方,“不会收,赶紧取走”,始终没有开门。 读《转法轮》 女警从参与迫害到走入修炼 维权律师黎雄兵在会见崔会芳后,在《会见小记》中写道: “她看起来端庄、安静、微笑而又若有所思。从一名劳教警察、从转化大法弟子到接纳认同并成为大法弟子,崔会芳的经历是见证,也是神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