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序言

从第一个共产政权苏俄出现到今天,整整一百年过去了。在短短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共产主义造成了上亿人的死亡。共产党从一开始就亮出了与神争夺人类的旗帜,喊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要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共产主义来自何处?为什么宇宙中会冒出个共产党?共产主义的本质究竟是什么?结局又会怎样?对这些根本问题的答案,人们众说纷纭,现在是揭开谜底的时候了。 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它并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因为人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 (灵魂)还会轮回转生;但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1989年柏林墙倒塌,随后苏联及东欧共产主义阵营迅速解体,似乎全世界都认为“冷战”已经结束,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溃不成军;连残余的共产国家自身都感到危如累卵。而实际情况是,原教旨的和改头换面的共产主义思想及因素依然肆虐全球。这里有仍公开承认是社会主义的国家,如中、朝、古、越,也有打着民主或共和旗号实行社会主义的诸多非洲和南美国家,更有被共产主义因素严重侵蚀而不自知的很多欧洲和北美民主国家。 无论是暴力扩张还是悄然渗透,“共产邪灵”彻底毁灭人的方法就是破坏创世主为最后救人所奠定的文化。人类失去了这种文化,就失去人之为人的标准,在神的眼中成为徒具人形的兽,不仅道德上失去约束、急剧堕落,更无法理解创世主下世救人所开示的天机,也就失去了大难来时被救的机会。这是生命最大的劫数——被永远销毁,也是“共产邪灵”的终极目的。 本着对神造生命的无比珍视,本着对人类的深切关怀,我们写下这本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向世人系统分析和揭示“共产邪灵”通过破坏文化、败坏道德而毁灭人类的天大阴谋。 在不同的民族中,都流传着最后神会来拯救人的传说。人类已经走到了宇宙历史的转折关头,而共产邪教就是人类此时获得拯救的最大障碍。因此,我们迫切地以为,必须彻底揭示其终极的邪恶目的和手段,让人类能凭良知本性的判断抛弃共产邪教、和平解体共产组织并系统清理共产主义邪恶因素,迎接人类的新纪元。 本书分上下两部:上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下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世界篇)》。大纪元将首先发表上部《中国篇》,下部将在不久以后推出,敬请关注。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真心希望中华民族文明善良、繁荣富强的人!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关心人类命运的人! 《九评》编辑部 2017年11月18日 epochtimes.com, ntdtv.com 已满: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https://www.ntdtv.com/gb/prog1728

Read More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8):结束语

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 人类走过了漫长的岁月,创造了无数的辉煌,也经历了数不清的挫折和灾难。回顾历史,人们会发现,社会道德高尚会带来政治清明、经济发达、文化繁荣,民众安居乐业;而道德堕落则会带来国家的衰亡甚至文明的毁灭。 今天的人类再一次走向了物质文明的高峰,但也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这就是共产主义的兴起和肆虐。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不是建立地上“天国”,而是毁灭全人类。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和低层空间的各种败物构成。出于恨,它屠杀了超过一亿人;出于恨,它破坏了几千年的辉煌文化;出于恨,它肆无忌惮地败坏人类道德。共产邪灵在东西方同时布局,在不同国家里采用了不同的策略。在东方暴力杀戮、强迫世人不信神的同时,它魔变、渗透西方,引诱世人远离神、背叛神,走的是另一条毁灭人类之路。 共产邪灵集合了人世间的各种负面因素,通过共产政权、共产党组织、魔鬼的同盟军、同路人、代理人等等,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操控和渗透了社会的各行各业、各个层面。政治、经济、法律、教育、媒体、艺术和社会、文化等诸多方面,不知不觉间都沦陷于邪灵的魔掌,令人触目惊心。人类处在极其危险的境地。 反思近两百年来人类社会的轨迹,不难发现魔鬼得逞的原因。人们沉湎于技术发展带来的物质享受、任由无神论泛滥,其实是在主动背弃神的眷顾、把大门向魔鬼敞开。人们之所以被社会主义、自由主义、进步主义及其它形形色色的共产主义变种和现代变异观念所迷惑,是因为人类已经大面积偏离了神给人留下的传统之路。传统文化是维系人类道德、让人在末劫最后关头能够得救的保障。破坏了传统文化、颠覆了人类应该遵守的普世价值,就等于切断了人与神之间的联系,使人无法听懂神的教诲,魔鬼就能无所顾忌地祸乱人间。当人类道德败坏到不符合做人的标准时,就只能被神忍痛抛弃,最终被魔鬼带入深渊。 物极必反,邪不胜正,是人间永恒的规律。共产邪灵逞凶一时,那是因为人们暂时被其狡猾所欺骗、被其表面的强大所恐吓、被各种诱惑所蒙蔽。人性虽然有弱点,但也有善良的本性、千百年来承传的美德与道德勇气。这就是希望所在。 环视全球,重大事件正以让人目不暇接的速度发生着。世界在觉醒,正气在回升。 中国虽然集中了共产邪灵最主要的力量,但千千万万中国人在坚持信仰和普世价值,和平抵抗共产暴政;在《九评共产党》引发的“三退”(退出共产党、团、队组织)运动中,三亿多人勇敢选择从精神上脱离共产枷锁。这种个人发自心底的选择,正在解体共产党于无形。神安排了中共最后的解体。中国的执政者和其他掌握权柄的人,如果有意解体中共,神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来天赋神授的真正权柄;相反,如果死抱中共不放,必定会在最后的过程中遭遇中共解体所带来的一切灾祸、魔难。 在世界上,以艺术形式传播传统文化和“真、善、忍”普世价值的神韵艺术团巡演五大洲,在全球范围内带来了精神的觉醒和道德的回归,引领着复兴传统文化的潮流。 西方国家开始反思近百年来共产主义对社会的渗透和对传统文化的颠覆,逐渐从法律、制度、教育、外交等方面清理共产主义因素和现代变异文化。各国政府开始警惕并反击共产政权及其扶植的黑手,共产势力在全球的扩张受到强有力的遏制。 共产邪灵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敌人,无法用武力打败。要想结束魔鬼对世界的统治,就必须从纯净自己的内心开始。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修内而安外》一文中说:“人不重德,天下大乱不治,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活而无乐则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此时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则反而成拙。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国不腐,民若以修身养德为重,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天下太平也,此为圣人之所为。” 慈悲的创世主一直在看护着人类。人们因为背离神而招致灾祸,只有回归神指的路才能获得神的救度。人只要能冷静地识破魔鬼的真实面目,守住心底的善,遵循神给人规定的思想行为标准,重新找回传统道德与文化,神就会帮助人摆脱魔鬼的控制,共产邪灵对人灵魂的侵蚀就无法得逞,它毁灭人类的企图也就注定走向失败。 我们应当感谢神。神为人铺就了摆脱魔鬼、走回传统、回归神的道路,现在就看人自己的选择了。# epochtimes.com 已满: 九评共产党

Read More

走出“渐冻”绝境的生命奇迹

(明慧记者荷雨采访报道)近来,一个名为“冰桶挑战”(Ice Bucket Challenge)的慈善活动迅速风靡全球,席卷各界名流和寻常百姓。“冰桶挑战”成为世界各大媒体报道的热点,人们倾注其中的善心与爱意给这日渐悲凉的物质化了的世界带来温暖。 “冰桶挑战”的主旨是唤起社会关注、救助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LS)患者。ALS俗称渐冻人症,与癌症、艾滋病、白血病、类风湿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世界五大绝症,现代医学至今对此束手无策。 十六年前,却有一位罹患此病、从中国来到世界著名哈佛医学院寻找生机的学者,在求治无望的绝境中,通过修炼法轮功在三个月内重获新生,经历了现代医学无法解释的生命奇迹。愿他的奇遇给正在苦苦挣扎的患者以及关爱他们的人打开一扇希望之门。 图1.二零一四年七月汪志远在华盛顿DC参加法轮功集会 病痛中挣扎求生 这位学者就是汪志远。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他毕业于中国第四军医大学,曾任中国全军科学技术委员会文革后第一届委员、《航空军医》杂志编委。 一九八三年,就在他事业扬起风帆之际,这位救治了很多病患的主任医师却发现自己患了这种中、西医均无能为力的不治之症。 渐冻人症亦称运动神经元症,正如其名,患者因脊髓运动神经元病变而致全身肌肉逐渐无力、萎缩,从肢体远端开始,向上发展到胸肌,连控制发声和眼球转动的微少肌肉也不例外,身体就像被雪冻住一样,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眼见自己的肌体被逐段摧毁、衰亡,变得不能说话、表达自己,无法行走,无力呼吸、进食,最后剩下皮包骨头,衰竭、窒息而亡。这种病的患者平均存活三到五年。 “得病后不到三个月,我的体重就从原来一百五、六十多斤降到一百一十八斤。人全身无力到什么程度呢?从一楼走到二楼都头昏疲乏,出门就得坐车;脑袋记忆力差到什么程度呢?连自家地址都经常忘记。” 虽知此病的性质,但汪志远也没死心,因他同学、朋友当时大部份都是大医院的主任、副主任、教授、副教授,妻子又是神经内科主治医师,应该说医疗条件很好。他寻访了包括军队三零一总医院、三医大、四医大以及华西医大等当时中国最有名的医院专科和专家,也尝试了各种中医、偏方和气功,但所有这些努力都毫无结果,只能眼见着自己肌肉逐渐萎缩。 妻子怀胎十月,汪志远自己全程住院,都未能回家照料过妻子,直到孩子出生两小时后,他才到家,可家里的事什么都管不了,也不过问,脾气变得很坏,跟之前判若两人,他妻子当时的感受就只剩绝望——今后家里的事只能靠自己了! 万里异国求医绝望 见在国内找不到出路,志远的妻子将最后的希望押在了万里之外的美国哈佛医学院,因为这是世界第一流的医院,很多尖端、最新的成果都出自这里,她通过拼搏来到美国,进入哈佛医学院,可在这里也找不到能根除或抑止丈夫病情发展的良方。 因担心自己葬身异乡,汪志远一直不愿出国,直到妻子赴美三年后的九五年,他才来到美国,也进入哈佛医学院,在心血管研究中心做显微移植研究工作。 因为先后曾两次合并消化道出血,身体很虚弱,尤其来海外后消化道第二次出血,因怕感染,不敢再输,当时他血色素只有六克,连正常量的一半都不到。因血色素是携氧的,缺氧令他大脑没有记忆,不仅实验室的东西记不住,连回家的路都不记得;回家就躺在床上,什么事都做不了。亲友都说哈佛那么尖端,竞争那么大,他只有回国了。 “当时已是无路可走了,作为一个医生,自己得了这种病,这是什么感觉?可以说人的精神完全垮了。” 绝处逢生 一九九八年二月的波士顿,天开始转暖,进入早春。否极泰来,汪志远的生命也出现转机。一封国内好友的来信,扭转了他看似不可逆转、即将湮灭的人生轨迹。 那位曾和汪志远一道山南海北地寻访气功名师、造诣很深的朋友在信中告诉他:自己找到了!他已学了法轮功,炼了半年,这功法不仅强身健体,还可修到很高层次,是真正的正法修炼大法,是最好的功法!他希望汪志远从中能找回自己的生机。 闻讯后汪志远迫不及待地去找,他终于在麻省理工学院找到了法轮功九天学习班。 “第一天参加学习班,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一个多小时,然后老学员来教功。我刚往那散盘一坐,就感到热流从头到脚,滚滚而流,能量场之大,是我想象不到的。听师父从人要做好人讲起,讲为什么要做好人?怎么样修心做好人?怎么样炼功?讲得那么好,那么入心!我眼泪止不住地流,打湿了衣襟,我不得不将头前倾,让眼泪落在地板上……” 那天在实验室忙了一天,待学习班结束他回到家已快凌晨。“要在往常,我根本就坚持不住。可那天都惊讶自己头脑怎么如此清醒、眼睛如此明亮、耳朵如此敏锐,感到浑身轻松、有力。哎呀,已十多年没这样的感觉了!” 听课听到四、五天的时候,他刚大出血过的胃、十二指肠溃疡、肠炎、尿路结石等全身的痛苦都消失了,人整天感到被一股暖流包裹着,有种暖暖的、舒爽的感觉。

Read More

肝硬化花几十万治不好,信大法数天获新生

阿姨今年六十岁,退休前是一位医务工作者,特别爱干净,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住着一百多平米的楼房,家里生活很富裕,老俩口感情也好,一个女儿也已经成家,外孙子也很可爱,是令很多人羡慕的一家。 可就在四年前,厄运突然降临到阿姨身上,她被查出患上丙肝,也就是早期肝硬化。得了这种病等于被判了死刑,身为医生的她深知这种病的严重,几乎没有能治愈的,只能是维持,还得要经济条件好,家庭困难的只能是等死了。 阿姨家经济条件好,几年来走遍了全国有名的大医院,把大房子卖了,买了个60平米的小房子,这样能减轻自己的家务,因为得了肝病就怕累着,只能养着。短短几年看病共花掉了四、五十万元,积蓄也花的差不多了。老伴为了给阿姨看病,退休后又去了外地打工。阿姨每月的医药费都得几千元,都是昂贵的藏药及补品。但就是这样,也没能减轻病痛,反而越来越严重。 到二零一四年的时候,阿姨已经浑身没有力气,身体极度虚弱,上三楼都要歇几次,犯病时连饭都做不了,只能叫外卖。由于爱干净,再难受也得收拾屋子,可擦地时只能坐在地上挪着一点点擦。阿姨对自己未来的人生不抱什么希望了,能活几天算几天吧。 二零一四年夏天,阿姨想重新刷一下房子,在自己还能动的情况下把屋子翻新一下,怕以后没机会了。 阿姨家的小区就在我们商店对面。之前阿姨就用的我们的产品装修墙面,也算是老客户了。这次阿姨自然还是选择我们店的产品。阿姨刚走进我们店,吓了我一大跳,她的脸黑黄黑黄的,眼神暗淡无光,说话有气无力的。经过交谈得知她得了丙肝,而且肝脏的边缘已经出现硬化现象。我看阿姨这个样子心生怜悯,就给她讲大法真相,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阿姨开始不太相信,我就给她讲自己修炼大法的经历,还有我的多位亲戚朋友信大法身体受益的例子,阿姨还是没有表态,但看的出她有点动心了。最后送她出门时,我扶着阿姨的肩膀诚恳的说:“阿姨,您可以试试看,只需要您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只要您诚心念,肯定会有效果的。”阿姨终于露出笑容,但还是什么也没说,我知道,她已经往心里去了,而且阿姨的眼睛比来时亮了许多,走路好像也有精神了! 过了几天,我店另一位同修去阿姨家刷墙,顺便给阿姨讲三退真相,阿姨爽快的答应退了。又过了几天阿姨来店里管我要书看,正好我手里有一本《转法轮》,阿姨非常高兴,捧在手里,像得了宝贝。我简单嘱咐阿姨看书时的注意事项,平时把书放在高处、干净的地方,看书前要洗手等,阿姨象捧着宝贝一样回家看书去了。 几天后,阿姨亲自把供了许多年的“佛龛”拆了,把佛像送走了,家里干干净净的一心看书学法。我和几位同修到阿姨家带着阿姨一起看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每天看一讲,看完后学炼一套功法。阿姨看的很认真,师父讲的每句话她都记在心里,当师父讲到幽默的地方阿姨还跟着师父一起笑。看我们都结着印,盘着腿,阿姨也学着双手结印,盘上腿(单盘),坐着腰板挺直,那个虔诚劲儿让我们很感动。看录像的前几天阿姨还吃着药,说怕一下子扔下药受不了,得慢慢放,我们也不急着劝阿姨停药,让她自己悟。 还有一个有趣的事,当时正是盛夏,我们几位同修去阿姨家都是穿着薄薄的夏装,裙子和单裤、半袖衫,那还热的不行,可阿姨由于长期病痛折磨,还曾供着假佛像,被附体影响,所以身体虚弱、怕冷,穿着长袖的厚秋衣秋裤,脚上穿着毛袜子,里面还有一层棉袜。等到第三天的时候,阿姨开始往下减衣服了,毛袜子去掉了,穿上了薄衣服,而且阿姨学功时很认真,学的很快,动作也到位,炼完后手心发热。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以前阿姨的手都是冰凉冰凉的,浑身发冷、怕见风,总是捂的厚厚的。而只是看了大法师父的几讲法,学了几套炼功动作,身体就有这么大的反应,简直不可思议。阿姨直说:“太神了!老师在电视里讲法,就管我了?这也太神奇了!!” 等到九天班结束,阿姨终于下定决心把药停了,因为阿姨的身体一天一个变化,原来空手上三楼都得歇几次,现在一气上到三楼,也不喘。一次阿姨去早市买菜一下买了几十斤的菜,一个人拎到三楼,一次也没歇,自己都感觉太神奇了,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阿姨非常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自己花了几十万元都没看好的病,反而越来越严重,可看了几天《转法轮》,看了九讲师父讲法录像,自己的身体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是现代科学、现代医学解释不了的奇迹。 阿姨从此后更加相信大法,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我给了阿姨一个播放器,把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和五套功法录进去,教会阿姨怎么用,阿姨每天都听一讲师父讲法,炼一套功法,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来商店问问我。阿姨的脸色在炼功前是黑黄黑黄的,眼神暗淡无光,修炼大法后脸上有了血色,皮肤也不那么黑了,尤其是眼神亮亮的,看的出阿姨重新燃起了生的渴望,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希望。 现在阿姨的丈夫及很多亲属都知道了阿姨身体的变化,阿姨也告诉他们自己信了法轮大法才发生这样的变化,是大法师父救了自己。现在只要有人问起阿姨怎么身体这么好,阿姨就给他们现身说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超常。阿姨的几位姐姐身体都不好,阿姨就告诉她们没事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奇效,姐姐们都很相信。过年的时候,阿姨家来了很多亲属,大家看到阿姨的变化都非常高兴,抢着做饭,阿姨也不跟他们争,因为阿姨修炼以前的身体大家都清楚,浑身没劲,极度虚弱。别说做饭了,就是吃饭都得就近在楼下的饭店吃,太远的地方都走不动,严重时楼都下不了,只能叫外卖。现在身体好了,阿姨深深明白师父给自己净化了身体,自己的生命是延长来的,延长来的生命是让自己修炼的,所以阿姨非常珍惜时间,不把时间浪费在没必要的地方。 阿姨的老伴看到妻子的身体在短短的几个月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花了几十万元都治不好的病炼法轮功这么快就好了!他简直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承认大法的超常。所以非常支持阿姨学法炼功,阿姨看书或炼功的时候,他就把门悄悄关上,把电视声调到最小,怕影响阿姨。他感慨的跟阿姨说:“只要你身体好好的,就是我和孩子的福气啊!” 阿姨每隔几天就到店里坐一会儿,说说这几天学法炼功的情况,阿姨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是大法师父给自己净化了身体,给了自己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阿姨说跟她得一样病的几位朋友都先后去世了,这种病在现代医学是治不好的,阿姨花了几十万元也就是维持生命,比别人多活几年而已,最终还是会被病魔夺走生命。但炼了法轮功这么几天自己的病就神奇的好了,这是现代科学、现代医学解释不了的奇迹啊!阿姨非常清楚自己的生命是延长来的,所以特别珍惜,遇到有缘人还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哪。阿姨说,自己病好了,不能忘恩负义,只有好好学法炼功、证实大法才能对的起师父的救命之恩。 minghui.org

Read More

修大法十五种疾病全无

一九九七年四月,我得了双胸血性积水,医院当时怀疑是肺癌,一年住院三次,花了许多钱,治疗不但不见好转,却加重,双肺胸膜肥厚包裹得很紧,喘气受限,尤其上楼,每层得歇一气儿,这样的日子真的难熬啊。当年我只有四十五岁,不得不因病提前办理病退。 一、师父的法身引导我修炼 一九九八年四月一天,(也是得病的同一天)丈夫说:你在家躺一冬天了,出去锻炼锻炼吧!我想好吧,这时,我得病整一年了。我家楼下是一所学校,每天锻炼身体的人非常多,于是我拖着沉重的身体来到了学校,进校门从右侧往左侧绕着走,有跳集体舞的,有练太极拳的,几乎整个校园的空地全是人,真是五花八门,当我走到学校主楼正门前我停住了,这个炼功场的人最多,当时正做头顶抱轮,音乐非常好听,我看了一会,过来一个男士问我想炼吗?我问什么功,他说法轮功。我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个功法,我问几点开始炼,他说每天四点五十,我说明天我来。 当天晚上,我把闹钟调到四点半,睡到早上一股热风把我吹醒,我觉得奇怪,这时闹钟也响了,我就没多想,穿上衣服,洗漱完,就来炼功了。我看着领功的怎么炼,我就模仿着炼,当抱轮时,那个难度真的很大,需要很长时间,我这样的病弱身体真是咬牙坚持,终于把四套功法全炼完了。炼完功我动不了了,双脚痛的挪不动步。 第二天早上,同一时间又一股热风把我吹醒,我又来到炼功点,这时那个男辅导员把我叫到队伍外,教我准确的四套功法。 第三天早上,又同一时间,一股热风把我吹醒,接连三天,师父的法身叫我起床(当时我并不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叫我)只知道奇怪,所以也没同别人说。 第三天炼完功,女辅导员让我到某一学法小组学法。这一去学法,就是十七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我得法整十七年)刚得到《转法轮》时,我抱在怀里,不知道说什么好,那种激动的心情就是为得他来的。每天干完家务活,几乎时时都在大法中。 二、我得到了一套全新的附件 一九八四年,我双侧附件都有包块疼痛,当时孩子只有四岁。到肿瘤医院检查,看我的症状,当时也怀疑是恶性的,术中做病理切片,等病理出来后,再决定怎么进行下一步处理。肿块切除后,左侧有鹅卵大,右侧有鸡卵大,病理切片检查结果左侧确诊囊肿,右侧为炎性包块,这样左侧全切除,右侧次全切。 我得法后一个多月,单位让女职工做健康体检,当查到我时,医生说:我的双侧附件完好无损,当时我和同事说查的不准,我没有附件了,手术已经切除了。其实,师父用医生的嘴告诉我,给我换了新的附件,因悟性差没悟到,说白了,根本就没想到师父能给换新的附件。 三、无病一身轻 得法前,除以上两种疾病外,还有经常头痛、鼻炎、咽喉炎、肩周炎、心肌炎、心肌缺血、早期冠心病、心脏期前收缩、盆腔炎、尿路感染、关节炎、坐骨神经痛、痔疮等等。得法不到两个月,在不知不觉中,疾病全无,一身轻,上楼两阶两阶的往上走,每天高兴的象个孩子似的,干什么活都不知道累,坏脾气也改善了,每天沐浴在大法中,那种幸福用什么语言也形容不了师父的慈悲洪恩与伟大。用什么行动也报答不了师父给予我们的一切。 在此弟子叩拜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师父! minghui.org

Read More

【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前言 喧嚣一百多年的共产主义运动,带给人类的只有战争、贫穷、血腥和专制,随着苏联和东欧共产党的崩溃,这场为害人间的荒诞剧在上个世纪末终于走入了尾声,从老百姓到党的总书记都再也没有什么人相信共产主义的鬼话了。 既不是“君权神授”,也不是“民主选举”的共产党政权,在其赖以生存的信仰彻底破灭的今天,其执政的合法性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中国共产党不愿顺应历史的潮流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而是施展在几十年的政治运动中积累的集邪恶之大全的各种流氓手段,开始了又一轮寻找合法性、图谋起死回生的狂乱挣扎。 改革也罢,开放也罢,中共的目的只是为了死死维持其集团利益和独裁政权。中国最近20年的经济发展,中国人民在仍然受到严密束缚下取得的辛劳果实,不但没能使中共放下屠刀,反而被中共窃为执政合法性的资本,让其一贯的流氓行径更具欺骗性和迷惑性。最可怕的是,中共正在倾其全力,摧毁着整个民族的道德根基,企图把中国人都变成大大小小的、程度不同的流氓来给中共提供“与时俱进”的生存环境。 为了民族的长治久安,为了让中国早日步入没有共产党的时代而重塑民族的辉煌,在历史的今天,认清共产党为什么要耍流氓及其流氓本性,也就变得尤为重要。 一、共产党的流氓本质从来没有改变 (一)共产党的改革是为了谁 历史上,每次中共遇到危机时,都会表现出一些改善的迹象,诱发人们对中共的幻想。无一例外的是,这些泡影一次一次都破灭了。今天,在中共急功近利的橱窗式经济繁荣假象之下,人们对共产党又产生了幻想。但是,共产党自身的利益同国家民族利益的根本冲突决定了这种繁荣不可能持久,其许愿的“改革”只是出于维护中共的统治,只能是换汤不换药的跛足改革。畸形发展的背后潜伏着更大的社会危机。危机一旦暴发,国家和民族又将受到巨大冲击。 随着中共领导人的世代交替,他们不再有打天下的资历,也越来越没有坐天下的威信。但是共产党作为一个整体,在合法性的危机中,维护它的集团利益却越来越成为维护个人利益的根本保障。这种以私为本而又无所约束的政党,人们幻想它能在不折腾中发展不过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我们看看中共的《人民日报》是怎么说的: “历史的辩证法教会了中国共产党人:应该变的,必须改变,不变则衰;不该变的,决不能变,变则自我瓦解。”(2004年7月12日头版) 什么是不该变的?“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2004年7月12日头版) 人们弄不懂它的中心和基本点到底是什么,但是,谁都明白共产邪灵维护其集团利益和独裁专制的决心是死不悔改的。诚然,共产党在世界范围内溃败了,那是共产主义行将就木的定数。但是,越要败亡的东西,越具有垂死挣扎的毁灭性。同共产党谈改良民主,无疑与虎谋皮。 (二)“没有共产党,那中国怎么办” 在共产党走向衰败的时候,人们意外的发现,邪灵附体的中共几十年来靠着千变万化的流氓手段已经把共产党的邪恶因素注入到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 当年,多少人在毛泽东的遗像前痛哭流涕地重复着一句话,“没有了毛主席,中国怎么办?”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二十几年后的今天,在共产党丧失了“执政合法性”之时,中共新的媒体宣传又同样使人们发出了“没有共产党,那中国怎么办”的担忧。 (大纪元配图) 事实上,中共无孔不入的统治方式,让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思维方式,甚至判断中共的标准,都深深打上了中共的烙印,甚至就是中共的那一套。如果说过去是靠灌输来控制人们的思想,现在就是中共收获的时候了。因为那些灌输的东西已经被消化,已经演变成人们自己的细胞,人们自己就会主动按照中共的逻辑去思考,去设身处地从中共的角度出发来论证事情的对错了。六四开枪,有人说,“我要是邓小平,我也用坦克镇压”;镇压法轮功,有人说,“我要是江泽民,我也要彻底铲除”;禁止言论自由,有人说,“我要是共产党,也得这么干”。真理和良知没有了,只剩下共产党的逻辑了。这是中共流氓本性中最阴险毒辣的手段之一。只要人们的头脑中还残留着中共的这些毒素,中共就会从中吸取能量而维持其流氓生命。 “没有共产党,那中国怎么办?”这种思维方式,正是中共梦寐以求的,让人们用它的逻辑来思考问题。 中华民族在没有中共的情况下早已走过漫漫五千年的文明历史,世界上任何社会也并没有因为一个王朝的覆灭而停止前进的步伐。可是经历了数十年中共统治之后的人们对这些已经麻木了,中共长期的宣传,把党比作母亲的教育,无所不在的中共政治,使得人们已经想不起来要是没有了中共,我们该当如何生活了。 没有了毛主席,中国并没有倒下;没有了共产党,中国就垮了吗?! (三)谁是真正的动乱之源 很多人对中共的流氓作为有相当了解和反感,厌恶共产主义那一套整人骗人的东西。但是,老百姓被中共的政治运动和挑起的动乱搞怕了,害怕中国乱。一旦中共用“动乱”的名义来威胁百姓,人们出于对中共强权的无奈,常常只好默认中共的统治。 事实上,拥有几百万军队和武警的中共,才是中国真正的“动乱”之源。老百姓没有理由去“动乱”,更没有资格去“动乱”。只有逆潮流而动的中共,才会草木皆兵,把国家拖入动乱。“稳定压倒一切”,“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成为中共镇压人民的理论基础。谁是中国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就是搞专制暴政的中国共产党。搞动乱的中共,反用“动乱”来要挟人民,流氓从来就是这样做的。

Read More

一位晚期血友病患者的再生奇迹 – 呼吁雅安市公安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赵云强

我是四川省成都彭州市隆丰镇中学退休教师白代玉,听说彭州市法轮功学员赵云强等三人九月份因贴真相标语被绑架到雅安市雨城区多营看守所。我今天提笔给雅安市公安局写信,把赵云强能健康的活到今天的神奇经历写出来,我是直接见证人,同时呼吁雅安市公安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赵云强。 赵云强,一九九六年是成都彭州市隆丰镇中学职高班学生,当时他叫赵云,身患晚期血友病,因修炼法轮功使他获得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六年,我在成都彭州市隆丰镇中学任物理教师。十一月的一天,我在校园里被代公秋老师叫过去,说:有个学生赵云患血友病,我知道你爱做善事,到电视台去呼吁募捐点钱来给他治病。”我立刻答应:“行!啥子是血友病?”代说:“是严重的白血病晚期,超级癌症”。我说:“癌症谁也治不好。”孙老师说:“他家穷,彭州医院、川医都变相把他赶出医院了。”我马上想起法轮功的神效,说:“叫他来炼法轮功。”孙说:“不行,他瘫在床上的。”我说:“带来我来照顾!” 第二天,赵云的父亲与教书的赵福云姑妈来了说:“赵云瘫在床上,全身都硬的,连袜子都穿不起,来不了。”第三天我正在二楼实验室上班,没想到赵云的父亲和几个男子汉竟把赵云带来了。于是我立即喊来职高班的学生袁志国,把他撑扶着站起来,靠在我的办公桌边教他炼功。 真神奇,赵云炼了两天法轮功,就可以拄着拐杖到距离我校约六百米远的电影院去炼功了。赵云每天坚持炼功、学《转法轮》这本书,到第七天下午在电影院炼完功,就丢下拐杖一步一步从阶梯走到电影院的平台上,当时所有的人约有一百人都鼓掌欢呼:“赵云走得了!赵云炼好了!”掌声雷动。赵云站在平台上,望着欢呼的炼功人群,激动的热泪盈眶。从此以后,走路再也不拄拐杖,身体恢复健康了。法轮功是多么神奇啊,给了赵云(赵云强)第二次生命。 本人亲自见证了彭州市隆丰镇还有很多通过炼法轮功出现的神奇经历,现略举几例: 镇粮站的会计曹银秀患糖尿病晚期,脸部、全身都肿亮了,市粮食局曾两次为她准备后事(搭灵台),通过修炼法轮功全好了; 隆丰镇卖布的杨开琼左臂肩骨脱臼,肌肉萎缩,手臂缩短一截,只有手指还勉强能动,手臂耷拉着抬不起来了,先后在十多个医院都没有治好,最后到坦克部队医院军医诊断说治不好,报废了。后来通过炼法轮功一个多月,就能高举手臂、活动自如,恢复正常; 白泥山上的高崇英患喉癌致哑,也炼好了。她原来病体沉疴,无钱医治,为解脱痛苦,曾经上吊被人解下,去跳水又被人捞起来,最后又去喝剧毒农药“乐果”,但吐了一阵白沫又没有死成。后来修炼法轮功百病解除; 西北村的叶兴华一九九四年患双肾坏死,需要三十二万换双肾,家中无钱再医治,全身肿亮,眼睛肿的睁不开,头发脱光,站不起来,只有瘫在床上等死,通过修炼法轮功全好了,还生育了一个聪明的女孩; 高皇村的谢章云多次开刀切除血管瘤,切了又生,除不尽,连子宫都切除完了,差点死在手术台上,后来医生又叫她切只手臂。她说“不切,死了算了!”通过修炼法轮功也炼好了,现在身体非常强健,是家中的主劳力。 这类奇迹不胜枚举。法轮功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很多学者、专家,政要人员、医学家,科学家、高学历、高智商的人都炼法轮功,印度等国家还把法轮功作为中小学的课间操,不论到世界哪国都能看到炼法轮功的人群,这正说明法轮功对社会、对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世界需要“真、善、忍”! 现在赵云强已三十多岁,是法轮大法让他明白了生命的意义,用真善忍标准来规范自己的行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赵云强所做的事都是在践行公民的合法权益,在挽救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世人,唤醒人的良知,是为别人好的大善事,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这样正直善良的人不应该被非法关押迫害,为此,我恳请雅安市公安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赵云强。 另外还有一些信息顺便告诉你们:你们知道吗,从今年五月底至十月底已有近二十万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敦促最高检察机关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依法追究其责任。希望你们、检、法、司等执法人员认清形势,在这历史巨变的关头,是走向光明,选择未来幸福的新生,还是坠入黑暗、陷入万劫不复的悲惨境地,全凭自己的善恶一念。而今天发生在中国的诉江大潮就摆在人类面前如何选择的历史机缘。 minghui.org

Read More

塑像

中国人讲“相由心生”,很有道理。有这么个故事可以佐证一下。 有一个追求时尚的雕塑艺人,经常雕刻一些妖魔鬼怪的东西。日子一久,他发现自己的形象越来越丑陋,到医院去检查也找不到病因。后来他寻到一个修炼的大师。大师很肯定的对他说,病保证能给他治好,但是要艺人给他雕塑一百个佛像作为酬金。大师还告诉他,在他雕塑佛像的时候就已经在给他治病了。艺人答应了。 在随后的日子里,雕塑艺人停下了原有的工作,专心致志的雕塑起佛像来。雕塑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的形象在不知不觉的发生变化,等到一百尊佛像雕刻完时,他的相貌不但恢复了正常,比以前还要好看一些。他把佛像送给大师的时候,大师告诉他,不是他治好的病,而是艺人自己治愈了自己的病。 什么意思呢?大师告诉他:在他雕塑妖魔鬼怪时,他的头脑里就全是妖魔鬼怪的形象,日久天长,就反映到他的相貌上并渐渐的固定下来。而当他一心一意雕刻佛像的时候,他心中就只有佛的形象了,佛的慈悲、光明与伟大也在他潜在的意识中长时间的存留下来,不知不觉间他的相貌也就发生了好的变化。艺人在塑造佛像的时候,内心得到归正,复原了自己的相貌。从这个意义上说,他又何止不是在为自己塑像? 这使我想起二零零九年九月,在釜山国际文化中心举办的“真善忍国际美展”上的一幕。美展上有一尊雕像,是一尊佛像。这尊佛像通体洁白,单掌立于胸前,另一掌掌心朝前,满脸的悲悯与关爱。说不出什么原因,只要看一眼这尊佛像,就会被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无量的慈悲所打动。在佛像面前,人会不由自主的生出敬仰来。 韩国侬山的薛大洙先生九十一岁了,可以说是一个世纪老人。他久久伫立在佛像前,双手合十不住的感叹:“我生于一九一七年,自年幼起就在数不清的庙里见过无数的佛像;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慈悲的佛像。真的,你看那表情……” 饱经沧桑的老人被美展中的一幅幅画作所震撼,当得知画家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后,薛大洙先生说:“是啊,若这些画家没有清净的心境是画不出这种作品的,这不是谁都能画出来的。” 薛大洙老人说的很好,他能通过美展看到画家的心境,那他当然就知道这些身为画家的修炼者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了。有如此“清净心境”的人是怎么达到这一步的呢?这就不只是和他们作画时的心态有关,更与他们日常修炼的功法相关了。 法轮功的修炼者遵循的是《转法轮》中讲述的真、善、忍宇宙特性。在他们的作品中表现出来伟大、殊胜、慈悲的佛的形象是很自然的,因为那是他们内心世界的体现。那么,这群修炼人的形象又是什么样的呢?他们在同化真、善、忍的过程中,他们的相貌能会没有变化吗? 看一看他们在世界各地的和平诉求,看一看天国乐团在各国游行中的壮观表现,看一看神韵艺术团的精彩演出……他们为这个世界带来了祥和与光明、慈悲与安乐,而同时,他们这一切大善大忍的行为也在他们的眉宇间凝聚成一股正气。稍微留意一下,您就会发现,他们的相貌是如此的纯正和慈善,那份真诚和坚毅也早已内化为他们的群体性格。 他们在艰难困苦中走过了十年,他们的形象越来越变得祥和与纯正,那是真、善、忍的精神在他们容貌上的体现。望着他们堂堂的相貌,有时我就在想,单单看一看法轮功修炼者们的面容就能知道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了。 全世界有那么多的大法弟子,您是不是留意过他们的相貌?他们在为人类铸造着道德的丰碑,他们也在为自己塑像! zhengjian.org / pureinsight.org

Read More

西医.中医.修炼

人在世间,日食五谷,焉能不病?病则痛、难受,所以人又极力避之,正所谓“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故街上药铺林立,医院挤挤。那怎么才能治病、防病呢?一般说来,大致有西医、中医和气功(修炼)三种途径。 西医是当今最风行和最主要的治疗方法。现代西医以人体解剖学为基础,发展出临床的一套理论和治疗技术,打针、吃药、开刀、拍片、化疗等主要治疗方法。讲的是头疼治头,脚疼医脚,比较有针对性,局部处理,也比较机械。比如发烧就吃退烧药,打退烧针,发炎就吃抗生素,哪儿癌变了就开刀切掉它。 中医在历经了兴盛又衰落后,现在正在再度兴起。区别于西医的局部分析和治疗,中医将整个人体看作一个系统,经络学说、子午流注图、阴阳五行说等,都强调了整体、有机的概念。所以讲究辨证施治,人要与天地、外部环境相合相配,心情、情绪也影响到健康,经典的有“ 怒伤肝,郁伤脾,恐伤肾”等说法。要好病、防病,就不仅用药物调理,还要调节、改善自身的心情、脾气乃至生活习惯。这样看来中医比西医高明。 我有一个好朋友,在大学教书,有一段时间月经停了,憋得很难受。找西医看了多次,都认为是妇科出了问题,开了很多药,吃了也没用。后来有人介绍了一个有名的老中医,老中医看了认为是肠胃纳血不足所致,一剂药下去,立刻见效。看似是妇科的毛病,问题居然在肠胃,这正是中医的深刻和高明之处。 气功是新名词,本质是修炼,用了前两招都不行,人们就开始求助于气功与修炼了。简单的气功人们觉得只要练练动作,运运气就行了,可真正的修炼认为病是人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情欠下了业力所致,所以要好病,就要修炼,要消业、还业,人心要向善,要求真,要学会宽容、忍耐等,从根上去病。当然这也是最彻底的治病方法,不过也有些人对此不理解,不接受。 曾看到台湾一个病例:一位中年妇女得了乳腺癌,病处溃烂、流黄水,刚好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一次,在打坐中深度入定,進入一个很深的空间,看到一条银色的鱼,对她十分仇恨,原来是她以前杀生所致,其它鱼没有太多怨恨,可这条鱼非常恨她,所以导致她得病。因为开始修炼了,佛法化解了鱼对她的怨恨,表现在这边就是病处停止流黄水,开始收敛、结痂了,最后彻底痊愈了。 巧的是,以前在网上看到一个美国医学博士施诊的例子。他在中国学过中医,到美国又学了西医,后来又炼起了法轮功,从医院工作出来后,他自己开了一家诊所,出诊的标价是:看西医一次200美元,看中医一次100美元,教炼功法0美元。别人觉得很奇怪,问他同一个医生看病,为何三个价格,他答道:“看西医,我要为你的健康负全部责任,就收全价;看中医,我要开药,还要提出改善生活习惯的建议,我为你的健康负一半责任,你也要为自己健康负一半责任,所以我收一半钱;而你要修炼,你将为你自己的健康负全部责任,所以我分文不取,免费教功。” 你看,这位美国博士医生刚好道出了治病的真谛和奥秘,三种方法,三种机理,三个层次,依次递升。 朋友,您想得到真正的健康吗?那就好好想想这位博士医生的话吧。 zhengjian.org / pureinsight.org

Read More

孤僧萬里尋大道 幸遇彌勒轉輪王

為追尋佛法真理,她吃盡萬般苦;為修煉還業九死一生的傳奇,彷如當代密勒日巴再現。在佛經中記載的優曇婆羅花開、轉輪聖王下世度人的此刻,釋證通的故事值得玩味。 故事從二零零二年六月台灣高雄的一次車禍說起。 那天街上人頭攢動,一輛紫色摩托車正駛在主路上,突然一輛灰色小轎車從左邊街角處急速右拐過來,瞬間就撞飛了摩托車,轎車底座壓過騎士的全身。當時車裏的兩位小姐嚇壞了:這不把人輾死了嗎?兩人立即下車,只見一個四、五十歲模樣的女僧人正吃力的掙扎著坐起來。 兩人嚇壞了,一個勁的問:「您,您沒事吧?」卻不見對方回話。只見僧人雙目緊閉,每動一下渾身都在顫抖。過了很久她才睜開眼,吃力但態度祥和的用手示意她們,把她的摩托車推過來,然後很艱難的從背包裏拿出兩張傳單遞給她倆,並示意她們離開。兩位姑娘一個勁的慶幸自己遇到了奇蹟,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啞巴尼姑。待她倆走後,人們見女僧人吃力的爬上摩托車,慢慢的騎著走了。 這位女僧人就是今年快七十歲的釋證通法師。瞭解她的人不但感嘆她九死一生的傳奇經歷,也為她追尋佛法真理吃盡萬般苦的精神所感動,有人把她的經歷比作當代密勒日巴故事的再現。 遵父命結婚生子 不減出家之願 釋證通出生於台灣南部屏東縣里港鄉一個貧苦的小鄉村。她從小就不喜歡熱鬧,放學後常跑到附近寺院裏,靜靜的坐在樹下。寺裏的出家人問她是不是想出家,她認真地點點頭。四歲多那年,村裏一戶人家娶媳婦,全村人都去喝喜酒辦喜事,她卻小聲的問父親:「人為什麼要結婚呢?我長大了就不嫁人。」 由於她生性乖巧樸實,從十五歲開始,提親的人就不斷,但都被她拒絕了。然而二十一歲那年,她當老師的哥哥和父親出遠門做客,回來就定好了一門親事,於是她出嫁了。 轉眼二十年過去了,她經營了一家進出口貿易公司,儘管事業發達、丈夫體貼、兩兒一女孝順,彷彿都不能給她帶來真正的快樂,經常獨自淚流滿面。每當處理完繁忙的公務,她就盤腿坐在椅子上,恭恭敬敬地取出收藏於抽屜裏的經書,認認真真的閱讀。有感於人生苦短,萬事無常,令她出家的願望越來越強。 一心向佛待機緣 終於剃度出家 那時釋證通每天早上打坐,都能看到很多景象。其實她從小天目就是開著的,能看見很多奇異景象,她以為人人都跟她看到的一樣,也就沒跟人說這事。小時候她看見萬事萬物都是活的,每次過橋,她都會對橋說一句:「對不起,借我過去。」看見花草樹木,都要去打個招呼,問聲好。 有一次周一早上,她在公司裏打坐,看見各種各樣的魚列隊朝她遊過來,嘴都朝她張著,好像在述說什麼。她覺得很奇怪,就問公司裏一位喜歡釣魚的同仁:「昨天你去哪了?」那人一聽趕緊說:「哇!你又知道了!不是我做的,我只是開車陪他們去抓魚,他們用的是電,把所有魚都抓起來了。」她一聽眼淚就流下來了。 剛學開車時,一次她突然看見教練的座車變得非常廣闊,出現一片殊勝莊嚴的佛國景象。原來教練在車裏新掛了一張兩寸左右的佛卡片。還有一次,她從公司辦公室走到廠房的途中,突然聽見「轟」的一聲,但見空中一朵巨大的七彩蓮花正一片一片的綻放。她真切的感受到佛國世界的真實存在,佛經所言不虛。 相形之下,在名利情浸泡的俗世中,多待一天就多一分煎熬。當時她已受「在家菩薩戒」,這是不出家的居士的最高戒律了,再往下修就該出家了。 在孩子小的時候,她就常講佛教的故事給他們聽,並告訴他們媽媽有一天要離開,要出家修行。她一心向佛,到她四十多歲時,機緣終於成熟了,她的家人不忍心再讓她繼續受煎熬,都同意她出家。在苦苦等待了四十年、完成她俗世的因緣後,她剃度成了一位女尼,法號釋證通。 當住持建精舍 西行朝聖險喪命 台灣保留了中華傳統敬神文化,人們對出家人都非常尊敬,居士們對僧人也極力供養。出家不久,釋證通就成了廟裏的住持。後來在居士的懇求下,她在荒山上修建廟宇(精舍)。 「山上開發很辛苦,除草平地,樣樣都是自己來。一天我一人忙到半夜,突然一條毒蛇、那種百步蛇爬過來,停到我面前。我幫牠做了三皈依,讓牠走得遠遠的,不要傷人,也不要被人傷害。牠聽了後,順著樓梯就爬下去了。」就這樣,為了讓更多有緣人接觸佛法,釋證通法師先後與眾人在三座荒山上修建了三個精舍。 為了探求人生真諦,在擔任住持期間,釋證通還多次探訪名山聖地,追尋大覺者的足跡。她先後去過西藏、喜馬拉雅山、長江、黃河源頭、崑崙山、尼泊爾,還有印度。 朝聖是很苦的。他們走的都是荒郊野外、荒漠河灘,吃飯時只能在地上挖個坑燒點水,生活非常艱苦。到西藏後,由於空氣稀薄,釋證通開始出現高原反應,再加上為同行的一位女居士承擔痛苦,結果心臟一下就受不了,差點喪命。 心不踏實 托缽雲遊苦尋回家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