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奖

编者按】法轮大法自1992年5月公开向社会传出以来,短短的七年时间里,在全世界吸引了上亿有志有识之士。大法修炼不求名、不求利,强调用“真善忍”的法理约束自己。无论男女老幼,无论来自哪个国家、民族,只要坚持修心炼功者无不深深受益。持之以恒的精进实修,使广大修炼者无论在身体素质还是在心性水准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可喜变化。与此同时,法轮大法在世界范围,特别是亚洲、澳州、欧洲、北美,正在得到各界各民族各种族有缘之士越来越多的理解和珍视。以下是近年来国际社会鉴于李洪志老师和法轮大法对人类身心健康作出的杰出贡献而颁发的奖励。 正如李洪志老师1999年6月在芝加哥领奖时所说:“修炼的人早就把世间的名利看得很淡了”,得奖对于他个人并没有太特殊的意义;但对于法轮大法来说,得奖的意义却很深远,因为这代表着世人和社会对法轮大法的见证和认识。“希望更多的善良人投入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 1999年7月 1993年12月 93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老师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的“特别金奖”,以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在本届博览会上李洪志老师是荣获奖励最多的气功师。 1994年8月3日 休士顿市授予李洪志老师荣誉市民和亲善大使称号1996年10月12日   休士顿市市长宣布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二日为“休士顿李洪志大师日” 1999年6月25日,李洪志老师在接受伊利诺伊州州长、州财政部长和芝加哥市长嘉奖的颁奖仪式上讲话(左图)。2001年3月14日 美国自由之家隆重向李洪志师父及法轮大法协会颁奖2000年8月21日 加拿大总督给加拿大法轮大法周的贺信 2001年8月 国际教育发展署在联合国发表声明 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处理中国国家恐怖主义局势 2002年4月18日 法国绿党及其总统竞选人声明支持法轮功2002年7月24日 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第188号决议2004年10月4日 美国会全体通过304议案  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在中国和美国迫害法轮功2010年3月16日 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第605号决议  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概述  各界褒奖(2025)  支持议案(409)  支持信函(1200) minghui.org zhengjian.org      

Read More

大疫下解救有道 历史启示带您闯过武汉肺炎

武汉肺炎疫情失控,病毒蔓延,导致死亡人数狂飙。中国大陆多个省市的殡葬队赶赴武汉,协助收尸。另有消息称,医生甚至求和尚道士援助武汉,原因是冤魂野鬼太多。外界担忧武汉疫情仍在扩大。中共隐瞒瘟疫实情,武汉民众呼救“千万不要相信政府,要靠自己”。在缺少医药物资,瘟疫肆虐、形势严峻的情况下,百姓应当如何自救?我们反思历史,寻找大疫之下的解救之道,与您共闯难关。 神通不敌业力 琉璃王屠灭释迦王族 古印度时期,波斯匿王的次子叫琉璃王。此人二十岁时,发动兵变,流放其父,又杀害自己的亲哥哥,自行即位。琉璃王身边有一恶臣叫好苦梵志。在恶臣数次挑唆下,琉璃王决定攻打迦毘罗卫国,要消灭释迦佛的亲族。 释迦佛拥有大智慧,知道迦毘罗卫国民因累世造下的业力,致使他们此次遭劫。佛陀慈悲,为庇护亲族,琉璃王出兵攻打王国时,释迦佛连续三次坐在军队的必经之路,劝阻琉璃王。前三次,琉璃王都被释迦佛的话所感动,于是带兵而回,但佞臣煽风点火,再进谗言,琉璃王决定第四次出兵。释迦佛知道亲族及城民终是在劫难逃,就没有再阻止。 释迦佛有一位大弟子名叫目犍连,为弟子中神通第一。他听到琉璃王再次聚兵攻打迦毘罗卫国,心中怜悯那些将要遭难的人,于是向佛陀建议,希望以神通救护整座王国,把他们安置在或是太空或是大海中,或是两山之间,或是他方外国,这样琉璃王就找不到他们。 佛陀告诉目犍连,虽然他的神通能够安置所有人,但是他没有能力解开众生身上交织的恩怨,没有能力解决他们累世造下的罪业。佛陀说得很明白了,但目犍连始终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那么多人遭难。于是从王城中挑选出四五千精英,把他们安置在钵内,运用神通将钵放到太空。这样琉璃王绝对找不到。琉璃王攻打迦毘罗卫国,大开杀戒,屠杀了释迦佛的亲族以及满城百姓。 当战事结束后,目犍连拜见佛陀,说他私自救下了四五千人。佛陀对目犍连说,你先去看看钵内的情况。目犍连打开钵一看,发现里面的人竟然全都化成血水了。目犍连怅然悲泣,非常哀伤。佛陀慈悲地向他开示琉璃王屠灭王族的因缘。 业力轮报 如影随形 原来在很久以前,罗阅城有一个渔村,村里有个大池塘,里面养着各种各样的鱼。因为发生饥荒,物价飞涨,使人们沦落到不得不吃草根为生。一天,罗阅城民决定捕捞池塘里的鱼来吃。于是全村的村民都去抓鱼、吃鱼。水中有二条鱼说,我们又没有犯错,为什么要吃我们?于是它们俩发愿来世一定报仇。 当时,村里有个八岁的小男孩,天性善良,没有参加捕鱼,也没有吃鱼。但是当他看到鱼儿被抓上岸,奄奄一息时,顽皮地敲了一条最大的鱼头三下。 释迦佛说,那二条鱼就是今世的琉璃王和好苦梵志,那个八岁的男孩就是释迦佛的前身。而罗阅城民则集体转生为迦毘罗卫国民。 虽然小男孩并没有吃鱼,也没有参与抓鱼,只因看到捕上来的鱼,看着它们垂死挣扎时,竟然幸灾乐祸。因此因缘,迦毘罗卫国民遭难时,释迦佛也难逃果报,那三天头疼得像是须弥山压在头上。 火焰背光佛莲华座像——本本尊鎏金佛应为释迦牟尼佛,头光图腾华丽,背光是向上燃升之火焰,整体表现了隋朝金铜造像的高峰。(国立历史博物馆提供) 然而琉璃王这样做的下场如何?释迦佛预言,七日后琉璃王和他的军队必会被灭。但很多人不信,说现在既没有盗贼,也没有火灾、水灾,谁能灭了他?但七日后,忽然天降暴风雨,水漫都城,灭了琉璃王和他的国家。琉璃王报了仇,却也随即堕入阿鼻地狱。 释迦佛已经开悟成佛,能够洞观三千大千世界。难道他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亲族吗? 因为很多生命在轮回中,做了许多坏事,造下许多罪业。不管经过多长时间,经历多少次轮回转生,业力始终如影随形。劫数一到,不管愿不愿意,都得偿还。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即使目犍连拥有再大的神通,也无法解决这些人与人之间错综复杂的业力轮报。 苦难从何来?犹太人和罗马人的前车之鉴 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群体,都难逃脱因缘果报。回溯古罗马,当耶稣被审判时,有多少犹太人亢奋地大喊“钉死他”?当基督徒被扔进竞技场,被狮子、野兽撕咬时,有多少人坐在大剧场上,兴奋地观看,欢呼雀跃?邪恶的尼禄命人把基督徒和干草绑在一起,当作火把焚烧,照亮游园,有多少王公贵族会为他们发声,会怜悯他们悲惨的处境? 那些旁观的犹太人并没有杀害耶稣,竞技场的观众也没有动手杀害信徒,罗马贵族也没有亲自杀了基督徒,然而他们冷漠的态度,对迫害的沉默、默许,是否是推波助澜,助纣为虐? 《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Read More

【如何抵御新冠病毒~医学护理专业人士告诉你】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四日】近日,一位资深医学护理专业人士,根据她多年护理经验,对新冠病毒的毒性进行分析总结,认为这是一个五毒俱全的超级病毒。 (一)感染途径 从感染途径讲,它几乎把其它人类传染病的传播途径都包括了。 1) 身体接触感染:接触了该病毒感染者污染的物品,可能被感染。例如鼠疫,天花的传染途径。 2)消化道感染:共用碗筷感染;患者的大小便也能传播病毒。例如肺结核,肝炎都是通过此途径传染。 3)呼吸道传染:例如流行性感冒,麻疹等。 4)空气传染,气溶胶传染,病毒可以粘附到空气中的小水粒,微粒传染,即使戴口罩,防护效果有限。就如流行感冒病毒,结核病毒。 5)血液传染。通过血液感染。例如艾滋病、梅毒、乙型病毒肝炎、埃博拉病毒。还有母婴传播的报道。 (二)潜伏期 萨斯(SARS)潜伏期只有2至7天,而新冠病毒潜伏期一般是10天左右,有的患者潜伏期会达到14天,极个别的可能超过24天或更长,让所有的隔离措施大打折扣。 (三)无症状感染 萨斯(SARS)患者潜伏期间不感染,新冠病毒患者在潜伏期间可以感染,就是没有症状时也能感染。有的患者治愈了可能还带有病毒,感染他人。 (四)难以检测 有专家说它是最狡猾的病毒,在潜伏期间,可以逃避现在所有的检测方法。 有的感染者在潜伏期,用各种检测方法都没有被检出,他可能就被当成正常,却仍然是一个传染源。 (五)攻击人体更多器官 萨斯(SARS)通常只攻击患者的肺部和呼吸道。但新冠病毒除主要攻击肺部外,可能还会攻击心脏、肾脏、生殖系统或其它器官。这就是为什么有患者会突然倒地死。 (六)传播力 目前新冠病毒的死亡率,似乎比死亡率最高的埃博拉病毒和禽流感(死亡率超过50%)低很多。但从传播力的角度,死亡率较低的病毒的传播力更强,传播的人更多。如果死亡率高,传染源迅速减少。 鉴于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快,毒性强,而目前的防护隔离措施效果有限,也还没有针对它有效治疗的药物,这种情况下,提高自身免疫力就成为防御新冠病毒的最重要的手段。这也是传统中医讲的“扶正祛邪”理论,提升人体正气抵御外邪入侵,提高自身免疫能力,用自身正气抵御外邪入侵,中医的药物调理,药膳有一定的作用,而加强自身锻炼是另一种有效方法。 这里讲的锻炼不是一般的做做体操、练练瑜伽,而是传统的打坐方法。在古籍《抱扑子》(作者葛洪是晋代名医和制药学家)中记载了对于此时疫情的抵御方法,用特定的打坐配以冥思口诀抵御瘟疫。这和现代医学发现打坐可以提高人体自身免疫力的结论是一致的。由于年代太久,《抱扑子》中的打坐要领已经失传。 目前面对疫情,人的心情都很紧张,有的地方处于封城状态,因此很多人心情很烦躁。常言道:七分精神三分病。保持愉快情绪,心怀善念能改善自身免疫能力。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文中预言猪鼠年瘟疫时,讲到真心走回善的能躲避这场瘟疫浩劫。 因此最简单的方法是,静坐冥想“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当年萨斯(SARS)有人就用这个方法。这段时间已有报道,对处于新冠状肺炎状况的患者用这个方法明显好转,康复。  

Read More

武汉眼科医生、“违法人员”李文亮去世

《生命时报》前方记者证实,李文亮医生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于2月6日21点30分病逝,卒年34岁。 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于2019年12月30日在朋友圈发出冠状病毒肺炎的防控预警,并因此被警方找去训诫。香港返送中事件时,他通过微博把自己定为“14亿护旗手”之一,表示“支持香港警察”,并将护旗短讯转发给朋友、希望朋友也成为“护旗手”;去世前还表示支持最高法院。这样一名年轻而配合中共的专业人士,却不幸作为一名“违法分子”辞世。 2020年1月初,绝大多数中国人还都在上班,并沉浸在即将到来的春节的准备和憧憬当中。但许多人有所不知的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正在中国大城市武汉悄然肆虐。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李文亮在同学群中发了一条关于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信息。因为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为临床医生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他发出了警告信息。 其实,他当时有所不知的是,它并不是SARS病毒,而是一种全新的病毒。但不久后,他就被当地派出所因“在互联网发布不实言论”,提出警示、批评。 公安局对他提出严厉警告,训诫他如果不听从劝告和悔改、继续从事“违法”活动,将会受到法律制裁。   李文亮上传了一张武汉市公安局下属派出所让他签字的训诫书。 2020年1月1日,武汉警方发布通报称,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传唤包括李文亮在内的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两天后,李文亮收到警方的训诫书,警方认定“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的言论不属实。 李文亮签署了“训诫书”之后继续留在医院工作,同时武汉当局也继续试图阻止人们“造谣传谣”。 随着病毒疫情的发酵,死亡和感染病例的与日俱增,武汉实行了前所未有的封城计划。没有人再说这8名医生是造谣者。但问题是,这已经为时过晚,病毒疫情已经在武汉和全中国蔓延,并随着旅行者传播到世界的许多国家。 2020年1月3日,李文亮在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的“训诫书”上签字,表示“能”“听从民警的规劝、至此停止违法行为”,“明白”自己如果“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从事违法活动,”“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2020年1月8日,李文亮接诊了一位年长的青光眼患者。第二天,这位患者就发烧,并出现了肺炎的症状。当时李文亮高度怀疑这位患者患的是这种新型肺炎。 据李文亮1月31日发表的微博: 1月10日,他开始咳嗽,随后病情加重,并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1月11日,开始发烧。 1月12日,住院。后进入武汉中心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监护室接受隔离治疗。 1月31日,呼吸困难、无法行动,躺病床上的李文亮通过社交媒体讲述了他被公安传唤的经过。他还上传了一张武汉市公安局下属派出所让他签字的训诫书的照片。 2月1日,李文亮确诊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他发表微博称,“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他之前的几次测试都是阴性,但最后的一次测试终于确诊。 不仅如此,李文亮的父母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并住院。 2020年2月6日,《新京报》快晚间从武汉市中心医院内部获悉,该医院曾被公安找去作为“造谣者”训诫的李文亮于2月6日晚抢救无效去世。 国际卫生组织(WHO)通过官方推特网页第一时间对李文亮去世表示哀悼,并感谢他在“此次疫情中所做的工作”。 至于1月8日致2月1日之间,李文亮的几次测试结果为什么均显阴性?是试剂不稳定还是有其它原因呢?他和他的同事都接触了哪些人,大疫当中,其中细节可能已无法核实。 李文亮在香港返送中事件时,通过微博把自己定为1.4亿“护旗手”之一,并转发给朋友、希望朋友也成为“护旗手”。被传染冠状病毒肺炎后,躺在病床上,他还曾发微博,表示信任“最高法院”,因为最高法院发表了他的截屏。 从李文亮医生的个案中,我们可以看到武汉大疫蔓延的时间线索、中国官方的办事程序。这是一场天灾,更是中共搞信息封锁所带来的人祸。

Read More

控制疫情真实信息 只为维护中共自身

随着武汉疫情的蔓延,越来越多的真相也浮现出来。疫情爆发初期有8人因称“出现SARS”,被武汉市公安局以“散播不实消息”为由被训诫。最新消息指这8人都是医生,并且都在抗疫第一线,这一事实,令国人震惊。 “疫情不可控,但人民可控”。控制不住病毒,就控制真相,然而正是对真相的控制,导致控制病毒错过了最佳的时机,到现在造成泛滥,中共又控制媒体宣传救治病患是多么的得力、热火朝天,而真相依然被掩盖。 “可控”是中共惯用的词汇,也是中共维护自己的惯用手法。这种独断专行、自以为是、反应迟钝的体制弊端在疫情蔓延中暴露无遗。 1月28日,武汉新增确诊病例高达892例。湖北省副省长马国强解释称,这是因为检测权力下放与检测速度提升。1月16日之前,武汉的病例要送到北京的中国疾控中心才能确诊,16日之后湖北省疾控中心才有检测资质,最近资质下放到武汉市疾控中心和相关医院。 换句话说,武汉市将前期未能及时通报病例的责任甩向了中国疾控中心。那段时间疾控中心在干什么呢?16日之前,武汉已经有多名医生被传染,但仍不能被确诊,而当时在韩国、泰国出现的病例都能确诊,中国疾控中心是水平不够吗?据称那时他们还在优化检测试剂,16日才给到武汉。 按照中共的逻辑,只有最高机关才能说了算,而中国疾控中心最终也会因此而不承担责任,中央又把责任甩回地方。在中共踢皮球之时,众多老百姓却要承受灭顶之灾。 试想,疫情是否猛烈爆发,是否人传人,是武汉的一线医生更了解,还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更了解呢?十几名医护人员被传染,“专家”还在称不会人传人。 疫情爆发后,很多公司和个人想捐助急用物资,但是送不到武汉,因为只有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捐赠才能送达,然而这个机构在汶川大地震等等丑闻中,早已失去信用。捐助本身就应该依靠社会的力量,为什么还要国家垄断?根本上中共还是不希望民间的力量发展起来,哪怕对社会是有益的。 中共对内控制,对外排斥。1月28日,美国卫生及人文部新闻发布会上,部长阿扎尔透露,1月6日、27日、28日,美方曾三次向中国提出派遣医疗小组协助,但未被接受,虽然最终允许美方专家来华,然而疫情如火,耽误时间,等于害命。 这与60年代大饥荒时毛泽东拒绝苏联粮食援助如出一辙,对于莫斯科提出的粮食援助,毛的回应是:“哪怕把全中国人都饿死也不要赫秃子的一粒粮食,中国党和政府是有志气的。”在人道援助面前,中共视人民的生命如草芥,而仅仅就是为了他们的面子。 疫情不可控,但中共想控制老百姓的思想、控制舆论,控制话事权。 在《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清晰地揭露中共的“控制”基因, “共产党以垄断和肆意使用暴力,剥夺人民财产,以及最重要的,剥夺言论和新闻自由,剥夺人民的自由精神和意志,来达到其绝对控制社会权力的目标。以此而论,中共这一附体对社会的严密控制,可以说是古中今外无出其右者。” “党性被强化成了一贯的思维定式,千篇一律的行为模式,推展到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党性行为模式披上国家之皮,党性思维定式成为全国人民的自我洗脑,服从和配合邪恶的机制。” 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这个机制的上上下下,就不会以民为本。人命关天的大事,只要为了中共续命,都可以一再隐瞒、绝不认错。可喜,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对于中共的做事目的与其邪恶本质,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武汉肺炎期间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增加,就是一个例证。 minghui.org

Read More

瘟疫中的千金良方

瘟疫中是否存在千金良方呢?这里有个传说,或许对您有启发灵感的作用。 故事说的是,一位御厨告老还乡后,富贵在身,名望在上。终日闲来无事,闲情难耐,于是雇了一伙机灵能干的人,开了个酒馆。因为都是乡里乡亲的,酒馆渐渐成了大家消遣叙旧的地方。有事无事到酒馆坐坐,请客会友,热闹非常。 后来小镇隶属的县府一带,闹了很大的瘟疫,距京城也只有百里之遥。朝廷特派医组专员下来医治,但很长时间也找不出病源,用了很多药都不对症。 疫情越闹越大,眼看百姓一个个接连死去,人人都心惊胆战,恐慌不已。即使再富裕的人,有钱也买不到药,因为根本不知道什么药可以治。 人们看着刚才还好好的人,一回头就已倒地身亡;昔日繁华热闹的街面,早已冷冷清清;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又身负沉疴,没走几步便断绝了性命,横倒七歪的躯体陈列在大街上。惊恐麻木间,大家皆叹人生无常,如幻如梦。这也难坏了宫廷上下各级官员,吓坏了宫廷内外达官显贵。荣华富贵,功名利禄,霎时一文不值,能保命才是关键。 老御厨看到这情景,早早关了酒馆,断绝与外界联系,整日躲进豪宅。尽管宅子被他死死的封着,但病魔还是隔着铜墙铁壁伸向了御厨,他开始体力不支,时常抽搐,头晕目眩,便血呕吐。 御厨觉得自己时日不多,登上自家高楼,看着城区内外,远近民舍。看着看着,陡然悲情丛生,怜悯万分。垂泪叹息着:唉,功名何在呀?想我一代御厨,名满天下,却也难抵疫情。福祸旦夕,谁人可保? 他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是快要死的人了,守些金银和满仓衣物食粮又有何用?还不如舍给那些孤苦贫家,让他们吃饱饱的,好好的穿上遮体的衣服,也不枉人世一场,让不幸染病的他们可以体面的去见祖先。还是都舍了吧。 人能动真念时,真是太珍贵了。 这样想着,御厨对疫情的恐惧和胆怯消失了。一股浩然正气充满内心,感觉身体也有了气力。随即他做了决定:敞开酒馆大门,吩咐那些胆大的人,每天熬粥煮汤施舍穷人,又吩咐佣人,把储备的衣物取出,送给那些衣不遮体的人。对于那些寒湿露骨的尸体,也派人整理好给予安葬。 很多富甲人家,看御厨这样一做,也纷纷效仿。反正都是一死,还不如死的有价值,有意义一些。大家对疫情的怕逐渐消失了。冷清的街面,也逐渐变得有生气了。 后来,大街小巷充满了人情味儿,满是关注,满是安抚,满城尽是温文细语,打斗的没有了,闹霸的绝迹了,连娼妓都自重了。一个月后,御厨惊奇的发现,他的身体渐渐康复了,气色回复了先前的红润。 一天,御厨在睡梦中,看到有道人骑着仙鹤向他飞来,飞到他身边时,唱偈到: “大德善化千金方,济世岂用草药汤?天外玄功金丹做,观汝德至救疟殃。快接仙丹吧!” 梦中,御厨双手一接,便猛然醒来。豁然看到,手中真有一盒仙丹,御厨不禁欢喜万分,对着道人飞来的方向,一拜再拜。第二天,御厨按照丹盒内的帖方,把部分丹药在几口大锅中化开,一一送给方圆内外的病人,效果真是神奇,病人瞬间便都康复了。 御厨又亲自把丹药送到京城皇宫。肆虐了几个月的疫情,在御厨的德行善化中彻底解决了。皇上闻之仙丹的来历后,沐浴更衣,独处静室,忏悔思过,随后聚精会神,带着虔诚和敬意写下了几个大字:“千金良方——德”。 minghui.org

Read More

非典中我闯了过来

〖大陆来稿〗二零零三年非典时期,我在河北省秦皇岛市念大学,也莫名其妙的开始出现发烧症状,并伴有干咳。我在宿舍挺了几天之后不见好,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让我回家。我就坐火车回到了家里。回家之后发烧症状仍然持续,躺在床上,动弹不了,一会一身汗,一会一身汗。 母亲修炼法轮大法,我从高中时候开始跟母亲去公园炼功,看大法书。但是我上大学之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也失去了修炼的环境。但我一直相信法轮大法好。母亲让我心里想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放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给我听,我听一会昏睡过去了,醒过来就接着听。 就这样大概一周的时间,有一天我突然觉得有点饿了,想吃东西了。吃了点东西之后,我就洗了热水澡,然后我就好了!过了两天我就回学校了。回到学校的第二天就开始封校了。 我的症状和当时的非典症状非常吻合,但是我没吃一粒药,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我的症状不治而愈。 这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件确确实实的真事! 大家都知道,非典时期有些人发烧了就被隔离,可能原本不是非典最后也被感染了,现在又是一样,只要你出去就到处被测体温,谁能保证自己就没有个头疼脑热呢?要真是被逮到发烧了,不明不白的和其他病人一起隔离,那真是冤死了!可是这个时候你找谁说理去呢,大家都视发烧者为瘟神,人人自危! 这次疫情本来可以尽早发布消息,尽早采取措施,但是错过了黄金时间。最早发布消息的八名医生,被威胁约谈。只是一个武汉市,中共也不调集足够的医疗物资和医护人员,很多人染上瘟疫却不被收治,而中共却对帮助人保命的“谣言”下死功夫阻挡。真是“防人之口,甚于防疫”啊。 这个邪党体制迫害死了中国八千万生命!这个疫情目前没有特效药,医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发展的又很快!老百姓得自己保护好自己!希望同胞们请放下你们被中共谎言灌输的偏见,试一试这个不要你一分钱的救命秘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你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平安渡过这次劫难! minghui.org

Read More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序言

从第一个共产政权苏俄出现到今天,整整一百年过去了。在短短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共产主义造成了上亿人的死亡。共产党从一开始就亮出了与神争夺人类的旗帜,喊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要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共产主义来自何处?为什么宇宙中会冒出个共产党?共产主义的本质究竟是什么?结局又会怎样?对这些根本问题的答案,人们众说纷纭,现在是揭开谜底的时候了。 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它并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因为人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 (灵魂)还会轮回转生;但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1989年柏林墙倒塌,随后苏联及东欧共产主义阵营迅速解体,似乎全世界都认为“冷战”已经结束,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溃不成军;连残余的共产国家自身都感到危如累卵。而实际情况是,原教旨的和改头换面的共产主义思想及因素依然肆虐全球。这里有仍公开承认是社会主义的国家,如中、朝、古、越,也有打着民主或共和旗号实行社会主义的诸多非洲和南美国家,更有被共产主义因素严重侵蚀而不自知的很多欧洲和北美民主国家。 无论是暴力扩张还是悄然渗透,“共产邪灵”彻底毁灭人的方法就是破坏创世主为最后救人所奠定的文化。人类失去了这种文化,就失去人之为人的标准,在神的眼中成为徒具人形的兽,不仅道德上失去约束、急剧堕落,更无法理解创世主下世救人所开示的天机,也就失去了大难来时被救的机会。这是生命最大的劫数——被永远销毁,也是“共产邪灵”的终极目的。 本着对神造生命的无比珍视,本着对人类的深切关怀,我们写下这本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向世人系统分析和揭示“共产邪灵”通过破坏文化、败坏道德而毁灭人类的天大阴谋。 在不同的民族中,都流传着最后神会来拯救人的传说。人类已经走到了宇宙历史的转折关头,而共产邪教就是人类此时获得拯救的最大障碍。因此,我们迫切地以为,必须彻底揭示其终极的邪恶目的和手段,让人类能凭良知本性的判断抛弃共产邪教、和平解体共产组织并系统清理共产主义邪恶因素,迎接人类的新纪元。 本书分上下两部:上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下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世界篇)》。大纪元将首先发表上部《中国篇》,下部将在不久以后推出,敬请关注。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真心希望中华民族文明善良、繁荣富强的人!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关心人类命运的人! 《九评》编辑部 2017年11月18日 epochtimes.com, ntdtv.com 已满: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https://www.ntdtv.com/gb/prog1728

Read More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7):全球野心(下)

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 3. 最具中共特色的“超限战” 中共在实现其全球野心的过程中,完全没有道德底线,不讲任何规则。正如《九评共产党》中所说,中共的起家历史,是一个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其中包括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1]这些基因在中共全球扩张过程中承传不断、随处可见,手段和恶性程度不断强化和发展。而中共的超限战思想就是这些邪恶特征的集中体现,也是中共步步得逞的重要原因。 超限战思想一直贯穿中共的军事实践。1999年,两个中共将领正式在其军事著作中提出“超限战”一词,并将其总结为一套军事理论体系。超限战,顾名思义,就是“超越一切界线和限度的战争”,“用一切手段,包括武力和非武力、军事和非军事、杀伤和非杀伤的手段,强迫敌方接受自己的利益”,“手段无所不备,信息无所不至,战场无所不在”,“超越于一切政治的、历史的、文化的、道德的羁绊之上”。[2]超限战意味着“一切武器和技术都可以任意叠加;意味着横亘在战争与非战争、军事与非军事两个世界间的全部界限统统都要被打破”,“超越一切界限并且符合胜律要求地去组合战争”,用超国家、超领域、超手段、超台阶的方法进行,金融、贸易、网络黑客、媒体、国际法等都将成为可能的战场,包括恐怖战、生化战、生态战、原子战、电子战、毒品战、情报战、太空战、走私战、心理战、金融战、贸易战、媒体战、网络战、意识形态战、制裁战等等。[3] 《超限战》作者认为,战争的“泛化”是未来必然的结局,必须将所有的领域都军事化。他们认为,大量不穿军装的非军事人才是超限战的关键,政府必须尽快介入所有的无形战争领域,为战争预做准备。[4] 人们把很多领域称为战场,但那只是一种比喻。中共却是在真实意义上把一切事务战争化,它把一切领域都视为战场,任何时候都处于战争状态,任何人都是战争的参与者,任何矛盾冲突都被视为“你死我活”的斗争,动辄上纲上线,动员举国之力,使用战争手段达到目标。上世纪40年代,中共曾经在夺取政权的内战中,用经济战导致国民政府经济崩溃,用谍报战先于国军部队直接拿到国军作战计划,用各种阴谋辅助军事行动打败国民党。这些历史上的超限手段,今天中共仍在使用,而且规模更大、范围更广。超限战意味着破除通行规则和道德底线,这使大多数西方人、西方政府和企业无法理解中共的行事方式,更难与之抗衡。 中共的这种超限战思维和做法贯彻在各个领域中:通过大外宣对全世界输出党文化谎言,管控全球媒体,进行意识形态上的超限战;用名利、美色、人情、贿赂和淫威,拉拢统战联合国领导人、各国政要、智库学界名人、财团大亨、各界有影响的人,培养“中共的老朋友”,为中共站台,帮助它度过统治危机;扶持、煽动、联合流氓政权来牵制美国和西方政府,用订单外交来分化自由国家,实施政治超限战;用十几亿中国人的市场作为诱饵,与各国在经济上深度交融,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利用这些国家对中共的经济依赖,“一荣共荣、一损俱损”,来捆绑各国;用破坏WTO贸易规则和虚假的改革承诺,积累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用资本主义的营养,养肥社会主义的肌体;用市场、外汇和财力做武器,通过经济超限战压制人权,逼迫各国放弃道义责任和普世价值;信息技术上使用人海战术,强迫国民和私企盗窃发达国家的信息;外交上对各国有拉有打,分而治之,一手是经济诱惑,一手是威胁报复,并任意把本国和他国国民变成人质等等。很多看似平常的小事,都被中共利用来达成其邪恶目的。 1)“大外宣”:把党文化推向全球 中国一家国营广播公司在伦敦设立的分支机构,开张之后招聘,有近6,000人申请了90个要求“从中国的角度报导新闻”的职位,中共遇到了一个让人羡慕的问题:应聘者太多了。[5]人们对中共喉舌招聘的趋之若鹜,反映出西方传媒业的衰落,更衬出中共大外宣对这个世界的威胁。 (1)全世界最大的宣传机器 毛泽东曾要求,新华社要“把地球管起来,让全世界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6]过去中共做不到的,现在就要做到了。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媒体面临财务困难破产危机,中共抓住时机部署了一项“大外宣”战略。《人民日报》、《中国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CCTV)、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中共喉舌纷纷“走出去”,把报社、电台、电视台直接开设在世界各地。《南方周末》新闻部前主任长平表示,从2009年开始,中共当局划拨450亿元人民币进行所谓的“形象公关大外宣国家战略”。而据中国媒体人披露,450亿还只是公开披露的一小部分。[7]英国媒体估计中共每年花费100亿美元在对外宣传上。[8]2018年3月,中共整合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国家广播电台,组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由中宣部统一领导,对外称“中国之声”(Voice of China),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宣传机器。 新华社曾在纽约时代广场租用了一块面积最大、位置最优的巨型广告牌,为中共宣传造势,轰动一时。2016年,中共特意把中央电视台在海外的名称从CCTV更改为CGTN(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中国全球电视网)。 中共的对外宣传手段“与时俱进”,其喉舌媒体的海外记者站实施“本土化”战略,主要招募当地记者和主持人。一张“习近平通过视频访问CCTV美国站”的照片显示,90%的记者都不是华人。[9]节目内容制作从国内全面转移到国外,在当地雇用记者,在外国人的地盘上,用外国人的面孔、用外国人的声音、用共产党的思维,混淆中共和中国,用洋人来“讲好中共(不是中国)的故事”、“传播好中共(不是中国)的声音”。这是中共大外宣中最有特色的一幕。中共还给年轻一代国际记者提供奖学金,包吃包住让他们到中国参与培训或者读学位,给他们灌输中共的新闻观。 伴随着在非洲的经济新殖民,中共的媒体也已经把黑手伸到了非洲的各个角落。来自中国的电视和媒体集团四达时代传媒有限公司(StarTimes Media Group)现已在非洲大陆的30个国家里开展业务,号称是“非洲发展最快、最具影响力的数字电视运营商”。乌干达的一位计程车司机说,“越来越多的非洲人通过观看当代中国电视剧了解中国社会。”[10] 中共的喉舌因为缺乏信誉、自说自话而造成对外宣传效果不佳。让外国媒体自愿成为中共喉舌的代言人,对批评中共的媒体和个人给予无情打击,让所有人都来为中共摇旗呐喊,是中共大外宣的另一记猛药。 (2)把全世界的媒体都变成“新华社”

Read More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26):全球野心(上)

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 前言 上世纪初,魔鬼安排其人间代理苏共以暴力夺取政权,同时为其在世界舞台的最后一出大戏的主角做了铺垫──这就是当时由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一手建立的中共。此后数十年间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主角的是苏共,和西方自由阵营正面对抗的是苏共,西方人也一直以苏共和东欧共产党为样本来认识共产主义。这给了中共充分的时间发展壮大。 上世纪90年代初苏共解体,中共登上国际舞台替换苏共唱主角,用难以察觉的非暴力方式利诱人们与之共舞。此时的中共摇身一变,宣称不再纠结意识形态之争,而以“改革开放”的旗号极力拥抱全球化、发展极权制度下的权贵资本主义经济。许多西方学者、企业家和政客们因此并不把中共当作共产主义政党看待,至多认为它是一个“另类”的共产党。 但事实上,中国共产党集中了共产主义的“假、恶、斗”和人类几千年政治权谋中最狡猾最阴险的部分,用利益诱惑人、用权力控制人、用谎言欺骗人,把这些魔鬼的工具掌握得炉火纯青,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中国拥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和辉煌的传统文化,世界上很多人具有很深的中国情怀,对那片古老的土地和中国人民抱有好感和敬意。中共充分利用了这一点。在其篡取政权后,绑架了中国人民和整个国家,混淆“中共”与“中国”的概念,把自己的野心隐藏在中国“和平崛起”的外衣下,这也构成了国际社会识别中共的难度。 但万变不离其宗。中共的经济合作策略只是为了用“资本主义肌体的营养”[1]养肥自己的社会主义躯体,为稳固其统治、实现其野心服务,并非为了中国真正的繁荣富强,其具体做法处处与普世价值相悖。 人类正常国家的立国之本来自于历史上的先哲、来自对神的信仰,要求遵循创世主所定下的行为规范、保持高尚品德、保障私有产权、恪守普世价值。正常社会的经济发展也都要有相应的道德水准支撑。魔鬼有意在中共党国里反其道而行之,在中共道德最败坏时,打造了一个快速崛起的“经济怪胎”。邪灵安排这场“经济奇迹”的目的很简单:没有经济上的强大,中共就没有对世界的发言权。邪灵并不是为了中国强大而安排这一切,而是要利用人对金钱和财富的崇拜,让全世界在经济上和国际事务上有求于中共。 中共对内用暴政和资本主义中最不好的部分来运作这个体制,颠覆人类的道德,赏恶惩善,让最坏的人在社会中最成功。其政策把人性中恶的一面放大,又用无神论造成人无所畏惧的彻底堕落。对外则极力在全球鼓吹“中国(共)特色”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利用经济利益诱惑,让自由世界的人们放弃道德原则、默认其在中国实行的大规模信仰迫害和人权侵害。很多西方国家的政要和大公司为了利益向中共妥协出卖良知,按中共的规则行事。 西方国家希望对中共进行和平演变,中国表面上的确现代化和西化了,但是中共的核心从来就没有被演变过。几十年下来,真实的结果却是中共成功地和平蚕食了美国的立国之本和人心。魔鬼就是要在精神道德层面上摧毁人类的普世价值。 中共是共产邪灵在人间的代表,它为了毁灭人类而来。中共是当今世界文明的最大威胁。魔鬼让中共扩张全球的直接野心是将其毒素散布世界,并最终以强制形式胁迫人背叛传统、背叛神。其直接的全球野心即便没有得逞,在这个过程中人们被它用经济利益诱惑放弃道德原则,或者被它的金融圈套勒索控制,或被它在政治上渗透,或被它的大外宣迷惑,或被它的军事威慑恫吓而不敢谈道德原则,无论如何,魔鬼都同样达到了其目的。 面对如此巨大的危险,人们不能不仔细考察中共的野心、策略、手法及其背后的目的。 1. 中共野心是取代美国,称霸世界 1)中共称霸世界的野心一以贯之 中共不满足于做一个地区大国,而是要争霸世界,这一点是由中共的本性决定的,是与生俱来的。中共的本质是反天、反地、反传统的,要用暴力打碎“旧世界”,消灭国家、消灭民族、消灭阶级,“解放全人类”,这注定它一定会不断扩张,要以共产主义形态一统天下。因此,共产主义从一出现,就必然是一种“全球主义”的学说和实践。由于传统文化的力量曾经相当强大,在某些具体时间、地点,共产邪灵不得不采取渐进的、迂回的方式,宣称“社会主义首先在一国建成”,“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与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党轮替不同,中共一党独大,其战略目标常常以几十年、上百年为时间段,分步骤实现。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很快就喊出“超英赶美”的口号,搞“大跃进”,后来迫于国内和国际形势,曾经长期采取低姿态蛰伏。“六四”屠杀之后,中共遭到国际社会的围堵。当时中共评估形势后认为尚无法和美国抗衡,因此提出“韬光养晦”、“绝不当头”的方针。这并非是中共改变了其目标,而只是在争霸的不同阶段采取的不同策略、不同姿态而已。 从另外一个层面上观察,共产邪灵“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在全球范围内率先扶植的是苏联,其真正目的是要把中共锻炼“成熟”,作为最后时刻毁灭人类的利器。 2)欲称霸世界,必打败美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是维护世界秩序的国际警察。任何一个国家要想称霸世界,必须打败美国。因此,在大的战略方向上,中共必然以美国为主要敌人。几十年间美国一直是中共的假想敌,中共从没放弃对美国的全方位“进攻”做准备。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2049百年马拉松:中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中分析,中共有一个长期的战略计划,那就是在中共建政100年时,颠覆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政治秩序,称霸世界。在中共国防大学制作的电视片《较量无声》中,明确表达了与美国较量的野心:中共在实现其主导世界的“伟业”的过程,“必然始终伴随与美国霸权体系的磨合与斗争,这是一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世纪较量。”[2] 中共的全球战略布局围绕着对美战略展开。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林蔚(Arthur Waldron)2004年在国会参议院的一次听证会上陈述:中共军队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支专门对抗美利坚合众国的军队。[3]事实上,不仅在军事方面,中共的大部分外交活动、国际战略都是直接或者间接针对美国的。 3)全方位渗透和围堵美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