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游记》试解(二) 掸尘

《西游记》试解(二) 掸尘

二、取经与修炼

《西游记》写的是唐僧师徒取经的故事,其实它更是一个修炼的故事。取经路上的艰难与磨炼,正是一个人修炼过程中所必经的魔难。为什么说那是必经的魔难呢?譬如人的七情六欲,那是人人都有的,而在《西游记》中则用七个蜘蛛经来形容七情。这些魔难,表面看来都是外在的,可是说到底又都与自身相关,也就是 一个人本身的魔难。在修炼界称祛除自身的魔性为“炼魔”。消除魔性,靠的是自身的佛性,这也是为什么要在前七回将孙悟空着重描写的原因之一,孙悟空就是唐僧佛性的象征。

(一)、五位一体所蕴藏的修炼因素

唐僧师徒连同白龙马五位,可以看成是一个人,书中对此也有多次暗示。作品最后,在写到“五圣成真”时有一首诗说的更明白,其中开头四句是:“一体真如转落尘,合和四相复修身。五行论色空还寂,百怪虚名总莫论。”“一体真如”指的就是一个人;“合和四象”,是修炼中的术语。传统的道家修炼,将肾、心、 肝、肺分别用玄武、朱雀、青龙、白虎来代指。它们在五行中又分属于水、火、木、金。五行的相生中,木能生火,金能生水;《性命圭旨》中讲,龙木生火,同属乎心。虎金生水,同系于身。心不动,则元气聚;身不动,则元精聚。精凝气聚,即是指金木水火混融于土之中。合和四相即是指此。

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对应的五行属性分别是水、金、木、土、火。书中常用金公指孙悟空,木母指猪八戒。母与公对应的也就是阴与阳。 还有一个含义,因为火能克金,称为金之公,所以金公也代指火;因为水能生木,为木之母,所以木母也包括水。从阴阳属性上讲,木与水同属阴,金与火又都属于阳。阴阳交媾,须由土相助,土即是指沙和尚,又被称为黄婆。所以《西游记》的取经过程中,都是这三位在铲妖除魔。而他们铲妖除魔的过程也就是修炼的过程。

唐僧师徒在内脏及身体上的对应还不能这样生搬硬套。唐僧属水,应在肾脏。可是唐僧是人的主元神,主元神所在位置则是在人的泥丸宫里。猪八戒为木母, 也即是指水,他在肾脏的部位。《西游记》中也这样借猪八戒之口做了表述,说他自己被“卵二姐”招了女婿。这个卵二姐就是人两颗肾脏的比方。沙和尚对应的是脾脏。因为脾脏的作用是运化水谷、输布精微与运行水液的,所以他所在的流沙河才是“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孙悟空在心脏这个部位就不用说了,白龙马也应是这个地方,因为马属火,对应到内脏就是心,再说了,心和意又是一体的。

整篇《西游记》,孙悟空与猪八戒互相争斗、妒嫉、捉弄不断,那就是修炼中阴阳交配的过程。而沙和尚所起的作用就是一个调和。一直到最后,这三位才达到协调一致。书中还有这样的诗句:“五行匹配合天真,认得从前旧主人。炼己立基为妙用,辨明邪正见原因。 金来归性还同类,木去求情共复沦。二土全功成寂寞,调和水火没纤尘。”

孙悟空五百年前已经修炼成仙,唐僧也是十世修行之人,八戒、沙僧又何尝不是?八戒曾对悟空自述其前世修行的过程:“得传九转大还丹,工夫昼夜无时辍。上至顶门泥丸宫,下至脚板涌泉穴。周流肾水入华池,丹田补得温温热。婴儿姹女配阴阳,铅汞相投分日月。离龙坎虎用调和,灵龟吸尽金乌血。三花聚顶得归根,五气朝元通透彻。”沙僧也曾这样表白:“因此才得遇真人,引开大道金光亮。先将婴儿姹女收,后把木母金公放。明堂肾水入华池,重楼肝火投心脏。三千功满拜天颜,志心朝礼明华向。”

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说明,那就是这五位为何被贬下界的?唐僧、悟空都是因为傲慢;猪八戒因为调戏嫦娥;沙和尚因为失手打碎了一个玻璃盏;小白龙因纵火烧了殿上明珠。这些罪错放到人间看,不算什么,可是放到更高境界中来看,那就是这些生命变的不纯了。从修炼的角度看,人要修炼到无漏才能圆满。什么是无 漏?那就是一颗执著心也不能有,一思一念都是纯正的,才能得道成仙成佛。相应的,那些修炼成就在不同果位上的上仙们,他们的思想境界也就都是纯正的。有了一点纰漏,就不能在那个层次上了。就说沙和尚,看似很简单的一点罪错,可是这一点罪错却是那个境界中根本就不应该发生的。为什么会失手?那不是走神了吗? 那不是心有杂念了吗?从这个角度上看修炼,那真是无比严肃的。

唐僧师徒的内在联系在书上也有暗示:唐僧是十世修行之人;孙悟空则是菩提祖师的第十辈小徒;连沙僧项下挂的都是九颗取经人的骷髅头。

从另一个角度讲,唐僧师徒四人分别表述了修炼人的几个方面。唐僧表面看来毫无能力,软弱而胆小,但有一颗坚如磐石的取经信念;孙悟空是心猿,活泼、 机灵、无拘无束,既能明辨真假,又能伏妖降魔;八戒与猪的好吃懒做非常一致,同时又好色,图安逸,贪占便宜,嫉贤妒能;沙和尚表现的则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安守本分,忠于职守,清静而仁厚;白龙马虽说没有过多的描写,但是也是一个默默无闻,只管前行,不计艰险的形象。

(二)、五行山、两界山与孙悟空的神通受限

孙悟空被如来压在五行山下有一个寓意,作为大道修炼象征的孙悟空已经基本完成了他的修道历程。从佛家讲,他已经“明心见性”了,当然,“明心见性” 后,就是“见性成佛”了,可是这并不是这两句话说说那么简单。孙悟空悟道后,回到花果山为什么要清除混世魔王?又为什么要大闹天宫?在八卦炉中还要进一步修炼?所以说,他修道的历程虽已完成,可是他还要继续修炼,将自身的魔性,比如自傲,要完全磨炼掉,才能真正的修炼成功。孙悟空被压于五行山下是让他经历魔难的。

五行山的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的意思。也就是说,在这之前,作为大道修炼象征的孙悟空,完全是从心猿的角度上去表现一个人修炼的历程的。而因为狂傲被压于五行山下时,孙悟空就等于被尘世所埋了。唐僧将孙悟空救出五行山,并不等于他已经脱离尘世,而是说主人已经开始修炼了,作为心的象征的孙悟空自然也就开始了与主人合一的修炼。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许多修道的人都明白,人没有修炼之前,说不定在他的前世,甚至生生世世都是在修道当中,当然那个修炼,就象孙悟空前七回的修炼一样,可能具有非常大的神通。可是一旦这个人再转世的话,没有修道之前的这段时间,这个人就象是睡着了一样,完全迷失在常人之中了。如果他开始了修炼,他本性的一面一觉悟,才能真正的再去修道。如此往返,有的人要经过多次才能修炼圆满的。唐僧就是个十世修行之人。

当然,我们在作这种介绍的时候,已经揭示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孙悟空的神通,为什么在跟唐僧取经之前,普天的神将奈何他不得?可是一旦跟了唐僧,却有许多的不如意。那是因为,跟唐僧之前,表现的孙悟空完全是一个人心性的修炼,将一颗修炼的心十足的表现了出来,那他当然可以没有任何拘束的上天下海了。 可是跟了唐僧,就等于多了一个肉身,他的神通自然受到了限制。还有一个问题,取经路上的魔难,表面看是针对唐僧的,可是唐僧那个执著心没有去掉的情况下, 孙悟空再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就象孙悟空大战红孩儿,红孩儿是唐僧心火过旺的象征,也具有心的属性,甚至可以说是心的一部分。同为心的象征的孙悟空怎么能够一棍子将红孩儿打死?所以只有等请来了菩萨,将心火去除后,心才能归正。

五行山为何又改为两界山了呢?表面是国界,它实质是一个人真正修炼前后的界线。

(三)、八十一难从何来

唐僧取经之初,路经法门寺时说:“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可见,所有魔难,皆从他自心生起。这种说法很对。只要他有一颗人心,就会对应出相应的魔难。例如太宗送他两个随从与马匹时,他大喜。这透露出来的就是一种依赖心,所以,还未出国界, 那两个随从便被野牛精、熊罴精和老虎精吃掉了。须知,他在说“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时,两个随从就与他在一起。也就是说,一个人要修炼,很多心是根本就意识不到的。修炼本是一个人自己的事,只能向内修自己那颗心,怎么能依赖于外人呢?

因为唐僧是从常人开始修炼的,他不同于自己的几个徒弟,即使悟空告诉他是魔在阻拦,他也不相信。人身上的魔性有些隐藏得相当深,有些还是生而有之 的,也就是说,只要当了人,没有修炼得道前,都是有种种魔性的。比如,孙悟空打杀白骨精时,那白骨精分别变作美女、老妇、老公,唐僧哪里认得?可是这个白骨精却是人人都有的,唤作尸魔。道家认为,人人都有三个尸魔,所以才有了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第五十回中,孙悟空去化斋,人家不给,他就偷舀了人家一钵盂米。而这边,八戒、沙僧在一败落人家见有三个棉背心,俩人各偷穿了一件,结果引来一场魔难,而这个妖魔也是偷了太上老君的金刚琢下界来的。

再比如牛魔王,有妻有子,还有朋友,这些妖魔从何而来?孙悟空说得明白:“自到西方无对头,牛王本是心猿变。今番正好会源流,断要相持借宝扇。”牛魔王怎么会是孙悟空变化的呢?不能这样表面理解,那意思是说,唐僧有了执著心,在心上自然就生出这么一个妖魔来。那么,铁扇公主、红孩儿、如意真仙可不都 是心猿所变?

有了什么执著心就会招来什么样的魔难。唐僧为人师,这是一颗心。在乌鸡国,青毛狮子被逼得急了,也变作了一个唐僧。在天竺国玉华县,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各收了一个王子传授武艺,结果这好为人师之心就引来了一窝狮子。

有些执著心隐藏得非常深,是修炼人极不容易觉察的。例如:唐僧师徒到天竺国时,唐僧听说天竺公主正在抛绣球招驸马时,就对悟空说:我想着我俗家先母也是抛打绣球遇旧姻缘,结了夫妇。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也是一个执著,结果就招来了那场魔难。

当然这些难都是必然要发生的,也可以说是注定的。《西游记》后边写到三个犀牛精抢走唐僧后,孙悟空曾对和尚说“我师父该有此难”。第九十七回,师徒四人被诬送到监牢里时,孙悟空这样想:“师父该有这一夜牢狱之灾,老孙不开口折辨,不使法力者,盖为此耳。如今四更将尽,灾将满矣,我须去打点打点,天明好出牢门。”

西天路上魔难重重,师徒们为何不走其它路径?唐僧路阻火焰山时,八戒曾埋怨说:转路走他娘罢。可是土地却说:但说转路,就是入了旁门。又说:你那师父,在正路上坐着,眼巴巴只望你们成功哩!

就包括最后补的八十一难,重过通天河时,老鼋问唐僧自己拜托问如来自己何时可得人身一事时,唐僧“无言可答,却又不敢欺,打诳语,沉吟半晌,不曾答应”,结果被老鼋掀落水里。这一难中,唐僧的表现分明就是一个虚荣心在作怪。这与当年唐僧过通天河时所说:“世间事惟名利最重。似他为利的,舍死忘生,我弟子奉旨全忠,也只是为名,与他能差几何!”完全一致。

为什么那么多的妖魔要吃唐僧肉啊?由此我们也可看出,自身存在的妖魔,在人没有修炼时,它就在人的身体里,人死亡后,它就和人的尸体脱离,这些魔起的就是这些作用。所以,病也是魔,死也是魔,自身的魔性都是魔。可是当人要真正的修炼时,就要清除这些魔障,当然魔就不干。它也知道,人要修炼成神佛,人的身体就是一个永远不坏的身体了。在常人的肉身向神佛的身体演化过程中,自身的魔性当然就不干,所以它们就要拚命阻挡人的修炼。当人的身体这样转化时,那些妖魔可不真的都想将人转化成神体后的身体吃掉?可是它吃不掉,因为转化后的身体已经是金刚不坏的身体了,妖魔根本就够不到,这也是唐僧始终没有被吃掉的原因。没有修炼前的身体,只是常人的身体,那也是妖魔寄居的地方;修炼好后的身体,已经被封存起来了。这在修炼中是一个常识。

zhengjian.org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