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音頻)

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低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的撒旦為伍,同時利用各種低靈和魔禍亂人間。這個邪靈的終極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背棄神和傳統,聽不懂神的教誨而導致最終被淘汰。 前言 绪论: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第一章 共产主义魔鬼毁灭人类大势鸟瞰——魔鬼毁人之三十六计 第二章 欧洲发端 第三章 东方杀戮 第四章 输出革命 第五章 渗透西方(上) 第五章 渗透西方(下) 第六章 信仰篇:魔鬼让人反神、排神 第七章 家庭篇:魔鬼在毁掉我们的家庭(上) 第七章 家庭篇:魔鬼在毁掉我们的家庭(下) 第八章 政治篇:魔鬼在祸乱我们的国家(上) 第八章政治篇:魔鬼在祸乱我们的国家(下) 第九章

Read More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视频)

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低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的撒旦為伍,同時利用各種低靈和魔禍亂人間。這個邪靈的終極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背棄神和傳統,聽不懂神的教誨而導致最終被淘汰。 前言绪论: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第一章 共产主义魔鬼毁灭人类大势鸟瞰——魔鬼毁人之三十六计 OR 第二章 欧洲发端 OR 第三章 东方杀戮 OR 第四章 输出革命 OR 第五章 渗透西方 OR 第六章 信仰篇:魔鬼让人反神、排神 OR 第七章 家庭篇:魔鬼在毁掉我们的家庭 OR 第八章 政治篇:魔鬼在祸乱我们的国家 OR

Read More

解体党文化_音频

中共的历史是谎言与暴行交织的历史,而其谎言却分为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在于对事实本身的掩盖或歪曲;第二个层面,则在于给人灌输一套邪恶的善恶标准和扭曲的思维方式。这种灌输一方面以中共所劫持的国家暴力为后盾,另一方面更通过垄断的所有社会资源而强迫人从记事或学语的第一天即开始耳濡目染。 《解体党文化》绪论 《解体党文化》之一 – 系统的替代传统文化 《解体党文化》之二 – 系统的思想改造 《解体党文化》之三 – 灌输手段 《解体党文化》之四 – 被改造思想后人们的表现 《解体党文化》之五 – 宣传中常见的党文化 《解体党文化》之六 – 习惯了的党话 《解体党文化》之七 – 生活中的党文化 《解体党文化》之八 –

Read More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_音频

從第一個共產政權蘇俄出現到今天,整整一百年過去了。在短短一個世紀的時間裡,共產主義造成了上億人的死亡。共產黨從一開始就亮出了與神爭奪人類的旗幟,喊出「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要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序言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第一章 – 中心之國 神傳文化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第二章 –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第三章 – 暴力殺戮 惡貫穹宇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第四章 – 共產邪靈 毀人不倦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第五章 – 邪靈篡位 文化淪喪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第六章 – 以「恨」立國

Read More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_视频

從第一個共產政權蘇俄出現到今天,整整一百年過去了。在短短一個世紀的時間裡,共產主義造成了上億人的死亡。共產黨從一開始就亮出了與神爭奪人類的旗幟,喊出「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要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第一章 中心之國 神傳文化(更新完整版) OR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第二章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更新完整版) OR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第三章 暴力殺戮 惡貫穹宇(更新完整版) OR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第四章 共產邪靈 毀人不倦(更新完整版) OR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第五章 邪靈篡位 文化淪喪(更新完整版)

Read More

九评共产党_音频

在前苏联和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倒台十几年后的今天,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早已被全世界所唾弃,中国共产党走入坟墓也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九评之三: 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九评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 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九评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 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FULL VIDEO – EBOOK  LINK1 – LINK2 – LINK3 – LINK4 FULL AUDIO – EBOOK LINK1 – LINK2 – LINK3 – LINK4 epochtimes.com

Read More

九评共产党_视频

在前苏联和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倒台十几年后的今天,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早已被全世界所唾弃,中国共产党走入坟墓也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OR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OR 九评之三: 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OR 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OR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OR 九评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 OR 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九评 OR 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 OR 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OR FULL VIDEO – EBOOK 

Read More

【解体党文化】后记

中国曾是神眷顾和传播文化的主要地方。在远古时代,人神共存,在神的引领下,人们直接奔人体、生命和宇宙去研究探索,留下了太极、河图、洛书、周易、八卦、中医、汉字和预言等辉煌的成就。历史上慈悲世人的神佛,下到人间救度众生,留下了许许多多神迹,演绎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他们共同缔造了独具东方神秘色彩的中华神传文化或曰半神文化。正是这种独特的文化内涵,在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的一场场以天作幕地作台的人类文明兴衰的历史大戏中,让东方的华夏古文明奇迹般地一脉相承,延绵不绝。 宇宙在那漫长的岁月中,层层叠叠纵向和横向空间的无数的生命,经历了成、住、坏、灭的过程,走到今天,各个空间中败坏了的势力安排了共产邪灵,利用邪灵在人这个空间的表现形式共产党来危害人间。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在神州大地上,共产党采取了高压浓缩的方式,用无神论、唯物论破坏神传文化的精华,否定传统文化,宣传“马恩列斯毛”的伟大,从而系统的替代传统文化,确立共产党的文化理论;采取铺天盖地的暴力方式,批判儒释道,批判传统观念,灌输斗争思想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邪说,灌输进化论和所谓的现代科学,进行了系统的思想改造,把人变成了共产党的基本粒子;共产党更是利用无所不在的灌输手段,从宣传机器到教科书,从犬儒文人到各种文艺形式,彻底把人洗脑了。人们开始用颠倒的是非标准、变异的思维方式、八股的话语系统、暴力的行为方式作为日常思考、语言和行为的基础,中共由此建立起了为维持其生存而需要的邪恶的土壤环境——党文化。 当神再来到人间时,神的子民们已经不再信神,而且还要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神,用最刻薄的语言去嘲笑信神的人们。 但是,历史跟共产党开了一个大玩笑。把中国的传统文化破坏殆尽之后走到今天,如何满足十几亿国人的文化需求,如何面对同世界接轨时的文化输出,如何因应世界兴起的“中文热”,如何平衡与西方文化和宗教的关系,共产党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文化危机。在“中国制造”的廉价产品走向世界的时候,号称代表“先进文化”的共产党,居然羞于让它的“先进文化”——无神论、唯物论、马列主义、毛思想等等——跨出国门半步。在西方总统访问中国要高调去教堂做礼拜敬仰神时,中共领导人出国访问却从不敢搞一个公开的“马列主义先进文化”的讲座。 终于,中共在其文化走向死胡同的时候,把眼光投向了被它批倒批臭的所谓“封建落后”的中国传统文化。央视的晚会上出现了《千手观音》,孔庙门前也变得熙熙攘攘,中共甚至也号称要大力发展本土宗教了。舞蹈《千手观音》中所表现的观音菩萨是中国人最熟悉和崇拜的神,不过从编导到演员,在细说作品的创作和排练过程时,并不认为其中有神的内涵。官方的解说是“观音菩萨不过是劳动人民善良的化身”,也就是一介凡人而已。相由心生,艺术作品是艺术家们心灵的直接反映。无神论者展现神的故事,人们除了欣赏到表演者纯熟的技艺外,体悟不到救苦救难的觉者的慈悲和圣洁崇高,也没有超凡脱俗的与神沟通的心灵感应及自我灵性的升华与超越。孔庙祭孔却“忘记”了如何祭孔,祭孔典礼乱如菜市场,更闹出供牲中牛尾巴猪屁股正对着孔子像的笑话。就算能够把表面的礼数学到家,人们心里并没有对神传文化的尊崇,不过是为了用孔夫子赚些钞票,这种形似而神非的炒作反而是对传统文化的进一步破坏。宗教的归宿在彼岸,而中共发展的宗教首先要接受不信神的共产党的领导。这样的宗教,何以面对神的教诲?用传统文化包装党文化,是中共对传统文化的再次糟蹋。 博大精深的神传文化,被共产党掏空了神的内涵,掏空了文化的灵魂,只剩下了一堆杂耍和古董。信仰的失落必然导致道德的沦丧,并引发文化的堕落。今天的“中文热”,热的只是外人们想到乱世的中国捞一把银子,哪里有历史上“万邦来朝”时对大唐盛世和中华文化的仰慕?中华文化被中共破坏得如此不堪,还有多少文化的神韵?如何立足于世界?失去了文化之根的中华民族还能走向哪里? 历史给了中国一个机遇,也成为了一个劫数。共产党走投无路为自救而启动的改革开放,把中国带入了一个扑朔迷离的境地。穷怕了的中国人,在稍稍松绑之后爆发出对生活的热烈追求,廉价的劳动力加上勤劳智慧创造出了经济的奇迹。经济的发展必然需要文化的支撑,需要道德信仰的支撑,需要一个适应发展的政体的支撑。但是,承载着一个十几亿人的巨大经济体的却是党文化,而党文化正是扼杀传统文化和道德信仰的刽子手。于是,一方面世界掀起中国热,中国变得日益举足轻重,另一方面,中国社会危机四伏,道德诚信全面崩溃,整个社会极度腐败,生态环境高度恶化,贫富两极分化,社会不公,民怨民愤,信仰真空,媒体钳制,人权恶化,外面的人想去中国淘金,里面的有钱人想方设法资金外逃和移民他国……有人说中国要崛起,有人说中国要崩溃,真个是乱象丛生! 人们并不是认识不到,乱的根源就是共产党。包括中共媒体都在讨论,反腐败是体制问题,治理环境是体制问题,解决金融危机也是体制问题,人权和信仰问题还是体制问题,都知道一切问题的最后都卡在了体制问题,而体制问题就是党的问题,而中共的底线就是决不放弃共产党的领导。于是,党的因素成为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障碍,去除党的因素成为正常讨论和解决中国问题,包括重建中国文化的先决条件。 人们找到了乱的根源,却找不到问题的出路,因为卡在了党文化上。人们被共产党制造的各种谎言和造成的恐惧包围着。或者被谎言所误导,或者被恐惧所震慑,在如何对待党,如何清除党因素时,人们的思维表现扭曲混乱至极,明明知道共产党危害中华,却要去为共产党寻找各种借口。《解体党文化》一书正是详细论述了党文化的建立过程和在方方面面的种种表现,以期帮助人们摆脱党文化,解体党文化,恢复正常的思维。其实,那些中共编造出来的谎言,无论表面看起来多么地貌似完备、高深或诱人,如果我们回到基本的道德是非层面,那些谎言都不值一驳。 每个中国人都希望中国崛起,中共也在利用这个口号为自己贴金,继续蛊惑民众。但应该清楚的是,如果中共不解体,人们不从党文化思维中走出来,中国就不可能真正崛起。在历史上,中国曾被称为“天朝上国”,“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我们的强大不仅仅是经济的强大或武力的强大,亚历山大、凯撒大帝乃至纳粹德国的武力及经济都曾盛极一时,但他们的帝国却迅速衰落、分崩离析,唯有中国依靠文化的力量让我们民族的血脉延续了五千年。 在破解党文化的过程中,我们不断对比党文化与中国正统文化或现代自由社会的文化,尤以前者为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主张文化复古。中国几千年流传的文化中也存在着许多糟粕,为党文化的推广与建立提供了着力点。我们所推崇的是儒释道信仰中所包含的敬天敬神、珍惜生命、重德行善的精神,并由此达致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和谐共处。 《解体党文化》一书所描述和批判的很多问题,共产党并不都是始作俑者,很多其实源于人性自身的弱点。神传文化能够帮助人们对这种人性弱点进行反省修正,而党文化却恰恰是有意地引诱甚至强迫人们向外寻找问题的原因,千方百计放大和利用人性弱点,加以极端化,使其破坏性的规模和强度超过任何其他社会和时代。正因为如此,没有真正对自我道德良知的反思和拷问,我们就清除不了生命微观中的党文化,甚至会为自己在党文化建立过程中的推波助澜而寻找借口,不敢正视。 共产党摇摇欲坠,却又是个庞然大物,其巨大的阴影造成了许多人的无奈。三年,五年,十年,三十年……,人们在数着共产党什么时候垮台。其实,人们在直线外推历史发展时,常常没有意识到改写历史的经常是一些意想不到的因素。历史上无数强权在突然之间倒塌了,那一切看似偶然,其实都是神的安排。 对神不敬,必遭天谴。天灭中共,此乃天意。共产党不可一世,但天意难违。《九评共产党》及其掀起的退党大潮,正是天意在人间的展现。而解体党文化,清除党文化的毒素,正是顺天意而行的必然之举! (大纪元插图) 解体党文化,才有未来中华民族的崛起,才能重建人与神的联系,重建人与人的和睦,在广阔壮丽的新天地中修身养德,生生不息。 dajiyuan.com / epochtimes.com 已满: 九评共产党

Read More

【解体党文化】之八:习惯性的党文化思维(下)

3.有不符合党观念的想法危险意识 “这些话以后千万不能说——尤其是不能到外边去说!” “这些想法反动,很危险,连想都不能想。” “注意,不能谈这些危险话题,对你自己没好处。” “我们换个话题好吗?你知道,谈论这个问题是很危险的……” 这是人们经常可以碰到的一些反应。对于不符合党观念的想法,人们有着高度的敏感,那是危险的禁区。 1)“危险意识”无处不在 在开放初期,一位台湾历史学家应邀到大陆参加学术交流。当着那些历史学家的面,他直陈共产党歪曲历史,尤其是关于国民党抗日的历史。当时的会议主持,同样是一位知名的历史学家,听后赶紧说:“你敢说,我可不敢听。” 另一位大陆学者在海外第一次看到法轮功数千人的大游行时,他这样描述自己的观感:“我立即感觉到了我头顶上似乎是有一根天线,在张皇失措地探向太平洋的彼岸。我探什么?我在探大陆的各种禁忌和口径,我在斟酌我吐出的每一个字,回国后会带来麻烦。此时此刻我特别感到我的嘴和腿似乎都在颤抖,我特别感到做一个中国人口齿之间的艰难!” 2004年在加拿大有一个民间审判江泽民的集会,一位组织者邀请一位老人来看一看。在电话里,老人想了一想说,我还是不来了。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出来十七八年了,没有回去过,我还想在有生之年回去一趟,万一明天有人看到我把我汇报了,我这辈子不就完了。”他七十六岁了,虽然在加拿大生活了十六年,但是心仍然没有真正自由。 一位女游客到香港看到有关《九评共产党》的信息的第一反应是:“哎呀,这些人胆真大,敢说这些‘反动’的话,在国内早被抓起来了。”因为人们知道这些信息不符合中共的观念,所以,即使不在中国,还是无法不产生危险意识,“本能”地躲避。 人们知道高压电、过马路闯红灯、火灾、蛇等等东西危险,这些东西的出现会让人们产生危险意识。但是这些都是有形的东西,即使可怕也还可以躲避。而人对有形的东西的害怕,有时远远不及对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的害怕。共产党控制社会的最极端表现,就是内化成为中国人心里无形却无处不在的检察官,随时监控着人的一思一念。不符合党观念的想法,在每个人的意识里都可能出现。一旦产生这种危险意识,常常会带给人一种无处可逃的极度无助和绝望。伴随着对可能出现的后果的估计和猜测,自己吓唬自己又加重了对这种危险的恐惧。 目前最典型的一种表现就是对所谓“搞政治”罪名的恐惧心理。按照孙中山先生的说法,政本来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所以政治就是管理众人之事。在中国历史上,有学而优则仕的说法,就是有学识有能力应该成为治理国家的良才,那是一件很光宗耀祖的事情。中国历史上有很多有名的政治家,像诸葛亮、李世民,“政治家”向来都是一个褒义词。 但对于现今的中国人来说,一听到“政治”可能会产生反感,甚至恐惧。如果有人有对正当权益的诉求,或者对社会现象和政策的意见,或者一谈到共产党,马上就会被中共扣上“搞政治”的帽子。中共把“搞政治”轻易就弄成了一个可以用来诋毁别人声誉、肆意打击别人的罪名,让人们对被扣上此帽子的人或者团体感到危险,避而远之。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中国人认为“政治”是危险的,但人们却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政治之中。中共的一切事情都是政治挂帅。从学生所谓“思想品德”教育,到上大学、就业、参军,都离不开政治审查。对重要社会事件,更免不了要进行一番表态。四十年前,在家里种几根青菜,养几只鸡都是政治问题,要被割资本主义尾巴。在历次运动中,不跟上形势,“政治思想不积极要求进步”的人往往成为被社会歧视的对象。党反对的不是搞政治本身,而是看你是否与党保持一致。与党一致的时候,再大的搞政治都是正确的,与党不一致的时候,再不是政治的事情也会被扣上“搞政治”的帽子。 2)党文化造就的心牢 俗话讲,“初生牛犊不怕虎”。小牛因为没见过老虎,自然不会认为老虎危险。而很多中国人并没有直接受到中共迫害,但是这种思维却几乎人人都有。原因何在?是因为党文化使中国人产生了不符合党观念的想法危险的意识,给中国人造就了心牢。 从心理上讲,“危险意识”来源于“怕”。人脑子里想什么,别人又不知道,为什么会怕呢?因为人的言论和行为是受人的思想控制的。如果思想中有了不符合党的观念,保不准什么时候就露出端倪或者说漏了嘴,不就会遭到中共的整肃吗?历史上吃了这种亏的人大有人在。于是,人们为了保全自己,就连跟党不一致的想法都不敢有,要自我约束。不但自己不能有,还要让家人都不能有。整个社会造成了这样一个环境,这个环境又反过来强化了人们的这种“危险意识”。 不符合党观念的想法危险的意识与中共长期的思想灌输和高压统治是分不开的。 中共自建党以来,就周期性的杀人、镇压、搞运动,目的就是强化民间的恐怖记忆,巩固中共的政权。中共历史上的种种残酷的镇压手段,给人们造成了深刻的恐惧心理。中共控制一切资源,掌握中国人的生杀予夺大权,其迫害手段没有底线,也没有预知范围。持有与“党”不同意见的人,遭到的是从小到大,从经济、名誉、心灵、肉体、生命等各层面的压制和迫害。不信和质疑共产主义邪说,不满并批评共产党一党专制的人被定为“反革命罪”的重罪。即便是其党的高级干部,如果存有不同意见,也会遭到严厉的清洗。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共仍然实行着高压统治、特务统治和黑社会统治。其手段包括:封锁自由资讯,监听人们的言论,实行文字狱;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关押追求自由信仰、自由言论以及合法抗争的民众;监控海外归国人士;挟持国家资源进行海外渗透,等等。 (大纪元插图) 人与人之间的戒心也加剧了人们的恐惧心理。人们不知道谁最后会捅自己一刀,会告自己的密,党监视的眼睛似乎无处不在,有时是自己的敌人,有时却是自己的亲朋好友,甚至是自己舍命相救的人。告密成为了中共统治下独特的一道龌龊的文化景观。为了保全自己,很多人就采取了与党一致的做法,在稍微“敏感”一点儿的话题上,就不敢流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于是,接受了党文化的人们主动地用中共的思想考虑问题,揣摩中共的心思,体会中共的观念。表现形式有:先假定自己是中共,跟中共保持一致,然后判定什么是符合目前党观念的,接着拿这个规矩去衡量自己或他人的想法;对自己是画地为牢,努力排除自己不符合党观念的想法,连想都不愿想;对别人谈论“敏感”话题进行阻止和劝说,更有甚者直接就去举报或者打小报告,直接让党来迫害有不同想法的人;即便来到海外的中国人,在没有党控制的环境里,仍然“本能”地害怕,人们像机器人一样服从党的命令。 画地为牢(大纪元插图)

Read More

【解体党文化】之八:习惯性的党文化思维(上)

一种文化的形成通常需要漫长的时间,但是,在短短几十年里,共产党依靠超乎寻常的宣传灌输和触及灵魂的血腥实践把党文化在中国建立起来了,其成熟的标志就是党文化的思维从被动接受最终演变成为人们的思维习惯。一旦习惯变成自然,党文化成为人们生命的一部分,也就很难感觉是外在的灌输,而相信是来源于自己的心灵深处。党文化思维成为了我们民族的“本性”。有的民族喜欢思考,有的民族喜欢音乐,有的民族喜欢创新,各个民族的各种思维方式,可能千差万别,但都是出自基本的人性。而我们被共产党强加的“本性”却非出自人性,而是党性。党文化变异了我们的民族,造成人与人交往见面有戒心,语言中充满斗的意识;在文学、艺术创作上习惯性地离不开党;在生活中对于不符合党观念的想法感到有危险;习惯性地讲党八股话;混淆党与政府、党与国家和党与民族的概念,等等。 这种党文化思维在全社会习惯成自然,形成了一股影响到思维、语言、行为等方方面面的“习惯势力”。我们看到,即使共产党的组织解体,但党文化所形成的“习惯性思维”不能化解,那么未来的中国仍会是一个没有共产党但却带有深重共产党阴影的社会。如果我们的思维、话语以及行为中的党文化“习惯”不能得以清理,它还将影响我们的是非判断、信息分析与决策,我们仍然可能互相戒备、仍然会去掠夺自然战天斗地、仍然会觉得国际上“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等等。这就好比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即使发动机熄火,它仍可以顺着惯性滑行相当远的距离。因此在本系列的最后一章,清理一下党文化中的习惯性思维就显得尤为必要。 1.人人见面有戒心,语言中带有斗的意识 1)人人见面有戒心 中国人自古淳朴好客。孔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可是,在今天的中国,如果一个陌生人对你亲切,你想到的可能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揣摩他是不是图谋不轨;看见有人带着小孩寻求帮助,你也许会猜测那孩子是不是用来坑蒙拐骗的“托儿”;人在路边招呼你去帮个忙,你会警惕是不是附近藏着他的同伙,正等着傻瓜自投罗网。 相反,中国人到了西方,最大的感受之一就是人的友好。走在路上,不认识的人也会对你微笑,跟你打招呼;要是车子坏了,常常有人停下来问你要不要帮助;如果你有小孩在身边,人们更是要踊跃伸手。 “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是古人心中的礼仪之邦。今天为何在文明礼仪的故乡,反而不见了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和谐,而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充满了戒心呢?这种戒心还不仅仅限于陌生人。上下级、邻里、同事、甚至于亲朋好友之间,也常常存在防范心理。酒桌上的觥筹交错和“推心置腹”,掩不住背后看透世态炎凉后那颗自我保护的对他人的戒心。 可以说,今天的中国人心中都有一座警戒森严的城池。互相间的戒心成了一种习惯性的思维。正常社会的人并非完全没有戒心,看到鬼鬼祟祟的人,有戒心是无可厚非的。而中国人目前的戒心并非来自对方传递的信息,戒心不是因为对方,而是看到人就自己产生戒心,上来就假定对方有不好的企图。人人见面有戒心,时刻防备他人,这不是人的正常状态。有人说中国人活得真累。确实如此。 (1)习惯性的戒心是党文化造成的后果 人都单纯过,相信过,真心付出过。但在那一幕幕潮起潮落的运动中,或者自己整过人,或者被人整过,或者今天整别人,明天又被别人整,或者看到别人整别人,或者看到别人被别人整,或者昨天挨人整,今天整他的人又挨他整……中共几十年来的历史就是一部人整人的斗争史。 中国民间代代相承,靠宗族自治维系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中共的斗争哲学硬生生把这个关系撕裂了,取而代之的是以经济、社会地位来划分的阶级(群体)对立关系。人们开始用敌视的目光审视周围的人,用共产党的暴力手段来对付不同意见的人。党性、兽性、阶级性代替了人性,专政代替了关爱,敌意代替了友善,警惕代替了信任。人们被随时要求防范所谓“敌人”的“渗透”、“攻击”和“反扑”,由此既担负了防范“敌人”的义务,同时也产生了必须警惕“敌人”伤害自己切身利益的担心。在不相信道德、不相信神明、不相信天理的社会里,似乎只有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去提防别人,才可能换来一点安全感。长期下来,这种敌视防范心理就成了人们潜意识里的习惯性想法,戒备别人成了社会的常态。群体戒心可以说是传统信仰和道德被摧毁以及中共灌输阶级斗争观念的一种必然结果。 烘托整人闹剧的是种种见不得人的卑劣手段——特务、告密、打小报告、检举、揭发、倒戈、两面派、墙头草、划清界限、大“义”灭亲、夫妻反目、父子相残,邻里成仇、师生相斗、隔墙有耳等等。留心眼成为了人们求生的本能。 (大纪元插图) 如果说人整人造成的戒心还有丝丝裂缝的话,中共社会从上到下的谎言则把那些裂缝都堵上了。在心理学上发现,一个人如果在真心信任的时候遭到欺骗,会造成强烈的情感伤害。越是真诚过,伤害后会反弹越激烈,越会表现出强烈的戒心,甚至走向极端,对任何人都不信任。中国人当初曾经对中共盲信盲从过,但中共的种种出尔反尔,参与者的种种丑陋,受害者的残酷磨难,给人们留下了太多太多的心灵创伤。一次次的被骗被迫害,人们本能地形成了防备别人的心态。人们不敢再相信任何人,凡事先设想别人有问题,让自己警惕起来,以求生存的安全。 戒心让人不相信别人,怀疑一切。戒心成为习惯后,又会反过来自我强化。也就是说,“不相信”会造成更多更深的戒心。 《列子》中讲了一个“疑邻窃斧”的故事。有一个人丢了斧子,他怀疑是被邻居的儿子偷去的。于是他仔细观察邻居的儿子,觉得他走路的样子象偷了斧子,说话的样子象偷了斧子,脸上的表情、动作举止,没有一样不像偷了自己的斧子。后来直到这个人找到了自己的斧子,此时再看邻居的儿子,觉得他走路、说话、表情等一点也不像偷了自己斧子的样子。 中共给我们培养出一种习惯性的思维:首先人人都不可信,这世界上就没有好人,然后再为这个预设的立场搜集证据。此时我们就像那个丢了斧子的人一样,看别人无论怎么看都不能相信。党文化是一种怀疑文化,“怀疑一切”被作为人们思维和交往的指导思想,提倡鼓励人人相互戒备。马克思在接受大女儿燕妮的采访时的回答可以说是党文化的三昧:“对幸福的理解——斗争;喜爱的颜色——红色;喜爱的座右铭——怀疑一切。” 党文化三昧(大纪元插图) 斗争和谎言还只是表面上形成戒心的因素。往党文化建立过程的深层次上挖掘,更能看到戒心是如何造成的。中共摧毁了传统信仰,否定了传统文化,灌输斗争哲学,宣传马恩列斯毛伟大。在一切原有的信仰和中共的造神运动破灭后,带给人的是什么也不相信的心理创伤。这一切造成了今天人们抹不去的重重戒心。 (2)戒心的传承 也许有的人认为自己没有经历过那些运动,现在也好像没有跟以前一样讲阶级斗争了。但事实上,造成人们习惯性戒心的社会机制仍然存在,每个社会成员都不可避免地受其影响。 在中共的喉舌媒体中,人们仍然可以随时看到“清醒认识”、“严密防范”、“高度戒备”、“严厉打击”、“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克服麻痹大意思想”等等字眼,时时激发人们的斗争心态。 现在的父母也用自己经历的政治运动的教训,谆谆教导年轻一代随时警惕小心,让这种戒心思维代代“承传”着。朋友之间也往往会忠告和提醒:“你对某某人要提防一点”,让防备的记忆时时更新,戒心效应在生活中时时处处被放大。 中共所灌输的互相检举、揭发打小报告的告密文化,到现在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精致周密。孩子们从上小学幼儿园开始,就被鼓励从告密行为中获得好处。大学里为了入党和分配好工作,学生们用告密的方式向辅导员“要求进步”,搞好关系。工作单位里在私下骂领导最凶的却往往是领导安插来让手下放松警惕、敞开心扉说实话的探子。 中共的党组织无处不在,无所不管。从报章杂志到互联网,从学习、工作到生活,处处控制、操纵着社会。人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其监视之下。中共对六四的镇压、对上访人士的抓捕、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对信仰团体的迫害,说明中共的阶级斗争思想仍然无时不在地运作着。尤其是对法轮功镇压中采用的铺天盖地的大批判,全民动员、人人过关、人人表态,与文革有什么两样呢?

Read More